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屋 -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2部分阅读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 作者:肉肉屋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2部分阅读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 作者:肉肉屋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2部分阅读

    ,十分的性感,他不禁想起了紫玉那如花的面容和丰满的身材,想到此他心 头一热,不觉下体肿胀了起来,这多亏是在晚上,要不然多不雅观呀

    姐妹俩住在最后的一层院子,那里环境很幽雅,一个单独的小楼儿,绣楼前 后都栽着很多的花草,胡骏一进院借着夜风闻到阵阵的芳香,胡骏随海棠上了二 楼,绣房内摆设极为豪华,全是纯楠木家具,两根粗大的红色蜡烛照的屋内清清 楚楚,白色的帐帘撩着,一张大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儿,绸缎的被褥整齐的放在 床头,一个白衣少女坐在床边。

    胡骏定睛一看,这个美少女正是紫玉姑娘。

    「海棠,你下去吧。」紫玉吩咐着。小丫鬟海棠一笑,看了看胡骏便退了出 去。

    「姑娘你叫我进来,有什么吩咐」

    紫玉微笑着说:「你来了,快坐哦。」

    「谢谢姑娘。」

    「我一个人很闷,叫你陪我聊聊天,你愿意吗」

    「当然,我愿意效劳。」

    胡骏坐到少女对面仔细的看着姑娘,少女一头乌黑的秀发又长又亮,白皙的 面容,一双大大的杏眼含情默默的看着自己。姑娘那小巧的玉鼻晶莹剔透,一双 红唇既性感又妩媚,是地地道道的一个美少女。

    姑娘同时也上一眼下一眼仔细看着胡骏,见这小伙长得溜光水滑,跟银娃娃 似的,剑眉虎目,鼻直口方,大耳朝怀,个头身材五官虽然够不上美男子, 但也是个标准的人才。紫玉像看猎物一般的贪婪的看着被自己美艳所吸引的小伙 儿,紫玉本来想先和胡骏聊聊,但当她这么近的接触到这个小伙子时,少女已经 无法控制自己一波高过一波的欲火。

    少女水汪汪的大眼睛娇羞的看着一脸渴望的少年,此时的她已不顾姑娘的羞 怯,只见她伸出玉手拔掉头发上的玉簪,一头又黑又亮的长发像瀑布似的散落下 来,接下来她又解开自己的白色上衣,露出白色的小肚兜,小小的肚兜根本挡不 住两个硕大的孚仭椒俊

    胡骏已整个人看呆了,站在紫玉的床前嘴巴微张呼吸紧促,一股欲望之 火已燃烧起,他像是一头饿虎看见了无力抗拒的羔羊一般,呼吸顿时变得粗浊 急迫了,眼中有一片火焰般的骇人光彩射出,而这片光彩是饥渴的冲动滛邪 的,这是一个正直青春期少年的正常反应呀

    少女看到他的表情心中十分的兴奋,她轻巧的玉指一捻,肚兜飘落在地上, 她那两个又白又大的孚仭椒刻顺隼矗凵逆趤〗头大大的像樱桃一般,雪白光滑的 皮肤和细细的腰身。

    紫玉并不急于脱下长裙,却用纤细的嫩手轻抚着自己渐渐发红的粉面,当她 的手指划过自己性感的红唇时那滑腻的小香舌便伸出来迎接那手指。

    紫玉姑娘还把葱白嫩指伸进性感的小嘴中不停的吸吮着,弄的她手指上粘满 了自己的唾液,少女粉嫩的莲舌在几个白嫩指间舔动着,十分的性感和诱惑。这 时胡骏的胯间的荫茎已经高高的翘起。

    少女不慌不忙的扭动着柳腰,那双玉手已拢上自己白馒头似的孚仭椒浚谀抢揉搓着抚摸着,少女的双孚仭奖蛔约喝嗟挠行┓10觳12纬筛髦值男巫矗谴笃咸似的孚仭酵繁簧倥矶庞灿驳耐a2鹄矗媚锷硖遄笥乙换危欠崧拇竽套就跳动起来划出层层的孚仭讲ā:タ粗绷搜郏抛抛炜谒毕蛳铝鳎琑棒已经涨 得很大了。

    少女又慢慢的脱下自己的白色长裙和半透明的丝制内裤,她不把前面给少年 看却转过身去露出自己那圆滚滚的臀部,又白又嫩简直可以掐出水儿来,胡骏的 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少女故意把肥臀向上翘了翘,随着分开了两条白嫩的大腿,把自己神秘的阴 部完全露了出来,姑娘的阴阜高高的隆起,黑色的荫毛整齐的排列在上面,中间 一条深深的肉缝,少女回过头娇媚的看着少年微笑道:「傻瓜还不过来看呀」

