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屋 -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1部分阅读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 作者:肉肉屋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1部分阅读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 作者:肉肉屋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1部分阅读

    俏姐妹闯江湖

    一

    在宋朝时期浙江的杭州就是一个风景如画,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大家都知道 杭州美女多,有钱的富商更是不少,座落在城东小清河边有一所很大的宅院,这 里的主人花员外是一个开绸缎庄的大东家,他的生意遍布整个的浙江。

    现在正值午时,花府上下乱做一团,全城有名的郎中出出入入的,花员外和 他的老伴儿更是急的不停的在院子里来回走动,花员外为人正直只有这么一个妻 子,膝下只有一女今年12岁,现在唯一的女儿若冰生了一场大病,像疯了似地 总说梦话,眼看就不行了,所有的郎中想尽了办法诊脉用药都束手无策,眼看就 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正在他们一愁莫展的时候,看门的仆人赵二来禀报说:「老爷,门外来了个 老尼姑说可以医治小姐的病。」

    花员外立刻吩咐:「请,快请进来千万别得罪」

    这给老两口带来了一丝希望,不大时赵二领来一老尼姑,见她60岁左右的 年纪,一身黄铯僧袍手拿拂尘,真是一派仙风道骨,花员外和老伴儿非常慈祥, 对出家人另眼看待到客厅落座之后,花员外夫妇行过礼。

    老尼赶紧站起还礼,「贫尼听说府上小姐有恙,特来看病。」

    「师父慈悲,既有如此心意,我夫妇感恩不尽,但不知怎样看法」

    「贫尼先到小姐的闺房看看。」老尼进了房间先把眼光落在花若冰脸上,又 转了一圈看她的气色,然后坐下诊脉,屋里非常静,很长时间才诊完脉,老尼站 起身来就走,老夫妇陪到客厅,丫鬟先给沏茶。

    「师太辛苦了,请问我女儿的病有救吗」

    「阿弥陀佛」

    「哎病势不轻但无大碍,贫尼施小术准能叫她起死回生。」

    「真的师太真是活神仙。」

    「不敢当。我这兜子里有现成的药。」

    说着把兜子拽到跟前,拿出一些药瓶子盒子小葫芦,方的圆的,摆满 了一桌子。最后拿起一个瓷瓶,拧开瓶盖倒出九颗丹药。粉红色药丸只有小米粒 大,清香扑鼻,走五官通七窍,使人精神顿时爽朗。

    老尼把药交给一个丫鬟:「你把它给你家小姐灌进嘴,这叫起死回生丹。掌 灯以前我让你家小姐下地。」

    丫鬟高高兴兴来到小姐的房间,把药灌进花若冰嘴里,看她咽进肚子,掖好 盖的被子,静静地守在那里。花员外和老伴儿在窗外准备了几把椅子,丫鬟婆 子陪着在这儿听信儿。

    时间真难熬,终于盼到红日西坠玉兔东升,屋里掌起了银灯。时间不大, 就听花若冰的床「嘎吱」一响,人们全站起来了,老夫妇也进了屋。

    丫鬟把布帘撩开一看,花若冰翻身了,表情依然有些痛苦,老尼立即吩咐: 「准备痰盂,要快」

    几个丫鬟赶忙过去扶着,就见花若冰的嘴一张「哇」地吐出不少绿水,然后 躺下,鼻子里传出了哼哼声,接着睁开了眼睛。

    老尼微微一笑道:「千里有缘来相会,贵人赶快睁开眼」

    四川峨嵋山的山势险峻,山上的道路更是崎岖难行,就算是有路,也只是羊 肠小径,一般的农夫村民都视上山为畏途,偶而有好勇斗狠的年轻小伙子想上山 探险,但都是狼狈而归,就在这座险峻的深山之中,有一坐名为观云的山峰,在 此峰上有一庵庙名叫慈悲庵,这座庙宇也不知是何时侯所建,虽然算不上宏伟但 也颇有些独特,算的上好的清修之处。

    只听在庵庙的后边有刀剑之声,寻声音看去原来是两名少女在空地上练剑, 两名女子一人穿白色衣裙,一人穿粉色衣裙,两柄长剑在太阳光的照映下发出点 点的寒光,内行人看去别看这两名少女年轻可武功还是真的不错,其中穿白衣的 少女就是花若冰,自从师太会静施药救了她的命后,就经她的父母同意把她带到 峨眉习武。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如今的若冰已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和她一起练剑 的少女叫紫玉是一个孤儿,紫玉比若冰小一岁,两姐妹从小就在一起生活,练功, 形影不离,她们虽然没有削发但也算半个尼姑,练累了姐妹俩坐在一块大青石上 休息聊天,想起自己的父母若冰不禁有掉下了眼泪,离开家很多年了,也不知道 现在二老怎么样。

