肉肉屋 -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6) 半人半尸的吸精鬼妈妈-番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半人半尸的吸精鬼妈妈-番外 作者:肉肉屋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6)

    半人半尸的吸精鬼妈妈-番外 作者:肉肉屋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6)

    作者:asura10000字数:9167第六章我们在妈妈位於郊区占地近乎千亩的别墅内,计划3个月后为凯文的吸精鬼猎人集团策划一次叛乱。

    狙魔人联盟在义大利举行会议保安工作由赛姆斯公司(s。

    e。

    m。

    sspeerbsp; smservice特种环境佣兵服务)负责,当年我因为把妈妈''复活''变成吸精鬼整个小组也成为s。

    e。

    m。

    s的叛徒今天我与小组的成员重聚了包括爆破手麦克、擅长水中作战及反跟踪的水妖、狙击手莉莉、擅长徒手格斗与暗杀的血手,现在我们已经死亡,我们在西班牙的巴斯克独立阵线游击队和政府军的一次交火中,子弹穿过内脏,当场死亡,屍体被找到了。

    这是行业内部的习惯,先让我失去身份,然后内务部的会派出清洗小队,我们管他叫洗碗工。

    洗碗工人们会在全世界找我,然后把我的屍体挂上石头,找个水深的地方扔掉,於是我的真正死因没人知道,也没人回去过问,因为我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很体面。

    妈妈吸食完男宠后身上只有bodytapeprojebsp; 光涩布、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芊芊玉手上握着的扇子已经唰的一下打开了,扇面上放着一把薄薄的黝黑的匕首,匕首极短,大概只有5釐米,没有手握的地方,是用两根手指夹着使用的。

    匕首是用高密度的碳素纤维压制而成的,即使金属探测器也很难发现。

    妈妈坐在床上,手中的扇子开了又合,合了又开我像一个幽灵一样出现在了妈妈房间的门口,一边和妈妈谈话,一边喝咖啡,聆听其他成员向的报告,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小组一旦行动失败就全军覆没,妈妈在心中暗自窃笑,我完全同意。

    妈妈像是完全看穿了我的想法,我孤傲的站在咖啡桌的旁边,没有坐下,是因为妈妈在沙发下装了一个压力装置,如果有人冒冒失失的坐下,那么马上就会被三把不同角度的科尔特手枪所发射的钢头子弹打穿身体。

    局势开始严重起来,赛姆斯公司无法解决,所以他让危机提前爆发了。

    赛姆斯公司老闆在想什么,并不是任何人能够判断出来的。

    无能的长子和蠢蠢欲动的养子,赛姆斯公司内讧了?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我们只是这个庞大机器的一个触角而已,也许我们都认为自己处在核心部位,但是相信我,妈妈,没有了我们,还有一些陌生的脸孔会爬上来,他们并不比我们差,只是运气和时间的问题。

    你是——曾经是s。

    e。

    m。

    s的鹤组成员?妈妈小心翼翼的问道。

    听到了妈妈的问题,我的眼睛里也闪烁出了淒厉的光芒,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他保持不变的冷静说道:是。

    哼!妈妈摆弄着自己的长发。

    我们,哼哼,皇牌部队,不过是戴着镀金的项圈的狗,如果老闆是主人的话,那么牵着狗的绳子就是鹤组。

    你不想成为其中的一环吗?我们的谈话太多了,妈妈。

    我想我该走了。

    告辞了。

    我一丝微笑,转身离开了妈妈的房间,硬底的小牛皮手工皮鞋踩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居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特别是当要保持着优雅的姿势的时候。

    僱佣兵,不过是一群互相廝打的狗而已。

    妈妈叹了一口气,她忽然有些希望我留下,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我在她身上的模样,她的牙齿咬着嘴唇,瞇着眼睛,发出了轻轻的喘息声,平坦的小腹开始明显的起伏。

    哦,我多么渴望你啊,我早就是你的女人了,妈妈与你的''爱意''又要开始了……完事后妈妈把安娜带进来,安娜原来你没有被炸死。

    安娜是我在赛姆斯公司在南美游击队当外援时认识的游击队成员。

    妈妈知道安娜是我除了她以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的手有些颤抖的拿不住钥匙,我想起趴在妈妈的胸口,听她娇喘的模样,狙魔人联盟知道我与妈妈是生死伴侣所以不会杀死妈妈,而是单独囚禁在一个只有一座别墅的地中海小岛一旦任务失败安娜代替妈妈在我身边胡安!我顺着安娜细细的脖颈往下吻着,这个皮肤黝黑的混血女郎在我的怀里颤抖着,她伸手搂紧我,把我的脸按在她丰满的胸膛上。

