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3章 兰陵美酒郁金香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今夜之前,兰陵君田无昭绝对没有料到,传说中的不良王子,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天下人都知道,齐王好饮,贪恋杯中物更胜过美色。所以,胸中怀有巨大抱负的兰陵君,立刻就意识到,楚江眠送给自己的究竟是怎样的有力工具。

    齐国侍从们都有些吃惊。因为他们看到接过那个紫檀木小盒子的兰陵君,面带笑容把它放到了赵国王子面前。

    “碧犀珠,东海深处龙蛟所含,为齐国之宝。今夜愿送给王子,以偿还赠酒之意!”

    楚江眠好奇的拿在手中,打开看时,眼前方寸之间,光芒浮现。那颗如同鹅蛋大小的珠子,却正是举世无双的深海至宝。

    “哇!这颗大珠真好看……啧啧啧!”

    别人眼中只是惊艳。而从始至终一直没有说话的那少女,却满脸放光的看着楚江眠手中碧犀珠,忍不住发出赞叹声。不管是年龄大小,看来这样的东西,果然对女人最具有杀伤力。

    “既然喜欢……那我们就收下好了。诺,拿去玩儿吧!”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么价值连城的宝物,在赵国王子口中,不过就是一个小玩意而已。而且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他随手把碧犀珠连同盒子交给了少女。对方欢欢喜喜的抱在怀中,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见这位王子和少女这么随随便便就收下了宝物,那倚在窗边的驼背老者和负刀大汉,都面无表情的看着。而兰陵君身后站立的齐国随从们却不约而同都有些怒意。有人忍耐不住,靠近兰陵君耳边低声说道。

    “公子,这颗宝珠本来可是齐王托付为天子祝寿的礼物……就这样送给这纨绔王子,也太便宜他了吧!”

    身为属从,他们自然不敢对兰陵君有所不满,但语气中对楚江眠的不屑一顾,却已经表露无遗。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周围的人却都能听到。田无昭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以目示意不必再多说。然后不动声色看向楚江眠时,见对方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在津津有味地品尝了几样菜后,才想起什么似的抬头冲他咧嘴一笑,说了句。

    “哦,却之不恭,多谢了。”

    田无昭哈哈大笑起来。身为王室贵族,参与齐国政务。他见多了尔虞我诈之辈,对人际间的复杂交往早已经十分厌倦。此时此刻,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位第一次见面就给他留下非常好印象的王子,行动间的那种坦率无羁,让他感觉很是放松。而且,以他眼光的毒辣,已经隐约推测出那少女的身份。应该是赵王室中的女子,楚江眠对她如此宠溺,令人羡慕。只不过,对方并没有介绍,他也不便多问。

    “听说,王子远来是代替赵王为天子祝寿的?呵呵,想当年,我跟随着王兄在金池会盟的时候,也曾经一睹过赵王的风采,至今难忘……想来北方辽阔,秋高气爽。当此时节,正是铁甲长弓、猎虎搏熊之时,赵王应该又再显英雄气概了吧?”

    再尽杯酒之后,兰陵君田无昭回味着酒中豪气,语气中似乎增添了许多慨叹。虽然问这句话的意思别有动机在内,但却不是有心恭维。赵王楚烈,英雄当世!这是天下人都认同的事实。抛却其他各种因素不论,在他内心深处也是十分敬仰的。

    听到他问起自己的父王,楚江眠好像并没有多想,他大大咧咧的随口说道。

    “那老头子……哦,父王最近凶得很,他转移兴趣了,不去打猎而改为打人了!”

    兰陵君和所有的齐国随从们满脸惊愕。喝了几杯酒,这位赵国王子终于显露了本性,被无数敌人敬畏的赵王楚烈,从他嘴里说出来竟然这么随意。兰陵君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王子……此话怎讲?”

    楚江眠白玉般的脸上沾染了酒意,几分红晕。在所有有幸见过赵王的人看来,无论长相还是行为,赵国王子和他的父王没有半点儿相似之处。却见他似乎有些愤慨的挽起了袖子,露出胳膊上的几道鞭痕。

    “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所以,没有办法。我只有借着这个机会,跑到洛城来暂时避难喽!”