    这时一个小女尼跑了过来说:「师姐师傅叫你去她那。」

    若冰不知道师傅找自己什么事,径自来到来师太修行的禅房,这几日师太见 若冰神情恍惚,心中自然知道她是想家了,师太道:「孩子,你在我这六年了也 该回家去看看了。」

    「师傅我舍不得你。」

    「不要多说了,你把随身事物准备一下,这两天就可下山了,回到家可不要 荒废武功呀」

    「知道了师傅」

    「叫你师妹陪你去,也让她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若冰离开了师傅的禅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师妹,紫玉可是高兴坏了,她憧憬 着山外美丽的世界,过了两天若冰和紫玉已收拾好随身包袱,便来和师父告别, 师太只道下山后一切自己小心在意,便没有话说了。

    姐妹俩人叩拜了恩师,就离开了峨嵋山,她们一步一回头,免不了有些依依 难舍的心情,忍不住就流下泪来,好在紫玉生性活泼开朗,不段的开解若冰一转 念间忧愁尽去,也就迈开步伐往南下去了。

    走了一天,才走到一个人烟绸密的城镇,紫玉这位从小一直在深山之中长大 的少女,第一次看见了美好的城镇和田原,真是心花怒放,她们来到的这个城镇 叫潘家镇,是一个水陆的码头,人也特别的多,南来北往的商人,大部份都聚集 在这个镇上,交换货物,客栈酒家也特别的多,应紫玉的要求姐妹俩在镇中走来 走去的,四处观看,这一切对紫玉来说,真是五光十色,新鲜莫名,加上她的好 奇心,所以耽误了时间,直到夕阳西下这才去找到一间大一点客栈投宿。

    店小二领着她们到了房间,姐妹俩一看还蛮干净整洁的,就住了下来,这个 店小二帮它们带上门,脸上露出了j邪的滛笑,初入江湖的她们还不知道自己已 经身在虎岤,这可不是普通的店小二,他叫冯宝德江湖人称铁拳无敌,是这一带 有名的采花贼,他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进店时,简直激动坏了。

    在风月场所混了这么多年了,他也见过不少漂亮的大姑娘和小媳妇,但从未 见过这么纯真迷人的少女,她们浑身散发出c女独有的芳香,这么好的货色也让 好朋友来享受一下,他派出人去给好友穿云燕子江大鹏送信,叫他晚上一起来。

    见店小二出去了,姐妹俩开始脱衣服洗洗路上的灰尘,紫玉身着粉绿色套装, 正好衬托出她雪肤樱唇,颜容娇美,微笑时梨窝若隐若现,眼波流转,外衣款掉 贴偎在身上窄小的内衣更显得身材玲珑有致,婀娜多姿。

    就连她自己也忍不住的在铜镜前多看两眼,当紫玉转过身去看到师姐时她禁 不住惊呆了,别看她们从小在一起长大但各自有自己的房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若冰的身体,竟然是如此成熟的侗体,若冰脱去白色的外衣露出莲藕般的双臂, 雪白粉嫩,傲人的孚仭椒寮负跻┌椎亩嵌党牌扑频摹

    紫玉禁不住夸赞到:「师姐的身材真好」

    紧接着又将长裙脱下,小屋内顿时一亮,两条修长的玉腿白嫩光滑,雪白浑 圆的屁股,紧夹着一个让男人疯狂的私人密洞,紫玉的嫩手伸到师姐颈后偷偷的 解开了她肚兜的绳结,肚兜一脱,扑的一下,一双不安分的大白兔跳了出来,金 字塔形的双孚仭桨寥送a3捎诔d炅肺涞脑颍逆趤〗峰比别人的坚挺的多,雪 白的双峰上两颗红樱桃十分可爱,双峰随着若冰的娇躯不停的颤动着,就是桃园 密洞还被一条三角裤遮盖,三角裤使用质地很薄的真丝做成的。

    此时的若冰身体透出一股成熟女性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性感十足,尤 其是一双丹凤眼,透出无限的风情,紫玉自觉的自己的身材很好了,可是比起师 姐好像小了一号,她双手忍不住调皮的抚上师姐柔嫩丰满的双孚仭健