    安娜的乳房不大却很饱满,象两个咖啡色的桃子,褐色的乳头尖尖的,我舔着她的乳房的皮肤,还带着鹹鹹的汗水的味道。

    第(4)一(v)版(4)主(v)小(4)说(v)站(.)祝()小年快乐我真怕见不到你了,你这个无情的小驴子。

    安娜的皮肤不像很多南美人那样粗糙,而是和她的韩国母亲那样,如同绸缎一样细腻,泛着咖啡色的光泽。

    我吻着她,她吐出舌头热烈地回吻着,乳房在我的手指逗弄下开始发展,她眯着眼睛,娇喘地在我耳边说:你想我吗?我想死你了!我把她抛到床上,手忙脚乱地解下战斗服,正在解靴子的时候,安娜已经急不可耐地扑在我背上,她用乳房顶着我的背部,用舌头舔着我肩膀上的伤疤,她的手指背上抓着,指甲深深地陷入肉里,我疼着咧嘴,安娜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疼吗?你不在的时候,我的心就是这么疼的!安娜的小穴微微开放,象吐水的蚌,我并不急於插入,虽然三个月的丛林伏击让我看见她都恨不得一口吞了。

    我用手指在小穴上轻轻的点击着,就像弹钢琴一样,然后用手掌揉搓着。

    安娜大声地叫唤着,发出叫春的母驴一般的呻吟,用西班牙语和法语交替地诅咒着我。

    我这才托起她的屁股,两手用力捏着,安娜绷紧的臀肉手感非常好。

    她苗条的腰非常有力,有如一条蟒蛇一样从床上弹起来,一把搂住我,用手把着我的阳具,让这个粗壮的肉棍对准她的蜜穴瞄准。

    我拍开她的大腿,往前一顶,嗤的一声,阴茎插了进去,但是并没有完全到头,安娜已经皱起了眉头。

    对我温柔一点,胡安,我是你的女人。

    我丝毫不理会她的告饶,狠命地抽插着,下体的碰撞发出啪啪的声响,安娜的小穴汁水飞溅。

    我在她的乳房上狠命地搓着,她也用牙齿咬着我的肩膀,我的龟头在她的体内陷入了重重的包围,一阵又一阵的温暖的浪潮涌来,我真怕我的龟头会淹死在她的小穴里。

    呼啦呼啦安娜在我的身体下如同一条蛇一样的扭动着,她的腰弹性十足,一下一下地弓起来迎合我的进攻,我吻着她的额头,她愉悦地呻吟着,当我用手拔她的糖果一般的乳头时,她这才抗拒着,但是逐渐逼近的快感让我们俩都飘飘然,我放慢了抽插的频率,她则喘息着,拍着我的背让我不要放松。

    又一阵的热流冲击着我的龟头,我下身一阵抽搐,忍不住的快感一阵阵地沖击着大脑。

    我机械地抽插着,在安娜的体内射了出去。

    安娜的下腹也抽搐着,她如同哭泣一般地在我耳边低语着:胡安,我们结婚吧。

    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其后我被调到对付张魁的小组与安娜分开之后。

    在一次政府军的报复行动安娜被生擒,而游击队找张魁的集团劫狱而救出安娜的就是妈妈,妈妈在战孚营看到安娜时被审审讯官虐待下地狱的畜生们,发臭的鳄鱼,你们的母亲是和猴子交配才生下的你们,快把你那异教徒的手拿开……哎哟。

    审讯官从安娜的嘴里抽回自己的手,一边抖着,一边狠狠的用另一只手给了安娜一记响亮的耳光,婊子!马上就让自己是在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安娜抽泣着,用恶狠狠的眼光看着审讯官。

    安娜被从椅子上揪了起来,两只手都被绑在头顶上的水管上,还扣上了两个铁环,这样安娜的手就不能左右移动。

    你一定和不少男人睡过觉吧?审讯官扯烂了安娜的衣服,形状美好的乳房露了出来,乳头向上翘着,展示着青春的魅力。

    住手,恶棍,我宁可和魔鬼睡觉也不愿多看你一眼……放心,整整一个连的魔鬼在排队等着和你睡觉呢。

    审讯官淫笑着把安娜的乳房塞进嘴里,用力咬着。

    啊……安娜痛苦的尖叫着。

    审讯官一拳打在安娜的肚子上,由於腿被脚镣拉开,固定在地板上。

    安娜的身体没法蜷曲起来,她痛得闭上了眼睛。

    第(4)一(v)版(4)主(v)小(4)说(v)站(.)祝()小年快乐来吧,继续侮辱一个先生吧。

    审讯官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一把有机玻璃的尺子,他用力挥动着,抽击着安娜的身体。