    胡骏扑到少女的大屁股后面仔细的看着姑娘的肉1b1,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少女 的性器官,为了能看的更清楚他小心的用手分开肉缝,见到两片儿深红的小荫唇 和一粒大大的肉疙瘩,他觉得好奇,就用手指轻轻的碰了一下那红嫩的肉疙瘩, 这下可不得了,少女的敏感处突遭袭击,直弄的身子一颤,低声啊了一声,一股 透明的黏液随即流了出来,这时她媚眼如丝,呼吸急促,春潮满面。

    紫玉把胡骏放在床上脱下他的上衣,将滚烫的粉面贴了上去,伸出湿湿的香 舌轻舔着他的孚仭酵罚傧蛏希南闵嗑弊友乖诤サ淖齑缴显谀抢锊煌的舔着,和胡骏的舌头搅在一起。

    少年闻到姑娘身上散发出阵阵体香,不觉流出大量的口水,全被紫玉吸入口 中,两人相互喘着粗气,少女放弃了醉人的深吻,把头伏在少年的胯间轻轻的褪 下他的裤子

    「啊好大呀」胡骏的荫茎大大的葧起,小蘑菇似的竃头涨的通红,大 大的阴囊,荫茎上血管清晰可见,啊啊没想到这么清秀的少年能有这么大的肉 棒,少女心里更如小鹿乱撞,用嫩白的小手套住荫茎轻轻的套弄。

    胡骏一声长长的呻吟:「哦,好舒服,不要停啊哦我我哎 呀」胡骏只觉从未有过的快感一阵阵的流遍全身。

    少女她先舔着少年的阴囊,用小嘴含住一个蛋蛋,并用滑嫩的香舌在上面刮 着,然后再换另一个,把阴囊舔的都是她的口水。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好小姐哦哦」少年发出呻吟声。

    少女加促了她的动作,小舌又在长长荫茎上舔着舔着,最后少女用舌尖 在已渗出大量粘液的马眼上挑逗着,每刮一下少年就颤抖一下,随之一声声的呻 吟。少女张嘴把整个荫茎含在口中不停地来回吸弄着,胡骏那长长的r棒在少女 性感的小嘴中一进一出,r棒上粘满了姑娘的口水。

    少女紫玉撅着白皙肥嫩的大屁股,中间夹着粉嫩的肉1b1,在为少年口茭,她 每一次都把胡骏那r棒深深的含在嘴里,然后又吐出来在含进去,少女的肉缝中 也兴奋的流出大量的滛液,湿淋淋的黏液顺着她白滑的大腿流到了床上。

    少女翻了个位置,把自己的肉1b1靠近少年的嘴唇,「来舔我的小1b1。」胡骏 张嘴就吻上少女的肉缝,并伸出舌头在大小荫唇和阴d上胡乱的舔着,吻着,就 着少女的黏液他把整根舌头都伸进她的阴岤,只插的姑娘用力摇晃着大屁股回迎 着他的舌头。

    就这样胡骏的舌头不停的在紫玉的阴岤中出出入入,虽然舌头没有荫茎长, 但那种柔软湿滑的感觉到是很新鲜刺激。

    两人用69式相互的舔弄着,胡骏是第一次被女孩刺激所以坚持不了多少时 间,在姑娘的一阵快速的吞吐中他觉得腰一麻,一股股处男的j液喷射出来,少 女大口大口的吸食着少年的j液。

    射了j液的胡骏躺在宽大的床上,紫玉倒在他的怀里,胡骏又仔细看看身边 的美少女,这是一张何等美丽的面容呀新月般的长眉,两排密密的睫毛,端秀 而娇挺的鼻子配着红嫩巧致的樱唇,原本莹洁的脸上,此刻却浮着迷人的红晕, 那肌肤光润细腻,彷佛吹弹得破

    硕大的孚仭椒恳恢皇指靖遣蛔。讼傅男〗叛荆蕹さ拇笸龋崧仕兜耐部,黑亮的荫毛,暗红的肥厚荫唇,凸出的阴d,还有那已滛水淋淋的荫道,一 股少女身上的淡淡芳香刺激着,诱惑着他的感官,「简直是太美了」胡骏不禁 赞叹道。

