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6章 王朝落日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大周王朝的帝都洛城,位于天下中心。横跨八表,气连山河,正是王者之地。自从数百年前先王迁都至此之后,这里就成为天下各封国朝拜的地方。到今天为止,已经先后有五、六位天子在这儿继承社稷遗志,绵延不绝。

    不过,再光明鼎盛也有日落西山的时候。如今的洛城,早已经失去了曾经的王者峥嵘之气。近百年来,王权逐渐萎缩,天子权威名存实亡,这是天下人都明白的一个事实。

    周天子虽然只剩了一个名号,他的召令已经走不出洛城。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具有很大影响力的。更何况,想从这里得到好处的大有人在,因此,为了庆贺他的百岁寿辰,这次来到洛城的,却是有许多重要人物。

    大周王朝秉承天意,以赫赫威德传承天下数百年。传说中,当初神龙相助,口吐三味真火,铸成九鼎。又河出图,洛出书,天降山河社稷印!九鼎和神印藏于王室,不仅是国家重宝,更是至高无上权力的象征。

    而在王权没落的今天,洛城依然会成为天下瞩目的中心,不得不说,这两样东西起着很大的作用。任何一个具有野心或者是具有雄心的人,都已经对其暗中觊觎很久了。如果这个王朝注定会灭亡在历史长河中,那么谁又不想做下一个代表上苍意志的人间统治者呢?

    日落西山的大周王朝已经很久没有举行过大型活动了。上一次大会诸侯好像还是在三十多年前。那一次是为了组织全面击退入侵的北胡人。铁血大战,烽火狼烟,那一幕幕金戈铁马的场景还留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却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而那也是周天子最后一次威望的巅峰。

    恰恰也正是那次各诸侯国军事力量的体现,开始正式展现出各自的实力。从此之后,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弱肉强食,互相吞并,局面逐渐崩坏,直至到了今天实际上已经列强割据的地步。大周王朝名存实亡,天子诏令不出洛城,已经是天下人都明白的事实。

    据说,今年正好活到一百岁的周天子,身体还非常健康。虽然并没有多少人亲自有机会见到过他,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真假。但这次来祝贺的重要人物中,除了那几个国力强大的诸侯王没有来之外,其他的基本都是王侯亲自到来。

    这几年的天下还算安定,没有爆发太大规模的战争。虽然有些相互敌对的诸侯势力之间冲突不断,但相比较起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少有的平静局面。而这种局面能够保持多久,并没有人能够确定。就像是同样没有人能够知道,下一次的烽火狼烟会从哪个地方先燃起一样。

    总共三、四十位诸国王侯和身份重要的人物,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从四面八方来到了洛城。如果能够在这段暂时和平的间隙里,为自己国家谋求到尽可能多的机会和利益,无疑是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心底的真实想法。

    寂寞许久的洛城,忽然变得热闹起来。看着四方来客聚集,居住在这里的人,上到贵族大夫,下到贩夫走卒,都感到久违的荣光。这才是天子都城该有的气象啊!

    代表周天子主持这次大型庆贺活动的人,是王弟季默。这位王弟是当今天子最年幼的弟弟,不过如今也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为人谦和有礼,熟读经史,且能弓马骑射,算得上是最优秀的王室中人了。这些年来,所有的对内对外活动,都是全依靠他来组织和操办。

    王室的权力虽然日渐缩小,但并不缺钱。各国诸侯为了从洛城得到最大的利益,每年都会派使者送来大批的财物。因此,无论活动的规模大小,都举办得极为气派盛大,不输王室的面子。

    周天子季元的百年寿诞,从年前开始筹划,到今天已经万事俱备,只等着正式大日子的到来。而这几天,整个洛城最忙碌的当然就是王弟季默了。不管是接待四海来宾还是准备寿宴,他几乎是事无巨细,都要过问的明明白白,唯恐有何遗漏不周之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能够亲自来洛城的王侯贵宾,不管大小,都是不能得罪的。只要能够把周天子的百年寿诞庆祝圆满完成,别出任何差错,那就谢天谢地了!