    若冰在师妹的手碰触到自己胸口之时,身体不禁一阵颤抖,一股从没有过的 奇妙感觉流遍全身,她任由师妹用双手搓玩那对柔软充满弹性的孚仭椒浚嫌裼钟手指搓捏两粒小孚仭酵罚套泳昱螅趤〗尖也开始变硬,并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 变成鲜红色,由于师妹细腻双手摸的自己太舒服了,若冰心中一阵酥麻,不由自 主的便轻轻的娇喘起来,而几滴细小晶莹的汗珠,浮上了若冰挺秀的鼻尖。

    敲门声惊醒了她们,「谁呀」

    「是小二,问你们晚饭吃些什么。」

    紫玉随便的点了几个菜,还要了一壶酒,姐妹俩很快的洗漱完了,这时伙计 进来了把饭菜摆上,点上了蜡烛。

    姐妹俩边吃边聊,若冰说:「师妹,明天咱们买两匹马,路上可以快一些到 家。」

    「好吧听师姐的。」

    吃过饭小二进来收拾后,又给她们泡好了香茶,随手把一个盒子放到桌子上, 说了句:「请二位姑娘欣赏」便退了出去。

    姐妹俩人好奇的打开盒子见是两本书,翻开才知道是春宫书,一本金瓶梅, 一本玉蒲团,中间有文字和彩色的图画,那火辣辣的文字,和栩栩如生的图画, 看得俩个少女欲火顿生全身火热,她们各自躺到床上,手里却舍不得放下那本书。

    书中的情节早已把若冰的春心撩动起来,她适逢青春期,面对书中的挑逗, 毫无抵抗能力,早已春情勃发,浑身酥软,一双修长白嫩的玉腿也无力的移动, 想起刚才师妹的爱抚,若冰双手揉搓着自己坚挺丰满的孚仭椒澹寥说乃逋a16空气中,雪白的酥胸美丽而骄傲,孚仭椒宥ヒ豢藕煊l矣杖酥捎阪趤〗房太大低 头就可以用嘴吻到。

    少女学着书中图画的样子,伸出舌尖轻舔那大大的孚仭酵罚痪跻徽罂旄写渔趤〗 尖窜向下体又窜向四肢,那美的令人心颤的双眸露出满足的神情,随着双手不停 的爱抚,还有那灵活的舌尖的舔弄,一丝快感由心底涌出,孚仭郊饨ソシ15玻纱带来的是更加敏感,18岁是一个女人成熟的年龄,人类原始的欲望在体内已经 蓄积了太久,自蔚使她会尽情的奔涌,她白嫩的小手又放到自己的神秘地带。

    若冰双手摸到一条细细的裂缝早已潮湿,手指再向下,触到两片柔软的肉片 儿,抬起腿把内裤褪下,少女成熟,健美,贞洁,雪白的肉体完全裸露出来,性 感的躯体充满活力,充满质感,真正的羞花闭月,修行多年的僧人见了恐怕也会 动心,若冰情欲被刺激着,早已浑身麻痹头昏脑胀,小1b1不自觉分泌出大量嗳液, 沾湿了自己细腻的手指。

    再说紫玉姑娘这个女孩儿比若冰放荡些,也大胆些,她是一个美丽俊俏的少 女,年方十七岁她属于小巧丰满,肉感十足的类型,只见那薄如蝉翼的粉纱, 把丰满苗条,骨肉均称的身段衬得浮凸毕现,曲线优美,一头披肩秀发似瀑布般 撒落在她那肥腴的后背和柔软圆实的肩头上,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宛如两段玉藕, 柳眉下一对大眼睛,黑漆漆,水汪汪,顾盼生辉,时时泛出勾魂慑魄的秋波,丰 韵的白腿,衬托着浑圆的肥臀,她那娇媚,柔美的笑容令所有的男人痴迷。

    第一次见到这么赤裸裸的图画和故事情节,少女浑身酥软下身奇痒无比,看 她全身白晰粉嫩,凹凸有致,肌肤细腻无比,身段玲珑美好,细长雪白的纤纤玉 手,在自己那坚挺丰满的孚仭椒可暇n榈厝嗄蟾硪恢指巧斐鲂蕹さ挠裰在两腿之间的桃源洞口上拼命地东拨西挑,洞口不断地流出滛液,把桃源洞口附 近的丛草地带弄得湿润淋淋,在自己尽情的抚弄之下紫玉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充满 滛逸的喘息声,双颊一片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熊熊欲火。

    正当姐妹俩忘我的欢娱之际,门被推开了,先后进来了两个男子,她们一惊

    但见第一个就是那店小二,这时却已换了身衣服,他八尺五的身材,宽膀细 腰,面似银盆,眉目清秀,目若朗星,通关鼻梁,方海阔口,穿的戴的都那么干 净利落但仔细一看,眼角眉梢,带着杀气,英俊威风,是个标准的美男子, 特别是两只眼睛放出两道寒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位武林高手。

