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4章 当时纨绔正年少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在来自赵国的少女楚江雪眼中,哥哥楚江眠就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辰。不管在外界的那些传说里,他是如何的荒唐不堪。在她内心深处却一直深深地知道,他与这世间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同。

    豆蔻初开的少女曾经一千一万次的想过,如果他不是自己的哥哥,那该多好啊!可是她又一千一万次的庆幸,不知道自己积攒了多少的福气,才换得一个如此宠溺她的哥哥!

    洛城街头,灯火阑珊。紧紧抱着宝盒的少女,脚步轻盈的跟在楚江眠身后,走出酒楼。那会儿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颗大珠子,却没想到,从来没有轻易接受过人家礼物的哥哥,马上就明白了她的心思……想到这一点时,感觉到无限满足的小姑娘心中便充满了喜悦。

    “将来,也不知道这世间的哪个女子有福……会得到哥哥的喜欢呢?”

    夜风拂面,掠过身边时,心头莫名泛起酸涩之意的楚江雪,连忙伸手拉住前面之人的衣襟,好像这样她才能更安全一些。

    “雪儿,跟着跑了这一路,感到累了没有?明天好好休息一下,想起有什么好玩的时,我再带你去啊!”

    如同寻常人家的兄妹一样,楚江眠用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说着,目光似月光般温柔。他们虽然是同父异母,但楚江雪从小就跟在王后姜辛身边长大,两个人自然是兄妹情深。她这一次却是偷偷跟着跑出来的,就像是出笼的小鸟儿一般,虽然千里迢迢,只要跟在哥哥身边,却一点也不嫌辛苦。

    “人家才没有感到累呢!江眠哥哥,这颗大海珠看上去异常珍贵。还是你自己收起来吧,我不敢要。”

    少女形如弯月般的眼睛里闪过狡黠的色彩。嘴里一边说着,手却紧紧的抱着宝盒不放松。当哥哥的哪里还能不明白她的这点小伎俩?楚江眠一脚踏上马车的车厢,呵呵笑了起来。

    “说是价值连城的宝物,然而饥不能食,寒不可衣。也就是你们这些女孩儿家喜欢,不过是个小玩意儿而已,拿着玩儿吧!呵呵。”

    楚江雪早就知道,无论是多么稀罕的物件儿,哥哥给了就从来都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她嘻嘻笑着,连忙打开盒子,想要登上马车前再看一眼时,却忽然花容失色,惊声叫道。

    “啊!珠子……碧犀珠不见了!江眠哥哥……!”

    话还没说完,已经是眼中含泪,盈盈欲滴了。

    楚江眠也微微吃了一惊。转头看时,果然见少女手中捧着的那个盒子里,空空如也,那颗硕大的碧犀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影无踪了。

    从出来酒楼门口到他们的马车跟前,不过隔了一条街的距离。在这片刻之间,竟然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了宝珠。这等身手,可以说是极其高明了。

    变起突然,那背负双刀的大汉却是顾不得其他。刀光乍破,夜守八方。一人双刀,目光如同夜隼般警惕地盯着四周动静,不放过任何一点危险的迹象。保护王子和小公主的安全,是他的职责所在。若是他们受到任何的一点儿伤害,那他唯有以死谢罪,再也没有颜面回到赵国了。

    而几乎与此同时,不用等到楚江眠吩咐,一道身影早已冲天而起,跃上马车高处,寻觅盗贼遁去的方向。平日里看上去猥琐的那个驼背车夫,在此刻散发出来的气势,令人吃惊。

    “王子稍待……我去去就来!”

    很明显,驼背车夫已经发现了什么,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不见。

    楚江眠眼中闪过惊奇的亮光。跟着来保护他的双刀大汉,他知道是赵王宫中的厉害角色。却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车夫,竟然有这样的身手。看来,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走!我们一起跟着去看热闹。”

    既然有这样的高手保护,这位赵国王子一点儿都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一跃而起,亲自驾驭马车,载着楚江雪和双刀侍卫朝着那身影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世间所谓“妙手空空”,并不只是传说。而是本来就有这样具备神通的人物。天赋异禀的大盗白夜,从来没有失过手。这次,也不会例外。

    因为特殊的原因,他必须得到这颗著名的东海碧犀珠。为此,他已经去过一次齐国。却没想到,这颗珠子竟然被兰陵君带到洛城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失望,更没有就此罢手。在他的偷盗生涯中,这样的事本来就经常遇到。他有时候为了盗得宝物,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喝的潜伏,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于是,在齐国扑空的白夜马不停蹄,从东海又直接赶到了洛城来。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来说,想要追踪兰陵君一行人的行动规律而不被发觉,是轻而易举的事。只不过,白夜素来行事手段谨慎,他知道大周王城底蕴深厚藏龙卧虎,非别处可比。一旦失手,也许就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因此,暗中观察几日,一直没有动手。