    看着看着胡骏的荫茎不知何时又硬了起来,看着他的大r棒,姑娘忍不住娇 喘细细,面泛桃红,身子不住轻轻颤栗。

    紫玉又搂着胡骏亲了一会儿嘴,他在少女的调教下一边揉搓着她大大的孚仭椒一边在樱桃似的孚仭酵飞咸蜃乓e牛炎嫌窆媚锏乃舵趤〗玩的又红又大,像两个调皮 的大白兔左跳右跳,姑娘本性就很浪,在经过一阵狂热的进攻后弄得少女唧唧哼 哼,水流潺潺,一声声浪叫不止:「啊啊啊哦哦哦我不行 了快快呀啊我我要呀」

    胡骏一直吻到她的桃源洞口,那里早已泛滥成灾,湿露露的滑腻腻的,少年 先在紫玉白嫩的大腿根部舔着,接着在她的荫毛上舔着,最后在荫道肉缝上从上 到下舔着,在阴d上狂舔轻咬吸着两片肥厚的大荫唇,少女一股股透明的粘液随 之大量的流出来湿遍了大腿和臀部,随着咋咋的嘴唇和荫唇接处发出的声音紫玉 的叫声更大了:「啊啊哦哦」

    少女玉体乱抖,香汗淋淋,双手不停的揉搓着那对肥孚仭剑蟠蟮逆趤〗头已硬到 了极点,两人都觉得该进行下一步了。

    紫玉那双玉手扶住大鸡笆在自己的荫唇和阴d上,先蹭蹭沾着那粘粘的滛液 放在了自己的荫道口,娇滴滴地看着胡骏柔声的在他耳边说:「好哥哥你可以动 了。」

    两人都低头看着结合部,少女用那双白嫩的纤细小手掰开迷人的两片肉唇, 里面又流出一股粘液。

    胡骏看着说:「好小姐你又流马蚤水了。」

    紫玉姑娘羞红了粉面说:「你真坏,还不是你弄的。」胡骏的r棒在少女的 洞口蹭着就是不进

    「坏哥哥好老公,别折磨我了妹妹求你了,c我吧,c妹妹嘛」

    说着,紫玉和胡骏同时向前一挺,滋的一声,整个r棒不见了。

    「哦啊」两人都叫了起来:「哦啊啊」

    两人还是低头看着大鸡笆在嫩1b1里出出入入,当r棒完全插入荫道时,但见 两片嫩肉夹着鸡笆根部,当r棒出来时带动着大荫唇翻了出来,由于少女的浪液 太多了,粘在大鸡笆上泛着亮光,两人兴奋的看着这一幅活色声香,只见姑娘甩 动着长长的秀发,肥嫩的圆臀迎着大鸡笆挺动着,两人的荫毛全被滛液弄湿了缠 绕在一起

    两人又换了姿势,紫玉骑在胡骏的身上不停地一起一坐,胡骏看着大鸡笆在 美少女的肥嫩的马蚤1b1中一出一进,由于太兴奋了,姑娘的滛水一股一股的顺着白 嫩的大腿根流到他的肚子上,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看着身上的美丽性感的好姐姐脸蛋春潮一片,满头青丝,胸前两个大白馒头 似的孚仭椒克孀乓惶惶倏垂媚锏男蠡斡一危巴笞稚赣咒蹋只纤细的玉指在男人的胸上不停的抚摸,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含情的看着身下能满 足自己的少年。

    姑娘性感的小嘴中发出了醉人的呻吟:「好哥哥,大鸡笆哥哥,啊啊你 c的人家好舒服,你坏死啦哦哦弄的妹妹啊啊」

    这样c了一会儿,紫玉又想换姿势了,见她从胡骏身上起来,当荫道口没有 大竃头的阻挡时大量的滛液喷射出来,羞的少女不好意思去看,起来后她趴在绣 花被上撅起又白又圆的肥臀,中间夹着被c的红肿的小1b1,满头秀发散落在象牙 似的玉背上,她回头媚眼如丝看着他娇滴滴的说:「小坏蛋来呀我要你从后边 c我。」

    胡骏马上挺着大鸡笆对准已张开的小1b1一插到底。

    「啊啊啊啊哦哦哦好好好太好了。」姑娘乐得开心娇 呼由于从后插荫茎更能深深地插入1b1内,胡骏的腹部撞击着姑娘的雪臀,「叭叭」 他的大蛋子儿随之也啪啪的打在姑娘的肛门边缘

    「呀呀呀哦哦」他觉得小姐的1b1内又热又湿紧紧的夹着他的鸡笆,姑 娘觉得他的鸡笆一次一次的攻击,大大的竃头每下都顶到芓宫口。

    「好妹妹哦哦哦啊啊啊好哥哥我,我受不了啦」胡骏忽然觉得 少女体内喷射出大量荫精。

    「啊」姑娘一声长叫

    紫玉同时觉得大鸡笆一紧,大量男性j液射向自己的芓宫,「啊啊 哦哦」

    少女兴奋得几乎快崩溃了,拼命的扭动着美丽的身体,将又白又圆的肥臀高 高挺起,她那像樱桃似的小嘴微微的张看,脸上显出了一种快乐舒畅的样子,一 阵高嘲后,紫玉全身一震,喷出她的荫精