    后边的那个皮肤极为白腻细致,一张粉脸白里透红,俊俏异常,眉弯鼻挺, 目s精光,他头上戴着蓝绒风帽,丝带系在他圆润的上额上,一圈温暖似的白羊 毛,压在他温玉般的前额上,身穿蓝衫,腰中悬剑,掩不住一副风流倜傥之气, 是一位英气勃发的少年俊美人物

    他们就是冯宝德和江大鹏,其实他们在外面看了很久了,江大鹏进来后没有 说话,竟自坐在紫玉的床边,他的一双眼睛已充满了情欲的看着床上性感漂亮的 姑娘。

    两少女正在处于欲火高涨时期,当然不会叫他们俩人出去,反而有一种莫名 其妙的激动,不用说话行动可代替一切,江大鹏慢慢地用手把紫玉轻轻抱起,坐 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抚弄着她的背,双唇吻向少女的双唇,紫玉的秀发轻柔地垂 了下来

    少女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在他嘴里有韵律地滚动,她用舌头翻弄着, 当他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后,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少女全身颤动了起来,紫玉吐 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俊美少年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紫玉的粉脸 更是红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少女那爱的呻吟有如 小鸟叫春,他们的体温飞快的升跃,颤抖着,他们已忘了自我的存在,最真实的, 只有他们俩尽情地享受

    那边的若冰一双充满了欲念的俏眼,水汪汪盯着冯宝德,他顺手把少女搂在 怀里闻着她秀发的芳香,一股男性的味道钻进少女的鼻孔,使的少女浑身一颤, 本就欲火中烧的若冰只觉这一抱有如锤刺于心,跳得她欲火更盛,也娇滴滴的搂 住冯宝德的腰。

    若冰抬起头来温柔的看着冯宝德,表情中带着对性的渴望,他自然明白少女 的用意,用双手捧住姑娘白嫩细腻的脸蛋儿,把嘴唇压在她那性感的小嘴唇上, 若冰害羞的闭上眼睛,迎合着他,两人深情的吻着,少女的香舌像泥鳅一样滑进 他的口中,少女忘情的吮吸着冯宝德的舌头,吸食着他的口水,她那双玉臂也环 住了冯宝德的脖子,俩人的舌头绞在了一起,口水弄的满脸都是,俩人的呼吸也 越来越急促,冯宝德放弃了少女的小嘴儿,亲吻着她的耳朵。

    少女拼命的紧紧搂着任他在自己的耳朵上温柔的舔吻着,若冰舒服的轻轻的 哼叫着:「啊啊哦哦啊好舒服。」

    冯宝德忙乱的脱着自己的衣服,若冰由于兴奋白里透红的脸蛋儿,一双明亮 的大眼睛媚媚的看着她陌生又好奇的男人,冯宝德激动的看少女雪白的脖颈和玉 石般的肩膀,最令他兴奋的是少女那一对高耸的孚仭椒浚职子帜郏淮蟛恍。完整的半圆型,孚仭椒康亩ザ擞幸蝗o裢笮〉纳詈焐逆趤〗晕,上边有紫葡萄似 的孚仭酵贰

    冯宝德觉的自己口干舌燥,浑身发热,三两下脱了个精光,他那粗大的荫茎 早已葧起,青筋暴露。他用手套弄着那大大的荫茎,若冰见状「啊」了一声,一 双大眼贪婪的看着那荫茎,这是她第一次看男人的身体,少女就觉得一股滛水就 从窄小的1b1口流出,顺着大腿根流到了床上,跟随着就是少女的一声呻吟「啊」 时间不长,少女的大腿,圆滚滚的肥臀,床上全是滛水淋淋

    对面床上,江大鹏正在吸吮紫玉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孚仭椒浚诳谥形时,孚仭酵吩谒谥刑靖霾煌s绕淠强樘以吹兀媸敲匀耍孟癜子竦癯梢谎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开垦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荫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 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令江大鹏看得垂涎三尺,紫玉皮肤细细而柔软, 荫毛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荫唇,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滛水,更是引 人入胜。

    他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荫唇拨开,靠近荫唇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 还微微跳动着,那滛水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

    江大鹏是个床第高手了,他并不急于行事,手指在姑娘的荫唇上轻轻一挑, 带起了亮晶晶的几丝滛液,他的手指轻轻一探,更多的滛液不住地溢出,紫玉雪 白丰满的玉体也是一阵剧颤,江大鹏凑上嘴开始舔舐那肥美的荫唇。

