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下芝 - 第8页 快穿之攻略宇宙男神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为什么?安,你出了什么事qing吗?

    乔安无奈的耸耸肩,一些家事,也是影响到我一辈子的大事。我有信心在一年内处理好,只希望教授能够帮我通融一下,能够让我处理好那些事qing,以后专心音乐!

    老头子哈哈大笑,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不会同意。但是安,我看好你,我愿意为了你去系里求qing!因为安,我希望你不要làng费你的音乐天赋!你是天生属于舞台的。如果你不演奏,这个世界上就失去了一位有天赋的女钢琴家了!

    布鲁教授的话,让乔安一阵感动。

    乔安觉得,原著中岑乔安因为一段被背叛的爱qing放弃了她的事业,感觉到最可惜的,就是布鲁教授这样的人了吧。

    她既然代替岑乔安重走一遍,就要代替她完成她的梦想。

    安,既然你要回国呆一年,一年后才会正式上课,那么,我给你介绍一位师兄吧。他正好要回国开钢琴演奏会!

    乔安看着布鲁教授熟络地打了一个电话,一个心中大大的疑惑在心中升起

    这位师兄,不会是她想的那位吧?

    原主有一个偶像。那一位偶像,被称为钢琴王子。众所周知,音乐历史上,绝大部分的卓越的钢琴家,都是西方人。可是那一位钢琴王子,却是一个例外。他虽然是华夏人,却是个音乐神童,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把钢琴类的国际a类奖项拿了个大满贯!

    ☆、17.第17章 女配的不甘心(十七)

    不仅如此,这位钢琴王子还长得十分

    乔安还在胡思乱想之际,办公室的门已经开了。

    阳光正从窗户里斜着照进来,傍晚的余晖总是格外温柔,可是那也比不上推门而入的青年!

    他一米八五的身高,挺拔却不突兀。

    栗色的头发,温柔熨帖地落在他的额头。

    他身着黑色的西装。

    看见了恩师,脸上露出了温和而克制的笑容,布鲁教授

    乔安哪怕不是原主那样的脑残粉,看到这样儒雅的帅哥,心也不争气地漏跳了一拍!

    啊啊啊啊这就是华夏之光,钢琴王子墨真!

    真,这是你的师妹安,正巧她还要在国内待一年,你也要回国开一年的演唱会,你可要多多督促她。你的这位师妹,非常有灵气,不要让她荒废了她的才华!

    好的。

    乔安万万没有想到,来奥地利一趟,还会带回一个这样好的帮手。

    这一位帮手,帮不了她的其他什么,倒是经常打电话给她,开门见山就是三句话:

    乔安,在练钢琴吗?

    有进步吗?

    有什么困惑?

    乔安一直都觉得原主已经够勤奋了。但是跟这位钢琴王子比起来,世事总是证明天才就是九十九分的汗水加上一分灵感。墨真的勤奋努力程度真是太可怕了。

    比如,他真的觉得,练琴不从早上五点练到晚上十点,就是在làng费时间!当然中间也是可以休息的,可是休息时间也是jing确到分钟。

    墨大神,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昨天刚刚开完c城的钢琴独奏会怎么今天又开始练琴了啊?现在,现在才早上七点!

    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克制,却好像带着隐忍的笑意,师妹,我已经练习了两个小时了。还有,下个月,d城就有一场演奏会。如果现在不好好练习,出丑怎么办?

    出丑?怎么会出丑?

    谁不知道,就是欧洲最苛刻的乐评家都说墨真是最不会出错的钢琴家!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别人比你努力,而是,比你厉害一百倍的人还比你努力一百倍!?

    乔安,我觉得你的c小调的问题很大,我建议你练习《月光之城》一千遍

    乔安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她想代替原主实现梦想,那么墨真的建议就是金玉良言。

    于是,她天天埋头哭练,倒是放松了对郁北辰的关注。

    这段时间,她已经毕业了,回到了a城的家中。郁北辰已经来家中提过亲了,两家的婚事已经紧锣密鼓地准备着了。

    对于她天天练琴,父母也没什么意见。只是有些舍不得她那么辛苦。

    对于自家的独生女儿与郁家小子的这段感qing,父母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毕竟也是传统的父母,也是希望女儿以后衣食无忧。虽然对于她刚毕业就嫁人的事qing颇有微词,但如果对象是青梅竹马的郁北辰,他们也没什么意见。

    然而,平静的生活总是会被打破的。

    ☆、18.第18章 女配的不甘心(十八)

    按照原著的轨迹,这一会儿,夏清雅的好闺蜜周小鱼也该作妖了。

    原著中,正是因为周小鱼欠下高利贷,所以bi着怀了孕的夏清雅住进了岑家。

    乔安心里觉得,哪怕她gān涉了夏清雅的生活,那周小鱼欠下高利贷的轨迹也不会改变呀。

    这段时间以来,哪怕就是墨真给自己打的电话,都比那个所谓的未婚夫郁北辰的多。

    乔安的心里,早已经预感到男女主角已经又一次勾搭在一起了。

    但是她准备按兵不动。

    果不其然,有一天,邻居家的大妈八卦兮兮地来找岑妈聊天了。

    岑妈聊天之后,脸色就黑了。看她那副不敢看自己的样子,乔安就预感到郁北辰出事了。

    当晚,岑妈打了好几个电话。

    两三天之后,岑妈该了解的qing况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心理建设也建设好了。

    她坐在了乔安的钢琴边,一副yu言又止的样子。

    妈,发生了什么事qing?

    看着女儿笑颜如花的样子,岑妈的心就一阵阵的痛。

    自家女儿从小就优秀,长得又漂亮,配谁不行啊!偏偏那郁家小子不知好歹!

    小安,有件事qing,妈想跟你说,妈希望你受得住!

    怎么了?乔安在钢琴下落下最后一个音符,笑道,难道是郁北辰出轨了?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乔安并没有岑妈想象得那样悲痛yu绝。

    也许在外人面前,她还要装出痛斥负心汉的样子,但在这一对真心爱着原主的老人面前,她不愿意假装什么。

    在原著中,原主发生了那样的事qing,最痛苦的就是这对父母。

    郁家家大业大,相比之下,岑爸岑妈只是普通的高中老师,有的只有一颗疼爱女儿的心。当郁北辰另娶了夏清雅的时候,占据话语权的郁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执意要出国留学的乔安。当所有人都这么说,这对老人也怪过女儿,不该心太大太野,结果失去了自己的爱qing。可是终究,他们还是爱女儿的。

    他们承受的痛苦一点也不比原主少。

    这一次,乔安就不信了,郁家再厉害,在这样的qing况下,还怎么把脏水泼到她的身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