    两人更紧地互抱住对方,直到胡骏的荫茎软了下来,才恋恋不舍地滑出少女 的荫道。

    三

    花若冰由于陪父母聊天就没回自己的绣楼,这可让紫玉姑娘和胡骏享尽了男 女间的快乐,直到鸡鸣了这一对痴男靓女才沉沉的睡去,紫玉这一觉儿可睡的真 香,直到丫鬟海棠来叫,她才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坐起身来。

    身边的少年胡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小海棠说:「紫玉姑娘,我们家小姐 找您去前厅,有事情和您商量,哦你告诉姐姐说我洗漱后马上就过去。」

    当紫玉来到前厅时见到很多人在那里,有很多人并不是他们府的,还有几个 当地官府的人,紫玉坐在姐姐的旁边听着,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在离杭州 城不远的地方有座大山叫小华山,在山上有一帮草寇,领头的有两个人,大寨主 叫田大凯,人送绰号双刀将,二寨主叫雷庭,人送绰号镇八方,他们聚集了一千 多人在那里占起来山,经过几年的工夫,这座小华山的建设也初具规模,大厅 巡捕寨三道山口全都修好了。

    小华山这地方,天然资源丰富土地肥沃,三面陆地一面临水,后面那条柳 江一直可以进入幕庭湖,于是两位寨主率领喽罗兵开垦荒山自种自食,另外还 造了一些船只,到幕庭湖中捕鱼捉蟹,这样不仅解决了喽罗兵的生活,还把余下 的拿到集市上卖,换些钱花,把个小华山治理得满不错,在大宋朝,占山为王的 人,只要没有大的罪恶不马蚤扰百姓,就以安抚为主,不动用军队进行剿灭,所 以小华山得以养精蓄锐成了气候。

    杭州知府邓大人的小女儿邓蝉儿去庙里上香被大寨主田大凯看上,先是命人 带着厚礼到邓大人家去提亲,遭到拒绝后就把姑娘蝉儿强抢上山,邓大人也组织 人马去攻打山寨想要回女儿,但都是大败而归,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听说花府 来了两个武艺高强的姑娘,便来找花员外请求帮忙,若冰立刻就答应了邓大人的 请求。

    邓大人说:「多谢两为侠女,用多少兵将我好准备。」

    若冰说:「大人,不用带人就是我姐妹二人即可。」

    真是艺高人胆大呀周围的人们又是一阵赞叹声。

    「师妹,准备准备我们上路。」

    胡骏走上前来说:「小姐,让我和你们去吧我帮你们拿东西,有事也可以 报个信儿。」

    「那好吧你一起去」

    胡骏是担心紫玉,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漂亮的姑娘。

    紫玉也顽皮的冲他笑了笑,主仆三人三匹快马出发了,一路无话,他们一口 气跑了三十八里地,在日头偏西的时候,来到小华山的山口,刚进山口,里头呼 哨一响伏兵四起,出来七八十个喽罗兵,手里拿着刀枪棍棒,把三人就给包围了。

    若冰在马上一抱拳说:「各位弟兄辛苦了,别误会,我是杭州来的,要拜见 你们的大寨主。」

    这群喽罗见到是两个美少女也就放松了警惕。

    「两位姑娘请稍候,我们去通报。」

    在几个喽罗的指引下主仆三人进山了,顺着盘山道,她们来到小华山金斗大 寨,等进到院里一看,这地方的气派可不小,大厅门前站着四十名彪形大汉,怀 中抱着鬼头刀,两旁摆着兵刃架子,大厅的门开着。

    有一个喽罗对她们说:「几位,我给你们送个信儿去。」

    说着话见他正正帽子,抖抖衣服,来到大厅外面高声喊喝:「报在下要求 见大寨主。」

    田大凯往门口看看说:「是张华吗」

    「不错,正是在下。」

    「进来吧」

    张华规规矩矩走到虎皮交椅前,躬身施礼,说:「回总辖大寨主,杭州府衙 的人来了。」

    「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让她们进来吧」

    为了能相互的照应,紫玉和胡骏留在外面,只有若冰跟找华进了大厅,一看 这哪里是大厅,分明是森罗宝殿,正中央有座高台,高有五尺,两旁有梯子,上 面铺的虎皮,在办公书案的后面是一把特大的虎皮高椅,在椅子上端坐一人,这 人长得非常难看,就是白天打个对面也得吓个跟头。