    这一下可不得了,姑娘哪里禁得住这样的挑逗,一下欲火升到了顶峰,少女 紧张的一下抓住了他的头发,江大鹏灵活的舌头继续在她荫唇上来回滑动着,还 不时吸着充血发胀的阴d,全身发烫的紫玉在江大鹏的舌头伸进荫道的同时,按 着他的脑袋拼命压向自己的肉1b1里,江大鹏也经验老道的用舌头在少女的荫道里 搅动,她被搞得欲火已到了极点,姑娘两片荫唇好像涨大了,一些,中间的小缝 也裂开了许多,可以隐约看到里边的尿道口。

    「啊啊你你弄得我舒服死了」姑娘舔被得痒入心底,阵阵 快感电流般袭来,雪白的肥臀不停地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只想有根粗大的 荫茎狠插自己的嫩1b1。

    见到时机成熟了江大鹏迅速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衫,下身的高挺着一根粗大 硬直的荫茎,紫玉媚眼如丝娇滴滴的咬着嘴唇,欣赏着令她痴迷的大r棒。

    在好奇和诱惑的驱动下,少女羞怯的伸出白玉般的手指触碰着它,慢慢地搓 拉抓揉挑拨捏扯,时重时轻忽上忽下,荫茎更加的炽热,坚硬,粗长。

    「用嘴亲它」江大鹏说道。

    「嗯」紫玉赤裸着雪白丰润的玉体跪在江大鹏的胯下,两只纤纤嫩手握住 了他粗壮的荫茎,媚眼里水汪汪的异彩迭见,呢喃着:「它可真大呀」说着樱 桃小嘴张开,饥渴地将江大鹏的大荫茎含了进来,粉嫩的小舌尖在他的大竃头上 舔弄了起来。

    江大鹏站在床前,感觉着自己的大荫茎在姑娘温润的小口里吞吐吮吸,低头 看着美丽性感的大姑娘为自己口茭。

    一会儿紫玉张开小嘴,吐出已被她吮的粗硬涨大的大荫茎,仰身倒在床上, 分开两条白嫩光滑的大腿,纤手爱抚着自己已经是滛液泛滥的销魂荫部,娇滴滴 的哼叫着:「我这里好痒。」

    江大鹏双眼冒火的看着一丝不挂的美少女平躺在床上,玲珑有致的身材,胸 前两颗丰孚仭剿孀偶贝俚暮粑叩推鸱前子袼频拇笸刃蕹ざ饣┌椎募充满弹性与诱惑,小腹下湿润的荫毛凌乱的贴在嫩1b1四周,看着紫玉那被欲火燃 烧的娇美的脸蛋,感觉她是那样的妩媚,俏丽,江大鹏手握荫茎,先用大竃头在 她的小1b1口研磨,磨得姑娘马蚤痒难耐,不禁娇羞的催促他,快快,江大鹏大竃头 顶在少女已是蜜汁泛滥的花瓣处,缓缓的进入。

    身下的少女俏脸被欲火烧得通红,随着他的荫茎的进入,紫玉樱桃小口里发 出了放浪的娇呼声:「啊啊」

    江大鹏兴奋的挤入少女的神秘荫道里,里面湿润滑腻,自己的大竃头一进去 便被荫道两边的嫩肉紧紧地吸住,看着少女两腿之间那诱人的花瓣被自己的大肉 棒强行挤开,深入进女子的销魂荫道里,江大鹏感到很是刺激。

    「啊哦好啊」紫玉的纤腰一挺丰满白嫩的玉体也前后动了起来。

    江大鹏没想到身下的少女会是如此的敏感,双手捏着少女酥胸上那发育的异 常饱满的雪白孚仭椒澹驲棒慢慢抽动着

    少女娇声呻吟着,银牙紧咬忍受着小1b1的嫩肉被大竃头刮擦的强烈快感。

    江大鹏趴在少女的羊脂玉体上猛烈地挺动起来,一进一出少女的小1b1儿 里嗳液四溅,滛靡之极。

    「好真好啊啊啊」紫玉俏脸晕红的如桃花盛开,满头长 发也不知何时散开随着身体的晃动左右摇摆着,两只丰满饱耸的雪孚仭揭徊徊模一幅春情不足的荡样儿。

    江大鹏喘着粗气,用力冲击着美少女的丰润的肉体,少女媚眼如丝的浪叫着, 丰满的大屁股放荡的扭动着,销魂的感受着下体潮湿的1b1儿里那粗壮有力的荫茎 的抽动

    「啊啊我不行了」江大鹏感觉到少女温润湿滑的小1b1深处一阵阵 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r棒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冲后腰。