    离着正式的宴会日期还有一段时间,而在此之前,代表天子去各处馆驿和使团驻地进行拜访,本来就是题中应有之意。而这些事,自然也是有这位王弟亲力亲为,带着一大帮的有司官员来完成。

    那些身份贵重的大人物,像是宋、楚、魏、韩、西秦、齐……等诸国的王侯公子们以及来自岭南的吴王,南越王等等,都被他提前分别登门拜访过。对这些人的礼节十分周到,各类供应和招待也都是上品。

    看到这次竟然有这么多天下王侯响应王室的号召,来给天子拜寿。王弟季默当然十分高兴。不管怎么说,这都证明洛城王室在天下人心目中还是有一定威望的。

    不过,在高兴的同时,让他感到心中遗憾的是,北方两个极其重要的诸侯国,缺席了这次盛会。哦,说都缺席也不确切。应该是说燕国没有派人来,而赵国派了他们的王子作为代表,来到了洛城。但,那个被周王室寄予厚望的人却终究没有前来。

    “默公,燕国人不来,还情有可原。北方正是冬尽春来,青黄不接,食物匮乏的时候。听说最近草原上的胡骑活动频繁,经常入境劫掠。燕王在全力防范这些凶残的胡人,抽不出身来南下,这可以原谅。可是赵王楚烈指派他的那个以荒唐闻名于世的儿子前来,这也太不把天子和王室放在眼里了吧?哼!真是岂有此理!”

    在拜访完最后来到的卫王之后,站在洛城街头,身边的几个王廷有司官员言语中有些愤愤不平。按理说赵王是不应该缺席的,多年以来,他对周王室一直十分维护,在过去发生的几次暗中针对王权的波澜面前,都是旗帜鲜明地支持天子,并且为此,赵国军队甚至不惜与其他势力刀兵相向,发生过激烈的战争。在王室贵族和王廷大部分人的心目中,赵国人算得上是整个天下最可信赖的朋友了。

    人心就是如此,往往有些时候,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季默在心底叹息一声,他微微摇了摇头。看着城外的山峦起伏处,已经披上绿装。不知不觉,又一个春天开始了。

    “赵王不来,必然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待会儿见了那位王子,不可在言辞中流露出不敬之意!”

    季默低声对跟随的人嘱咐了几句。他虽然身份尊贵,却是品性温和的君子模样。平日里即便是手下人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不会轻易发怒怪罪。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素来得到洛城民众的敬重。不过,跟随他的有司官员们,却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互相看了看,然后有人皱起眉头说道。

    “默公可曾听说过这位赵国王子的一些传闻?天下人都传说此人年纪轻轻就不学无术,并且风流好色,这几年做出了不少荒唐事。就连赵国的普通民众都对他们的王子十分失望。如果不是因为赵王的缘故,大家爱屋及乌,说不定早就有不平之士拔剑而起,替他们的主公惩戒一番了呢!传闻虽然不知真假,但如此德行,将来必定难成大器,如果赵王真的把王权交给他,说不定就连赵国的基业也会毁在他的手中……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以默公的身份,又何必屈尊去见他呢?”

    其他人也一起点头。这正是他们大家的共同意见。其实,也难怪他们如此。人家其他诸侯国来拜寿的使团,都是千骑百乘,庞大而隆重。唯独这位赵国王子,只带了三个随从,一辆马车,真是要多寒酸就有多寒酸。

    “不要再说了!我去拜访这一趟,不是为了此子,而是为了赵王也!”

    季默挥手制止了大家的劝阻和不同意见,沿着长街带领他们往赵国人暂住的地方而去。春风化开冰雪,迎面已经没有寒冷的气息。但在他的心底深处,却有莫名的悲伤一阵一阵的翻涌。

    身为周王室和天子最重要的代言者,他与赵王楚烈有过数面之交,也曾经出使过赵国。两个人私下里有过杯酒之谊。而这人世间的理解和惺惺相惜,很多时候无关岁月绵长,往往只不过在一杯酒之间而已。

    “如果真的若传言中所说,你已经重病将死……那将会是这个天下最大的损失!但愿这不是真的呢……!”

    赵国王子楚江眠居住的馆驿很快就到,王弟季默怀着复杂的心情停住脚步。抬眼望去,只见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公子正在台阶上等待着他的到来。

    这正是三月的天气,阳光柔和,暖洋洋令人发困。季默终于第一次见到了代表父王来祝寿的楚江眠。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