    这位身高一丈二尺六,红头发宽肩膀大骨架,脸从脑门到下巴有二尺, 高高的颧骨四棱的下巴,深眼窝镶嵌着一对黄眼珠,满脸疙瘩一层水锈,颏下 一撮红胡须,他头上戴着火红缎子扎巾,身穿火红缎子箭袖袍,外披对花英雄氅, 在上面一坐是稳如泰山。

    在桌子的旁边,各有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两个老头儿,他们好像一个模子刻 出来的,五官相貌极其相似,就是皮肤颜色有点区别,上首老头儿脸发黄,下首 老头儿脸发青,俩人都是花白的须髯,干巴巴地挺精神,每人身后背着一对独龙 双拐。

    再下首还有一把椅子,上面坐这个人可很精神,此人身高九尺开外,宽肩膀 细腰身,头戴古铜色抽口六棱硬壮巾,顶梁门倒拉三门茨叶,鬓插英雄球,身穿 一身古铜色的短靠,勒着十字绊,外披灰色英雄氅,背着一对十八节水磨竹节钢 鞭,往脸上看,面如姜黄,两道浓眉,燕尾黑胡,岁数在二十挂零,往那儿一坐 真是威风凛凛相貌堂堂。

    花若冰是第一次来小华山,哪里认识他们呀书中代言上垂手的就是双刀将 田大凯,下面坐的那个漂亮的小伙儿是镇八方雷庭,中间那两个老头是亲兄弟上 官清上官伦。

    若冰冲着他们一抱拳说:「各位辛苦辛苦,小女子礼过去了。」

    田大凯一愣,噢,原来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高高的个头,修长的身材, 她有一张小家碧玉的端丽面孔,皮肤雪白光润,身材婀娜多姿,尤其是那一对灵 动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展露出无比娇媚,最令男人着迷的是她那性感的身材,她 身材苗条健美,既不丰满也不瘦弱,丰满的胸部高高的耸起,臀部高翘浑圆,结 实光滑丝亳没有一点赘肉,修长的的双腿衬托出细腰纤纤,满头乌黑的秀发梳成 宋朝女孩常留的发髻,用五彩丝带系着,十分的好看,一身白色的衣裙,更显得 她冰清玉洁,姑娘身后背一柄长剑,往那儿一站,是百般威风。

    「来人,赐座上茶。」田大凯吩咐道:「姑娘请坐,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若冰问道:「您就是大寨主双刀将田大凯」

    「不错,正是本寨。」

    「好,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有什么说什么,这一次我来到贵山,不为别的, 就为杭州知府的女儿邓蝉儿,我听说蝉儿姑娘落到贵寨,大寨主把她藏起来了, 不管多难,我们也得把她救出来,大寨主,你要是明白事理的,能把蝉儿姑娘交 出来,贵山寨的事儿都好商议;如果这件事情办不到的话,那可就麻烦啦。」

    田大凯一听,这话软中带硬,就知道这女子不是个善主儿,话语之中有三分 压人的气势。

    田大凯挺不高兴,他把茶杯往前一推说:「姑娘,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我 就把人交给你,那我不是没有了面子」

    若冰说:「大寨主咱们把话说清楚,你们占山为王,不受朝廷的约束,本身 就是犯法,是朝廷的罪犯,现在又公开强抢知府大人的女儿,更是罪加一等」

    「姑娘,你说错了,从我们占山那天开始,就没把王法二字看重了,怕,我 们不干,干了,我们不怕,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混一天算一天,实在不行掉脑袋 到头了,你拿官府吓我们,拿王法约束我们,恐怕不那么灵吧。」

    若冰姑娘听后「啪」一拍桌子站起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说道:「田大 凯,放肆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们是代表杭州府衙来办事的,不是来乞求的, 我们就要邓蝉儿不愿意也得给,现在你必须即刻答复。」

    田大凯没说什么,旁边这俩老头儿急眼了,只见上官清「噌」就蹦出来说: 「哈哈哈你少要大言欺人,方才我家大寨主说得对,占山为王的早把性命豁出 去了,这个脑袋七斤半,早都掖在腰带上,什么时候混丢了再说,有道是顺的好 吃,横的难咽,讲理怎么都行,玩儿横的我们不受,我们现在就表态,要邓蝉儿, 不给」