    尺子抽过的地方,很快就出现了红色的痕迹,审讯官抽打着手臂,胸膛,小腹,大腿,当他把安娜的一对乳房抽打得向两边甩动时,他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安娜时不时的发出尖叫或是呻吟,这让审讯官更加满意。

    他扔掉尺子,用舌头舔着安娜因为痛苦而流下的汗水,舔着发热的伤痕,用手在安娜的下身摸着,突然一用力,三个手指头猛地插进了安娜的阴道里。

    啊……安娜发出了更加痛苦的叫喊声。

    安娜挣紮在噩梦中,她梦见自己赤身裸体的走在荒野之中,天空阴暗,寒风怒号。

    四周是光秃秃的荒山和沙砾,锋利的岩石划破了她的皮肤。

    她又冷又怕,紧紧的用手抱着自己满是鞭痕的胸脯,泪流满面的呼喊着一个名字。

    胡安,求求你。

    你在哪里啊?没有人回答她,天空中的乌云变成了审问官的嘴脸,他淫笑着,闪电从天空中划落,被击碎的石头碎片朝着她的身体飞来,她转身想逃跑,碎片划破了她的腰,乳房,屁股,大腿,鲜血流了下来。

    流在浅灰色的沙石上,变成了黑色。

    安娜摔到在地上,她放声哭泣着,用手在地上刨着,十根手指上都是鲜血,可是坚硬的地面只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坑。

    美人,你要去哪啊?安娜惶恐的回头,就看见漂浮在空中的雾气慢慢凝聚成一个人的模样,他穿着皮靴,手上还拿着一根鞭子。

    留着两撇的小鬍子。

    是审讯官。

    一直到死,你都是我的奴隶,你知道吗?不要,求求你,不要过来。

    回答她的是皮鞭的呼啸,雪白的乳房又多了几道血痕。

    安娜痛苦的抱着胸膛在坚硬的岩石上打滚,她一转身,皮鞭又毫不留情的抽打在她的屁股,大腿,小腿,背上。

    安娜坐在地上,惊恐万分的朝后退着,空中的雾气慢慢的凝聚成更多的人,他们是那些政府军的士兵,人数越来越多,他们跟在狞笑的审讯官的后面,慢慢的朝安娜走来。

    一直到死,你都是我的奴隶……一直到死……你们不要过来!安娜大声的叫道。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退到了悬崖的边上,悬崖下乌云笼罩,看不到底。

    你想自杀吗?美人,那不是太可惜了。

    我们会把你的身体泡在药水里,没有女人的时候,就让你的身体继续为我们服务的。

    那些鬼魂一般的士兵们阴深深的笑着,笑声越来越大,几乎盖过了天空中的雷电。

    我亲爱的圣母玛利亚,我知道自杀是可耻的。

    但我无法再承受这痛苦了,请带我走吧,让我安息在你宽容的怀抱中,请你让天使温柔的光芒覆盖我这个可耻的罪人吧。

    永别了,胡安。

    安娜闭上了眼睛,转身朝着悬崖跳了下去。

    可是,什么东西缠住了她的脚,她被倒吊在半空中,难受极了。

    她睁开眼睛一看,审讯官手中的皮鞭变成了一条火红色的大蛇,大蛇缠绕着她的脚踝,又把她扔回到了悬崖上。

    那些士兵们一拥而上,安娜被他们扯到了半空中,雾气为身体的士兵们漂浮起来,围成了一个球。

    而这个球的中心,就是安娜。

    她的手脚被拉扯成舒展的状态,她的身体成了一个大字,被包围在雾气中。

    黑压压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摸着,掐着,拧着,她的头发被人拉扯着,乳头也被人用牙齿咬着。

    剧痛使得安娜想叫,但是马上有一根腥臭难闻的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在她的舌头上磨蹭着,这根东西一直插到了她的喉咙里,刺鼻的气味比喉咙的刺激来得更难受,安娜的胃翻腾着,粘呼呼的液体顺着食道划进胃里,下身也有东西插了进来,粗大而坚硬,毫不留情的撕扯着柔软如花瓣的嫩肉,那么的深,那么的粗。

    肛门也被攻破了,疼痛使得安娜臀部的肌肉紧紧收缩起来,可是这似乎只能让那东西更加愉快,一上一下,如同活塞一样抽插着,刚刚有热乎乎的东西流出来灼烧她的身体,马上就抽了出去,换成了另一根乾燥的进来。

    就连肚脐也被作为助兴的道具,被用雾气化成的,具有实质感的手指扣挖得生痛。

    胸口也被顶上了一根东西,有无数的手从两边推挤着安娜的乳房去摩擦它,每一下都那么用力,甚至用铁丝把两个乳头固定在一起,不让柔软的乳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6)

    -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6)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