    却没料到,兰陵君竟然在今夜的酒楼上,把宝珠送了人。这位赵国王子,他也曾经有所耳闻,不过是个传说中著名的纨绔公子罢了。而且他在暗中看的清楚,楚江眠身边并没有什么高手存在。那么珍贵的东西,他竟然随手交给一个小姑娘抱在怀里,这可真是天赐良机。

    白夜神偷之技,绝不是吹的。只不过一个擦身而过的机会,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碧犀珠取了过来。然后他并不停留,闪身之间混入街巷人群,立刻就消失了踪迹。

    洛城虽然热闹非凡,却并非久留之地。而且他也无心多待,得手之后,立刻就想出城而去。毕竟蜀地千里之遥,一刻也耽搁不得。

    隐约的灯火之中,白夜身形飘落,转入一条空旷的短巷。从这儿穿过去不远,就是洛城的西门。只要能够在第一时间出城去,那就海阔天空,再也没有人能够捕捉到他的踪迹了。

    “希望这颗深海明珠带回去后,能够对乔妹的眼睛有大用处,也就不虚此行了。”

    白夜四周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异常。他探手入怀,抚摸着那颗价值连城的宝珠,心中暗自喜悦。不过,刚刚转过这个念头,一种危险的气息忽然掠过头顶。他蓦然停住了脚步,顺手拔出藏在腰间的短刀,急忙去看时,却见有一个淡淡的影子,不知道从何而来,挡在了前面短巷口处,正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以白夜的本事,可称得上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方圆数百米内的任何异常都能够预先查知。然而,不远处那个有些驼背的身影究竟是怎么出现的,他却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好像是他一直就在那里等着他,又好像是他突然就从地底下钻了出来。

    白夜心中暗自吃惊。虽然不知道此人是什么身份,又有何目的?但既然偏偏挡住了自己的道路,显而易见是不怀好意。他轻轻吐了一口气,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前走去。当两人还差七八步距离远时,那身影却仍然一动不动。他已经做好了突然发难的准备,却听到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唉!年轻人,莫要贪心。这世间宝物虽多,有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是不应该拿的。”

    对方一开口,白夜再无怀疑。这来历不明的追踪者肯定和碧犀珠有关。他从来就是一个行事果决干脆的人,心中杀机大起。无论如何,自己绝对不能失陷在洛城!他的阿乔还在遥远的蜀地等着他回去救治呢。胸中气势陡然升起,此刻,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下一刻,大盗的身影如同一只飞天的大鸟一般扑在半空,手中半尺利刃寒芒闪烁,杀气笼罩了对方所站的位置,身形变幻,千刀万刃,划破了夜色。

    这一刀,汇聚了他毕生修为。旨在一击必杀。刀锋犀利,寒芒刺骨。眨眼之间还差半寸就刺入那驼背老者的头顶,简直避无可避。白夜虽然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但此刻他并没有丝毫犹豫。只要他的阿乔能够恢复当初明媚如初的样子,他愿意承担这世间的一切罪孽。

    也就在这时,短巷的另一头有马车疾驰而来的声音。然后有人似乎是看到了这边的景象,惊讶的大声“咦”了一声。

    白夜却无暇去看四周,或者是说他已经没有机会去理会其他的事。因为,他千变万化的身形被一只苍老的手一把抓住,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直接就扔了出去。先是重重的摔在墙壁上,然后跌落尘埃,一口鲜血喷出,半天都爬不起来。

    而刚才那个猛然气势万丈的身影,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重新恢复了驼背,小跑着走到刚刚跳下马车的赵国王子面前。一边接过鞭子,一边却有些不满的唠叨着。

    “在这陌生的地方,王子怎可如此驱赶马车呢!万一再磕破皮儿什么的,回去以后,老季可又要被王后重罚了……上次被你受到牵连,教训惨痛啊。”

    “这壶酒给你!……你不说,我不说,千里之外的母后又怎么会知道呢?哈哈!”

    老季接过那壶美酒,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点头哈腰的附和着楚江眠的开心大笑。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也不会相信,前后这是同一个人。

    十几步外,生平从未失手的白夜吐出几口污血,脸色苍白。这样的厉害人物,他从所未见。

    “如此厉害……你、你是什么人?”

    “哦,他是我的车夫老季呀!你的胆子不小呢,竟敢偷盗雪儿的碧犀珠。自己说吧,该怎么惩罚你?”

    楚江眠得意洋洋的双手叉腰,看着萎顿在地的大盗,这会儿的样子,果然十足纨绔。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