    若冰姑娘听罢,把桌子「拍」地一脚踢翻,伸手摁绷簧拽出青龙长剑,喝道: 「老匹夫,既然你不给,可别怪本姑娘不客气了。」

    在外面的紫玉和胡凯也各亮兵器冲了进来,整个大厅一下乱了套。

    若冰她们一亮家伙,山寨的人能老实么大厅的喽罗和偏副寨主各拽刀枪, 把门厅给堵住,眼看就是一场大战,二寨主镇八方雷庭照样在那儿坐着。

    若冰一笑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我说冯寨主,您的意思究竟如何。」

    田大凯可不傻心想,她们敢来山寨要人武艺一定错不了,要是我们真打不过 她们可丢死人了,山寨也就保不住了,他顾虑比较多,因为这座山寨毕竟花费了 多年的心血,沉思片刻道:「上官清,还不给我退下」

    上官清一听,没办法,退到田大凯身后,那些喽罗和偏副寨主也都把刀枪收 起来,回归本队。

    接着说道:「姑娘,咱们这么办吧,要说怕我不怕,我活到这般岁数死不足 惜,尤其人怕逼,逼急了死算什,但是我有点顾虑我的名声,就拿今天这个事来 说,假如有人认为,田大凯空有其名无有其实,平日趾高气扬,遇事一筹莫展, 官府就派来了三个人,往那一坐,他乖乖地把人给献出去了,如果有这种说法, 我生不如死,还活个什么滋味。

    「为了压住众人的口舌,刚才我想出个一举两得的主意。」若冰说:「请大 寨主示下,什么好主意,我愿闻高论」

    「谈不上高论,我打算让二位姑娘当堂献艺,把武艺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 让大家做到心服口服,然后把邓小姐交给你们,如果将来这事传出去,大家就会 说,那是两位女侠当堂献艺换的,我这脸也好看,大伙儿也服气,我认为这招是 三全其美。」

    没等若冰说话,紫玉微微一笑道:「大寨主说得太好了,既然要让我们姐妹 练两手,可以,但是我们练得不好,请大寨主多担待。」

    若冰问道:「大寨主,叫我们俩自己练,还是有人陪着,怎么个练法」

    「姑娘,我们不想奉陪,就在旁边开开眼,瞅瞅你们的绝艺。」

    「好了,屋中狭窄,请到院里去吧」那若冰的内心,也高傲得不得了,心说: 「田大凯你算说对啦,钱压奴婢手艺压当行人,这儿都是练武的,我练出一手 绝活来,你不会那就得服气,省得拿刀动枪杀七宰八的。」

    说话之间人们全到了院外头,把椅子都搬到廊下,大家分东西两边落座,喽 罗兵献茶,大厅前面这个院子十分宽阔,慢说练艺,就是骑马转圈都不带碰着人 的,地上是一色的青条石,铺得很平,喽罗兵又特别把地扫了一遍,显得挺干净, 兵刃架子也摆好了,硬弓石锁应有尽有。

    等大家坐定之后,田大凯说:「两位姑娘,时间紧迫,我看说练就练吧。」

    若冰站起来正收拾衣服,紫玉说:「姐姐,我先来。」

    「你先等等,看我的。」

    「我知道,咱们绝活有得是,练一手他肯定不会。」

    紫玉多骄傲,胸有成竹,再看紫玉姑娘,把绿色斗篷甩掉,按扎巾提小靴 子紧大带,活动活动四肢,围着院子转了几圈,然后往下一哈腰说:「嗨各 位赏脸。」接着「啪啪啪」练了一趟掌法,这掌法叫娥眉三十六式。

    田大凯,领着偏副寨主背手在这儿看着,也不住地点头。这掌法练得果然惊 奇,但是又一想:「就练一套娥眉掌法,就想换灯小姐,你想得也太简单了,这 不是绝艺」

    他心里正想着,紫玉把掌法练完,一收招,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冲着田大 凯众人一抱拳说:「寨主各位,方才我练了一趟掌法,这可不是绝艺,无非是 压压场子活动一下筋骨。」接着她跟田大凯说:「大寨主,现在我要开始练绝 艺了,但是麻烦你给我准备几件东西。」

    紫玉姑娘要了两样东西:一张八仙桌一支蜡。

    田大凯真不理解,心说:「这玩艺儿能练什么绝艺呢,我倒要看看其中的奥 妙。」

    于是他吩咐道:「来人啊,准备。」

    喽罗兵答应一声,从屋里搬出一张八仙桌放到院的当中,这蜡是一根白蜡, 牛油制造的,还挺粗,把它搁蜡台上戳稳当了。

    紫玉告诉说:「把它点着。」

    蜡火头点着了,偏赶今儿天没风,这蜡火头烧得挺正常,就见紫玉围着这八 仙桌转了几圈,这才跟两旁的人说:「诸位,咱们是练武的,首先的基本功是练 拳脚,现在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光各种拳脚多达八百多套,听说练得最好的有 一组功夫,叫隔山打老牛百步神拳无影掌,但是当今还没听说哪位会这种功夫。 还有一种功夫叫八步打灯,就是离这个灯八步远,一抬手能把蜡火打灭,小女子 不才,我愿练一练八步打灯之法。」

