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5章 山鬼暗啼风雨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大盗白夜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也曾经遇到过许多次凶险。但每次,他都能凭着自己天下无双的轻身功夫化险为夷,安全脱身。不过今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

    大周王都洛城,灯火夜,短巷口。赵国王子笑眯眯地打量着他,那眼神很奇怪,似乎只是好奇。背着双刀的侍卫则满脸怒意目光不善。而那个深不可测的驼背老头儿,却走到马车边,继续充当他的车夫,美滋滋的在月光下品尝那壶美酒。

    就算是那令人可怕的老家伙不再回头看他一眼,白夜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所有退路都在他的一手掌控中。不要说是已经受了伤,就算是自己全身戒备的做出全部努力,想要在这个人的面前逃生,恐怕也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事。

    不用王子吩咐,侍卫早已经走过来一脚把白夜踏住,伸手从他怀中拿走了那颗碧犀珠。如果不是知道自家王子宅心仁厚从不允许轻易伤人性命,他早就一刀斩去盗贼的手臂,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惨痛教训。

    白夜没有反抗。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反抗的后果,只有死!而他还不想死,或者说是不能死。那个蜀地的女子还在等着他回去……可是,如果带不回这颗深海明珠,阿乔的后半生就只能在黑暗中度过了。想到这一点时,他低下头,眼神中有无限的伤痛。

    既然碧犀珠已经拿回来了,楚江眠没有打算再继续难为这个盗贼。老季顺手给他的一击,想必很有分寸。不会受伤太重,更不会害及性命。双方身份悬殊,萍水相逢,抬手饶过之后,以后也不可能会再有什么交集。楚江眠接过那颗珠子,摆了摆手就要登上马车。

    “等一等!我真的需要这颗深海珍珠……如果能够用条件交换,我愿意去为你做任何事。只求王子给一个机会。”

    多少恢复一些力气的大盗,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以头杵地,想要求得一个最后的机会。他从小就是一个孤儿,膝盖从来没有为谁而跪过,但今天,为了治好阿乔的眼疾,他不惜在这洛城的街上跪倒相求。

    “哦……你可知道这东海明珠价值连城?你有什么可以拿来交换的呢?”

    赵国王子停住脚步,重新转过身来,饶有意味的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的盗贼。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时代任何一个有意思的人都会感兴趣。

    “我可以为你去盗取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也可以为你去杀人……甚至用我自己的性命来交换!这个条件怎么样?”

    白夜郑重的做出承诺。只要有一丝机会可以救治阿乔,他就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好!那就用你的性命来交换吧。”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位天下闻名的纨绔公子毫不在意就说出了自己的条件。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在他的嘴里,好像还不如一条狗。

    白夜的眼睛里涌起几分怒意。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他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来,面对面盯着楚江眠那张笑嘻嘻的脸。

    “可以!我的这条命不值钱。我死之后,希望你能够遵守诺言,把这颗碧犀珠派人送到我指定的地方去。”

    “没问题!”

    楚江眠随意的挥了挥手,眼中的笑意更浓。得到他的承诺后,白夜不再有丝毫的犹豫。手腕一翻,把地上的短刀吸到掌中,横刀直刺胸膛。竟然是说死就死,刚烈至斯!

    只不过,那把闪烁锋芒的短刀,并没有能够刺进他的胸膛。“当啷”一声脆响,寒光闪过,一把出鞘的宝剑把短刀削为两段。惊愕之间,耳边已经听到楚江眠哈哈大笑道。

    “区区一颗珠子,也值得葬送自己的性命?就凭你这份勇气,这颗珠子就送给你啦……哈哈哈!”

    长笑声中,收剑入鞘的赵国王子大步流星登上马车,竟然就此扬长而去了。

    夜色中的短巷,重新归于寂静。远近并无人踪,月光逐渐温柔。半晌之后,神情有些呆滞的白夜低下头,掌中的深海明珠发出绿莹莹的光芒,提醒了他,刚才发生的事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楚江眠……白夜他日必有厚报!”