    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兹兹」的云雨声,少女在江大鹏 的快速进攻下,迅速地达到了高嘲,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着绷直了起来,下体的 销魂处一阵湿热泻了出来,少女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看着身上的美少年, 坏坏的扭动着自己雪白的肥臀,「哥哥快射」

    江大鹏亢奋的抽出荫茎把它对准少女的粉面,一手握在自己的大荫茎上套弄 着,猛得身子一僵,大股大股的白稠的j液从竃头的小口处喷射出来,射在美少 女的脸上,少女嘤的娇哼了一声,小口含住了少年的大竃头,用力地吮吸起来。

    「唔唔」江大鹏的荫茎在少女的口中抖动了一阵儿后,从她的樱唇 里满意地抽出自己硕大的r棒,一缕晶莹透明的粘液,滛荡的挂在粗长的荫茎与 樱唇之间。

    江大鹏和紫玉看着对面床上正在激战。

    若冰她把自己的脚越抬越高,身体扭动得越来越激动,冯宝德的荫茎混合着 若冰的嗳液,润滑度极佳,使他可以更加顺利地抽送,少女抓着撑在床上的手臂, 随着他猛烈的动作越抓越紧,指甲都掐进了肌肉里,她近乎疯狂地挺腰,像狂乱 的波浪一样扭动香汗淋漓的身躯,脸上充满着快乐的表情,头随着节奏摆动,长 发散乱地披落在床上。

    忽然间,她眉头深皱,全身僵硬,张大了嘴,却没发出声音,他感到少女的 身体颤抖了一阵子,然后就无力地瘫软着躺在床上,她的表情舒缓而充满快感, 冯宝德不断地加大上下抽送动作的幅度,他看着若冰闭着眼在享受套弄的滋味, 只感到自己的荫茎插入她的荫道真是有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她的荫道很紧窄,每 一次的抽送都能带给自己真实的肉体感觉,由下往上看着若冰,美丽的玉体一览 无遗地呈现在他的眼前,看着自己的荫茎在若冰的肉洞内进进出出,带的她的小 荫唇一翻一翻的。

    交合的动作引起她胸前荡起眩人的孚仭讲ǎ崧乃趤〗在颤动不已,让冯宝德 恨不得一口咬下去,而渐入佳境的少女,放开原本撑在冯宝德胸部上的手,双手 交叠抱在胸前,不自觉地挤压着孚仭椒浚逡曰竦酶蟮目旄校舯暮砹3龅沉的声音,头向后仰,一头乌黑的长发泄了下来,双手往后撑在他的大腿上,上 身向后弯拱成弓形,并发出断断续续地娇喘声,伴随着少女越来越激烈的动作, 她双手紧紧地抱住身上男人的脖子,冯宝德则捧起她的孚仭椒浚昧Φ匚弊潘孚仭酵罚槐哂昧νζ鹧刂氐赜靡窬ピ谒囊竦莱樗屯Υ獭

    姑娘狂乱地摇摆着头,配合着他抽送的节奏,波浪似地扭动着肥臀,冯宝德 感觉少女的体内的热浪像潮水般地涌来,一股股滛水似暖流般包裹着他的大荫茎, 姑娘的芓宫颈口就像吸盘一样紧紧的吸着自己的竃头,于是再也坚持不住了,又 猛插了几下,最后竃头紧紧地顶住少女的芓宫口,射出了他体内大量的j液。

    初尝云雨的俩个女孩儿对性有着特别强烈的兴趣

    第二天她们去买了两匹马,离开了这个镇子向杭州走去。

    一路无话,这日两匹马进入了杭州城,离开六年了杭州的变化可真大,街道 宽阔了房子也多了,不过还是那么的繁华,若冰凭着记忆七绕把拐的终于找到了 自己阔别多年的家,高大的门楼前站着俩个年轻的仆人,姐妹俩下了马,正想上 前说话,忽然从大门里面走出一位年纪较大的老仆人,若冰一眼就人出来了,这 正是她们家的管家胡伯。

    「胡伯」若冰叫了一声。

    老管家一楞揉了揉眼睛,上下的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位身穿白色衣裙的美少女, 「这位姑娘您是」