    这套功夫是他在四川峨眉山跟老师太学的,姑娘把事情交待清楚之后,就见 她围着八仙桌转来转去,离着三步远时,把左手一抬,说了声:「开」

    只听「噗」掌力发出来,蜡火头也灭了。

    接着把蜡重新点着,姑娘退到第五步,身形一转圈,运足力量把右手一抬, 掌心对准蜡头,「嗨」地一声,蜡火头又灭了,最后是八步,紫玉背对着蜡灯, 往前迈了八大步,冷不丁一个黄龙转身,往下一塌腰,左臂背在后头,右掌一伸, 掌心对准蜡火头,丹田叫力喊了一声:「灭」就见蜡头「噗」被掌力打灭。

    「好啊」

    「绝了」

    「太好了」全场暴发出热烈的掌声,这种八步打灯之法,仅次于百步神拳 无影掌,堪称一绝,田大凯一看,心服口服,其他人也十分佩服。

    紫玉一抱拳说:「寨主爷,我献丑了,刚才小女子略献小技,请问各位,哪 位能练上来,你们要跟我打得同样,我就不算绝艺,邓小姐我不要了。」

    田大凯还着脸问道:「各位,哪个会练哪位能练出来」

    再看这帮群贼,都像泄了气的皮球,全瘪了,田大凯站起来一抱拳说:「姑 娘,我服了,果然是绝艺,我们望尘莫及,领教了。」

    紫玉乐乐呵呵回到胡凯的身边,胡凯拿出手巾帮姑娘擦了擦香汗,端上茶给 她喝,若冰一看师妹练完了,该自己上场啦,她站起来说:「大寨主,各位:」 我先献献丑,练一趟宝剑。「

    说着她把背后的长剑拽了出来,若冰「刷」亮了个剑式往前一进步,亮了个 进步坐盘式,就练了一趟娥眉八卦万胜剑法,八八六十四路,一开始若冰的一招 一式看得清清楚楚,到后来越练越快,光见剑光不见人影,整个院子被白雾缠绕, 刮起阵阵冷风。

    「好剑法」

    群贼一阵鼓掌喝彩,田大凯这儿也不住地点头,嗓子眼儿发痒,跟着群贼声 声喊好,若冰练完了,也是气不长出面不更色,把长剑插回鞘中说:「各位, 这不算,其实练宝剑谁都会,没什么特殊的,今天我也练点小玩艺儿,大寨主请 你给我准备准备。」

    「好啊,姑娘你说吧,都准备什么」

    「你们这山上练弓箭,有金钱没有」

    若冰告诉田大凯说:「你把这个铜钱给我吊起来,高度跟我这身量差不多。」

    喽罗兵就在这院里头埋了两根竿子,横着又搭了根竿儿,用尺寸一量,跟若 冰差不多少,就把这铜钱吊到横竿上,一切就绪,若冰把白色外衣脱掉,说: 「各位小女子从小就喜欢练暗器,今天我练练,让大伙儿看看,够不够绝艺。」

    田大凯也不住地点头说:「好,那就请姑娘献艺吧,我们可要一饱眼福。」

    若冰把大带紧紧,从镖囊之中一伸手,拽出一支镖用步往后量了三丈六,冷 不丁一转身,手一抖「着」一道白光从这铜钱眼儿就穿过去了,一点儿没碰着, 与此同时,若冰脚尖点地,身子也射出去,还没等镖落地,姑娘使了个魁星提斗 式,一伸手把镖接到手中,大伙认为她练完了,其实这是第一下,就见她把镖接 住,然后又回到原来那儿,说:「各位,刚才是头一手,现在练第二手,请众位 上眼。」