    躬身对着马车离去的方向恭敬施礼后,重新把碧犀珠放入怀中的大盗纵身跃上屋顶,眨眼之间,就消失在洛城千重万户的深处。

    不久之后,背着包裹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西门高高的城墙上。在纵身跃下之前,白夜又回头看了一眼洛城的万家灯火。一种没来由的感觉蓦然涌上心头。原来,这人间,还是值得的!就在这一刻,他做了一个决定。回到蜀地治好阿乔的眼睛之后,一定要带她去赵国走一趟……也许,那里会是他们余生安身的地方。

    怀着感激情绪策马奔驰千里而去的大盗,却不会想到,刚才还豪迈无比的楚江眠,这会儿却有些头疼起来。因为,江雪儿见哥哥没有夺回自己喜爱的珠子,她委屈地哭了起来。而且是一哭就不可收拾。任凭楚江眠陪着说尽了好话,也不能使她开心。

    “王子殿下,为何要把那么珍贵的夜明珠送给那个盗贼呢?敢在我们的手中偷东西,不杀他已经是便宜他了。”

    跟随在身边的侍卫,一则是心中不解,二则更是为了趁机化解楚江眠哄不好小公主的窘迫,所以才有此问。果然,江雪儿虽然还是在不依不饶的掉眼泪,却偷偷竖起耳朵听着。楚江眠暗自松了一口气,笑着对他们三个人解释道。

    “一个肯拿自己性命来交换的人,必然是真的需要这颗珠子。碧犀珠虽然珍贵,对于我们来说,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但对于那个人,也许有可能就真的会改变他生命中的很多东西呢!”

    “原来如此!属下刚才还真的以为王子要取他的性命呢。却只是试探一下而已……呵呵!”

    双刀侍卫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而赶车的老季却只是咧开嘴笑了一下。扬起马鞭,迎面风生,烈酒入喉,大声赞叹道。

    “好酒……!”

    楚江雪悄悄止住了抽泣,却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她轻轻拽了拽哥哥的衣袖。

    “那个人……真的拿那颗珠子有用吗?他会不会是骗我们的啊?”

    “这个嘛……应该不会!听他的意思好像是拿去救人,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的雪儿还是做了一件好事呢!呵呵!”

    “啊!真的嘛?那他会救谁呢……是他所爱的人吗?”

    “谁知道呢!也许是吧……。”

    “那……既然这样,我就不再想那颗珠子了。”

    “雪儿是最懂事的小公主!放心好了,哥哥一定会给你最好的补偿……还想要什么,就和我说。”

    “江眠哥哥已经给的够多啦!这几年来,雪儿的小楼都快装不下了呢……我本不该这么贪心的!”

    “哈哈!好雪儿,那些算得了什么……这天下不管任何东西,只要你想要,我都会拿来给你的。”

    “真的吗?那我想要这九州四海的一切好玩儿东西……还要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江眠哥哥也能摘下来吗?”

    “哦……这个呀?现在当然我还做不到。但将来……谁能说的准呢!哈哈!”

    灯火阑珊之中,马车一路前行。天真无邪的少女对未来充满无限的渴望。只是她现在还并不知道,这些她认为只是哥哥为了哄她开心而做出的许诺,在将来的岁月中,会有怎样的波澜壮阔。

    这是他们最好的年纪!

    而就在这同一个夜晚,洛城外,中岳山腰,有人正盘膝而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吸收日月,吞吐精华。在周围的黑暗中,刀锋隐约,无数精锐的死士正严密警戒,保护着他们的这位少主人。

    一缕月光落在眉梢,蓦然睁开眼睛时,年轻人桀骜不驯的脸上光芒隐现。似乎是心有所感,他站起身来,从高处眺望脚下的大周王城,眉头微微皱了皱,如同剑锋飞扬,令人莫名就心生惧意。

    虽然从这里不可能会看清楚城内的情景,但他却知道那个来自赵国王子的一举一动。秦国的谍报系统令天下各国望而生畏,他们无孔不入无所不知,不要说在其他各处有着严密的布局,就算是在洛城,想要知道什么,也能在第一时间就掌握。

    “兰陵君宴请了楚江眠之后,又干了什么?”

    听到少主冷冽的问话,一道黑影闪过来,躬身作答道。

    “齐国人什么也没再干,他们直接赶回了住所,听说是去研究什么美酒配方了。”

    年轻人名叫聂无双,正是秦国的少公子,精明厉害,素来得到秦王聂风的喜爱。听到属下的回答,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哼!不管齐国是想首鼠两端谁也不得罪,还是想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他们的这个如意算盘,却是休想得逞!我师父说过,周王命不久矣,真正的天下大乱就要来临了。天下诸国数十,谁先下手,谁就能取得先机……放眼九州四海,秉承天意者,唯有我们秦国也!”

    “愿听少主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周围死士尽皆慷慨振奋。

    “好!山鬼将军,派人严密监视楚江眠的任何行踪……这次,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回到赵国!”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