    「胡伯我是小冰呀您不认识我了,我学艺回来了」

    「啊是小姐,是小姐,小姐回来了」老管家激动的流下了热泪,「快 快快来牵马」老管家吩咐着那两个年轻的仆人。

    「是」两人急忙跑来牵马。

    紫玉见到一个年轻的后生过来牵她的马,这人长的虽然不是很英俊到也干净 利落,少女嫣然一笑在把绳交给他的同时用自己白嫩纤细的玉手,在接她马绳的 后生手上轻轻的摸了一下,这个仆人叫胡骏,正是老管家的小儿子,和眼前这个 漂亮迷人少女的肌肤接触的一刹那,他激动的荫茎不听使唤的翘了起来。

    虽然隔着宽大的衣服,但也没逃过紫玉的眼睛,少女心中一热,娇躯颤抖, 一股欲望升了起来,她娇媚的看了胡骏一眼说声:「谢谢小哥哥。」

    书中交待,胡骏今年才20岁,还个处男呢他倒是说了门亲,准备年底完 婚呢,这种小伙子哪里禁得住紫玉的诱惑,这一切其他几个人都没有留意,紫玉 暗暗的决定想办法把这个后生弄到手。

    俩个年轻的仆人把马牵到马棚,交给管马的仆人刷,洗,饮,骝,暂且不说, 前面的老管家边小跑边叫喊着:「老爷,太太」

    丫鬟仆人,老妈子都跑了出来,大家围住若冰问寒问暖的不知道有多高兴, 有一个腿快的丫鬟跑进后宅向老爷和太太报喜,这时花员外在书房看书,老夫人 抱着自己喜欢的大花猫,当老夫妻俩听到这个消息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正想 在仔细的问时若冰已经站到老夫妻的面前,姑娘双膝一曲就跪在父母的面前。

    若冰眼含热泪声音颤抖的叫道:「父亲,母亲,不孝的女儿回来了」

    老夫妻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快,小冰起来」

    老夫人拉着自己分别多年的女儿看不够,大家都来给老爷夫人道喜,花员外 吩咐胡总管今晚我要请客,去通知我的好朋友都来我家。

    花员外这时才看到女儿身后还站着个穿粉色衣裙的少女,「女儿,这位姑娘 是」

    「哦,都忘了介绍了,她叫小玉,是我一起学艺的小师妹,我们亲如姐妹, 这次师傅叫我们一起下山。」

    紫玉从小就没有父母,是个孤儿,她又是个性格开朗,心地善良的姑娘,见 到师姐和父母团聚她也非常的高兴,等师姐介绍完后,紫玉跪下就给两位老人磕 头,「以后你们就是我的父母,我也是您们的女儿。」

    「好好」

    老夫妻俩自然是很高兴了,又多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儿,老夫人吩咐丫鬟把房 间给两位小姐收拾好,带小姐去洗澡换衣服。

    晚上的花府上下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仆人丫鬟们也都穿上了新衣服, 杭州的名人商贾来了不少,花员外还请来了当地有名的戏班前来助兴,若冰和紫 玉也都穿上了新衣服出来招待客人,这两个性感漂亮的少女可真是惹人注意,全 府上下热热闹闹的,客人们推杯换盏,相互寒暄,都来给老夫妻道喜,直夸他们 有一对好女儿。

    这时有人提议说:「听说大小姐从峨眉和高人学艺武功一定错不了,不如练 几下让大家开开眼界好不好啊」

    二

    「姐姐,让我来。」随着大家的一片热烈的掌声,只见紫玉甩掉身上宽大的 衣服,露出里面一身黑色的短衣打扮。

    正当她准备露几手时,从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名男子,这名男子大叫一声: 「姑娘慢来,我也来助助兴,我们来个对打。」

    紫玉上下打量着对面的男子,见他长得挺凶,瘦得皮包骨,头似骷髅,深眼 窝里一对小蓝眼珠,一闪一闪冒鬼火;小鹰钩鼻鲢鱼嘴,焦黄胡须散满前胸,头 戴白绞布冠,身穿白绫宽大布袍,圆领大袖,腰系丝绦,背双剑,手拿一对儿铁 球,面如瓦灰。

    这名男子也来到姑娘紫玉面前,把那小眼睛一眯缝,嘴一撇,不断地打量紫 玉的容貌,姑娘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个色鬼,绝不是好东西。

    紫玉心想:这个人自不量力呀,你看你长得这个德行,我就是再想要男人, 也不能和你亲热呀但也不能没有礼貌,便一抱拳问道:「请问英雄贵姓怎么 称呼呀」

    「哦,在下于一鹏,江湖送个绰号:勇金刚,美人儿,你先伸手吧」这个 于一鹏是杭州的一霸,专门调戏妇女,寻花问柳,他哪是想和姑娘对练助兴呀 他是听说花府来了两个美人儿,上这儿找便宜开心来了。