    入眼所见,那些被皮鞭所打的伤痕都结了痂。可以想象,出手之人当时一定十分暴怒。联想到传闻中这位王子的种种不良行径,兰陵君心下了然。不过,他还想知道的更多一点儿,用充满同情的口吻说道。

    “王子还年轻,本不该被这么苛刻对待的……不过话说回来,赵王已经上了年纪,你也要多注意些,不要气坏了他的身子啊……。”

    听到他这样说,楚江眠又气又笑又有些委屈的说了一句。

    “气坏他的身子?哈!这次若不是我跑得快,又有母后求情,说不定真的会被老头子活活打死呢……唉!”

    兰陵君也不禁笑了起来。既然赵王还能够这么“龙精虎猛”的打自己儿子,那么那些传闻中他已经病重不治的消息,可以不攻自破了。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在接下来有可能会骤然而起的天下巨大波澜中,齐国就必须要慎重选择,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通过巧妙的旁敲侧击得到自己想知道消息的兰陵君,放下心来。等到酒宴完毕后,他就会立刻派人星夜赶回东海,告诉齐王最准确的消息,也好让齐王和他的臣子们在这次牵涉到几个最重要国家的秘密军事行动中,做出最周密的计划。

    而今夜接下来要做的事,就只剩下酣畅饮酒,宾主尽欢了。

    “江眠王子此酒,佳酿独有,世间所无!你们可有文辞咏颂吗?”

    兰陵君田无昭文武双全。而齐国更是文脉所在之地,他的这些随从中,并不缺乏学识渊博的人物。听到他的吩咐,众人会意。既然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在赵国人面前显露一下齐国的底蕴。金戈铁马固然重要,文采风流更是不可或缺,这才是天下大国风范嘛!

    兰陵君身后当即走出几个代表人物,即席赋诗作文,辞藻华丽,自然不必多说。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出口成章,手到擒来,一点儿也不费事。

    而其他的齐国随从们,都用高傲的眼神看着赵国王子和他的那两个可怜跟班儿。驼背老头儿显得很猥琐,负刀大汉更是满脸不知所谓。那个少女只是满脸喜欢的把玩碧犀珠。而楚江眠脸上也似乎有些茫然,一副听不懂这些高雅文辞的样子。

    兰陵君田无昭却是颇有几分君子作风,马上察觉到了属从们流露出的讽刺意味。他本意并不是要用这种办法来羞辱赵王子,不禁眉头皱了皱,正要出言阻止。却听到他身边的智囊人物已经抢先说话了。

    “王子殿下,当此盛宴美酒,难道没有文采之词来答谢我家公子的款待之意吗?”

    任何人都能听的出这句话中的挑衅意思。兰陵君正要打个圆场,免得对方下不来台太难堪。却忽然听到楚江眠淡淡笑着说道。

    “哦,这个嘛……胡编乱造几句,我倒也勉强会。只是不知道,兰陵君想为这酒取什么名字呢?”

    田无昭看着站起身来的楚江眠,略微一呆。他不及多想,随口回答道。

    “那……就以我之封号命名吧,兰陵!”

    满天星辰之下,楚江眠看着杯中月光,脸上的笑显得很灿烂。他连想都没有多想一瞬,直接开口,朗声吟诵道。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余音未落,满座皆惊。

    洛城夜色,终于浓重起来。送别客人下楼的齐国人,彼此心中都充满了猜疑。看着转身离去的身影,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常态的兰陵君田无昭,轻轻叹了口气。他环顾四周随从们低声说道。

    “世间传闻,果然不可尽信啊!天下人都说,赵王的一世英名,早晚会毁在他的这个纨绔儿子手上……可是又有几个人真正知道楚江眠的底细呢?!”

    那几个自负文采的齐国随从脸上情绪复杂。不过他们却绝不相信,那样动人心魄的优美诗句,会出自那个年轻的赵国王子口中。有人愤愤不平的说道。

    “公子,说不定这是他从别处听说的,却拿来当着我们卖弄……也未可知呢!哼!”

    兰陵君却摇了摇头。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以“兰陵”为酒名,是自己的临时起意。而楚江眠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大家亲眼所见,是不可能弄虚作假的。

    “不管怎么说,今后在赵国的细作,一定要更加注意此子……好在,今夜可谓是收获满满。不仅探知了赵王的身体情况,更重要是得到了这种美酒。哈哈!”

    “公子,这酒的用处就那么大吗,值得用碧犀珠换取?”

    “当然!于国于己,受益无穷……!”

    兰陵君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胸中开始筹划万千。在他手上,这会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更是他获取更大权力的阶梯。

    只是,不管是他们,还是刚刚离去的赵国来客,却都没有注意到,一道身影从飞檐上掠下,神手空空,缥缈无踪。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