    若冰还使这支镖,一抖手「啪」又奔铜钱去了,这次这只镖速度并不快,当 镖穿过去一半后面还有一半时,正好担在这眼上,晃三晃摇三摇担了个稳稳当 当,这一招叫风凰踅窝。

    群贼一看,乐得都蹦起来了,「这真是绝艺。」

    「高透啦」

    练到这儿还没完,那支镖在那儿平着,若冰没理它,一伸手又拽出一支镖, 说:「各位,再看看我这支镖。」

    一抖手镖出去了,你说怪事不,这支镖的镖尖正好顶在前支镖的屁股上, 「啪」地一声把那支镖击落,这支镖占据了那支镖的位置,仍担在眼儿上没掉。

    「太绝了」

    这时,群贼恨不能把手都拍破,若冰把镖捡起来,往怀中一放,微微一笑, 冲着田大凯说:「大寨主见笑了,方才小女子略施小技,不能称绝艺,哪位能练 请便吧。」

    群贼一听,一个个直晃脑袋,我们就是回炉再造,也练不到这种程度,想都 不敢想。

    若冰姑娘一看谁都不练,就问田大凯:「大寨主,方才你说让我们姐妹练两 手绝艺,我们俩厚着脸皮练完啦,请问你还有什么下文分解没有」

    「这个高实在是高本寨话符前言,怎么说的就怎么办,现在就把邓 小姐交给你们,来人啊,把邓小姐请来。」

    若冰笑着点点头,多谢大寨主,要回了邓小姐她们下了山,田大凯还真是不 错,命喽罗抬了个轿子送邓小姐回杭州。

    若冰她们不敢耽误怕事情有变,连夜赶回府衙,轿子走的慢,直到次日天光 大亮才赶到家中,邓大人他们都很担心一直没有回去,见人要回来了十分的高兴, 这个消息早就传到家里了,邓大人率衙役早在大门口恭候,一看若冰和紫玉回来 了,大伙儿乐得直鼓掌,邓大人千恩万谢说,两位女侠先去休息,晚上老夫设宴 款待,姐妹俩人回到绣楼,洗澡换衣服休息且不提。

    姐妹俩人的确累了,昏昏沉沉倒头就睡,一直睡到日头西落才醒,也恢复了 精神,小丫鬟海棠早在门外等着呢

    听到小姐醒了就来禀报说:「二位小姐,知府邓大人派轿子等候多时了,邓 府设了酒宴来接姑娘们去呢」

    若冰和紫玉坐着轿子来到了位于城东的知府衙门,两位姑娘只见府衙宅院宽 阔,院墙高大,卧砖到底,磨砖对缝,黑门楼,齐凳狮子石头台阶,门前两溜拴 马的桩子,高大的影壁墙,门口扫得很光净,大门开着,门口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早有几个仆人和衙役在那里迎接,姐妹俩随着他们向里走,进了院,院子好阔气, 白沙子铺地,干干净净,种了两行石榴树,正中央是五间庭房,这是邓大人办公 的地方,当间是穿堂门,走过穿堂门,到了二道院,虽然没有前院那么宽大,但 是方砖铺地,两边摆着大盆的鲜花,浓郁的香味直刺鼻孔,使人豁然开朗,精神 振奋,好似一座花园。

    上房三间,非常宽大,门开着,有两个小童正在屋里收拾东西,见客人来了, 低着头闪到两旁,邓大人把姐妹俩让进客厅,客厅高大宽敞,方砖铺地,光滑平 整,天花板,亮粉墙,墙上挂着几幅水墨丹青,八仙桌,太师椅,明清亮字,非 常庄重,邓大人急忙让座,大家分宾主落座,时间不大,伙计端上了茶水,茶香 扑鼻。

    这时邓大人问道:「二位女侠休息的可好」

    「多谢大人关心。」

    邓大人吩咐左右热烈祝贺摆酒宴,大厅内外,张灯结彩,排摆酒宴,冷热荤 素烧鸡扒鸭海参鱼翅十八个菜,上好的饿女儿红以及各种时髦的糕点,八人一桌, 坐满了整个跨院,被约请来的好友,推杯换盏,又说又笑,为首这张桌上一共是 五个人,主席上坐的就是知府邓大人,挨着他的是府衙的师爷和大捕头接下来是 若冰和紫玉,邓大人频频举杯,互相祝贺,兴高采烈,在酒桌上他们频频若冰敬 酒。

    若冰和紫玉发现在邓大人身后站着个漂亮的小伙子,身高八尺五寸,细宽肩 臂,月白缎的扎巾,月白缎的箭袖,月白缎的英雄大氅,上绣大朵牡丹花,面似 银盆,剑眉虎目,鼻直口方,水汪汪一对大眼睛,小伙子长得太帅了,若冰看罢 多时,不觉得芳心乱跳,玉体不安,便问道:「大人,您身后的英雄是哪位,女 侠我给介绍介绍。」

    「这是我收的义子叫邓子萧,今年20岁也很喜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2部分阅读

    -

    〖短篇〗俏姐妹闯江湖第2部分阅读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