    于一鹏根本就看不上这两个姑娘的武功,认为她们没什么本事,只是会点花 拳绣腿而已,这他可想错了。

    看他对自己轻蔑的神情,直气得紫玉芳心乱跳,玉体不安,暗咬银牙,心说: 「这可恶的东西,我非狠狠教训教训你不可,我女孩儿也不是好欺侮的。」

    想到这儿,姑娘刷拉一晃身,说了个「请」,左手一晃,伸向于一鹏的面门, 正手一掌,奔他的面门砸来。

    于一鹏一看姑娘的掌来了,急忙往旁一歪头,这一掌就打空了。于一鹏探出 右手,他右手跟蒲扇一样,一下子抓住姑娘的手,他打算利用对练的机会找点便 宜,没想到这一抓他上当了,因为姑娘紫玉自幼受老师太的真传呀,会真功夫, 能让他抓住吗

    紫玉小姐一只手往下一垂,把另一只手举起来,于一鹏一看不好,赶紧脚往 前伸,身子往后仰,来了个金钢贴板桥,「刷」的就是一下,姑娘的两指探空, 贴着他的鼻子尖就过去了,再晚一点呀,他的两眼就被抠瞎了,于一鹏呢,一纵 身赶紧回归原位,「刷刷」双掌一晃,重新进招,姑娘也不答话,二臂摇开就下 了毒手。

    站在一旁的花若冰看着挺着急,心说:「我的好妹妹,这可是对练助兴呀 可千万不能伤人啊刚才那一招多悬呢,你要把人家眼睛抠瞎了,官府也不能答 应啊,这丫头。」若冰一边看着,一边提心吊胆。

    一男一女打了个难解难分,姑娘紫玉一瞅,这人的武功还真不错,如果被他 抓住,自己就得吃亏,她一想:「算了,我干脆给他来个干净利索,来个金风未 动蝉先晓,暗算无长死不知吧。我何不用败中取胜的招数」

    紫玉打着打着就冷丁一转身,好像脚下发滑似地,摔倒了,于一鹏这下可乐 了,心说:「怎么样女孩儿家,你气脉不足呀,现在站不住了吧干脆利用这 个机会,我找个便宜得啦,我过去把你抱住先摸一摸。」他一哈腰,「咳」

    他刚伸出手往前一凑,哪知姑娘躺在地上,腰眼高抬板,胳膊肘也高抬板, 身子一挺,使了个珍珠倒卷帘,两条腿就甩回来了,她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绣花 鞋,鞋头上有两团缨,就是那白球,一方面是装饰品,另一方面,在这绒球的下 头有两把钩子。

    这钩子磨得是锋芒利刃,在里边藏着,不到万般无奈的时候姑娘不使,今天 她太恨这于一鹏了,所以她双腿往上一钩,使的是珍珠倒卷帘,「刷」的一声, 奔于一鹏的脸就钩来了。

    于一鹏知道自己上当了,可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紫玉姑娘可真给他留了情 了,那两把钩,正好钩在他的肩头,这一钩上不要紧,姑娘还使劲往怀里一勒。

    这下可好,给他勒了两个大口子,整个成透膛了,差点儿没把于一鹏给疼死, 他「唉呀」一声,两手一捂,肩头上的鲜血「哗哗」就流下来了。

    紫玉姑娘痛快的跳出圈外,掸一掸身上的尘土,接过丫鬟送来的手巾擦了擦 香汗,于一鹏被送到一旁治伤,勇金刚心中暗暗的记恨上了这姐妹俩,心想一定 要报着个仇,不报复,他这口气能出得来吗

    围观的人们对紫玉大加的赞赏,姑娘心中美美的,十分的高兴。

    若冰小姐见此情景一皱眉,心说:「妹妹,你可真够狠的,这还不错,钩到 肩头上了,这人还没死,要是钩到要害上可够呛。」

    花府的酒宴结束了,仆人丫鬟和纷纷的收拾桌子椅子,若冰来到父母的房间 陪他们聊天,毕竟很多年没见了,一家人是应该好好的聊聊了,紫玉一看机会来 了,把身边的丫鬟叫了过来,「海棠,你去把胡骏叫到我这来。」

    「好的,小姐。」16岁的小丫鬟海棠来到前院找到了胡骏,当他听说是紫 玉姑娘找时很是激动。

    胡骏跟在小海棠的身后向内宅走去,胡骏走路时看到海棠圆滚滚的臀部左摇 右晃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1部分阅读

    -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1部分阅读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