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7章 山中姐弟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王弟季默见多识广,有知人之明。任何表里不一的大奸大恶之徒,或者是浪荡无良子,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虽然大多数时候出于王室利益的考虑,他都是看破不说破,但这并不表示他心中就没有自己的衡量标准。

    包括现在来到洛城的这些人,哪些心怀叵测,哪些想从王室这里得到好处,哪些是揣着另外的目的……季默都暗中看的很明白。

    只不过,当他在洛城的馆驿中见到楚江眠的时候,第一印象,就让他感到很诧异。那些浮华不堪的贵族子弟他见得多了,可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这位赵国王子一般的人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就是自带光芒的年轻人,在洛城的旭日春风里,牙齿洁白,笑的毫无心机。

    关于这次普通的见面,不管是在周王室的史书记载中,还是在各诸侯国的史官笔下,都没有明确的记叙。甚至根本就无迹可循。因为那时候,很可能就不会有人太过于注意一个废材王子的行踪。

    而等到几年之后,当整个天下风云骤起,波澜壮阔的时候,也绝对不可能有人想到,那个在天下争霸的舞台上逐渐散发出耀眼光芒的人物,从这次洛城之行开始,就已经注定展露他的王者之姿!

    而在这一年的春天到初夏的时间内,在洛城范围,其实有三个人已经认识到了楚江眠的不同寻常之处。他们分别是齐国的兰陵君,西秦少主聂无双,还有王弟季默。

    与这几天拜访的其他来宾不同,季默在这儿待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离开了。这样的表现并不让人觉得奇怪。因为在所有人看来,他肯来就已经很给赵国人面子了,这是一种修养,更是一种高贵的品性。至于被天下人引为笑谈的那位赵国王子,本来并配不上这样的礼遇。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当王弟季默走出馆驿的门口,在大批人众前呼后拥之下即将转过街角的时候,他又回头默默看了一眼,面色平静,心中却是万丈波澜。

    “赵王楚烈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是废材呢……但愿我没有看走眼!”

    其时,天下早已经烽火数起,诸侯国之间几次征伐,弄得很多地方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只是,周天子和他的王廷诸大夫们虽然知道这些情况,却有心无力,没有办法去制止。甚至就连洛城的安稳,也需要几个大诸侯的强力支持,才能够维持现在的局面。也因为这样的原因,周王室是非常不愿意看到包括赵国在内的这几个平素拥护王廷诸侯有任何动荡的。

    周天子正式的寿辰祝贺还需要等些日子。而这些四海贵宾们既然已经来到洛城,自然需要好好地招待。有些活动便在王弟季默和各有司官员的主持下开展起来。而定于十几天之后在城外中岳山间所举行的大型狩猎活动,便是这其中之一。

    中岳山并不高,但占地却很广阔。在这平原地带是最高的一处地势。而因为洛城是天子所在,相对来说,中岳山和洛水之间的这片区域,已经算得上是天下最安稳的地方了。

    在乱世即将到来的时候,人总是都想安安稳稳的活着。尤其是在那些已经开始发生战争的地方,许多人便想尽办法,历尽千辛万苦,跋涉千里逃亡到洛城附近来。虽然明知道这里在将来也不会是净土,但能够躲避一时是一时,没有人会想到那么长远。

    小离和他的姐姐千城就是逃难来到这里的人。小离是个十五岁的少年,名字叫做慕容离城。不过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姐姐便一直叫他小离。

    从遥远的北方南下,历尽许多磨难之后,才在这里找到一处安身之所。姐弟二人相依为命,虽然日子过得有些苦,但却很安心。

    清晨早起,小离又要去进山砍柴了。每天砍上满满的一大捆,卖到集市上,换取几枚铜板,便是他和姐姐的全部生活来源。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能够捕杀到几只猎物,所卖的铜钱,就足以改善好几天生活。不过,这样的机会很少。不是少年没有胆量去捕猎,而是姐姐不让他再杀生。

    阿姐的话当然要听的。千城是这世上他唯一的亲人了。小离一直认为,自己之所以双手沾染了那么多人的鲜血,而且隐忍不死,就是为了要保护姐姐千城毫发无伤的活着。

    春天刚刚来到,山间的风还很冷。有些地方的积雪也还未曾融化。慕容千城在小柴扉旁,目送着小离远去。少年的身量已经越长越高,曾经合体的衣衫显得有些短小了。而且也已经很破旧。等到再攒些铜钱,就去集市上扯些布回来,自己亲手给他做一套衣服。

    默默的想着一些事情。良久之后,千城转身往回走。眼角掠过的远山景色中,已经有绿意开始渲染了山峰。隐隐约约竟然可以看到,有色彩斑斓的影子在山谷中闪现。少女叹息了一声,山间的桃花,果然开的早,又一个春天终于来了呢!

    进入山中砍柴的少年眼中却看不到这桃花。他一边抡起柴刀砍着粗壮的木枝,一边心中却在暗自嘀咕。

    “刚才倒是碰到了好几只猎物,要是顺手宰杀了,多卖些钱,岂不是好?可惜那把剑,阿姐一直不让带……唉!”

    阿姐的苦心,离城当然能够理解。但,少年低头看了看有力的双臂,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却无处施展。眼中所见,正巧看到有一棵碗口粗的杉木,高几盈丈,枝繁叶茂。他索性丢弃了柴刀,伸出双臂牢牢抱住树身,两脚踏着大地,丹田用力,闷喝一声,竟然硬生生的把这棵树连根拔了起来!

    这样的事,自然是令人吃惊。但少年习以为常,并没有当做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他自幼天赋异禀,身负千钧之力。只是外间很少有人得知罢了。

    “好!好大的力气啊……厉害!”

    小离随手把拔出来的树木扔到一边。却听到身后不远处有人发出赞叹。他眼中光芒一闪,又迅速的隐没不见。

    转过身来时,却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公子哥模样人,正依在一颗大树的树叉上,脸上带着惊奇的神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而等到看清楚拔树少年的面目时,有些奇怪,那白衣公子竟然笑了起来。随后他从树上一跃而下,一边往这边走过来,一边嘴里连连称赞。

    “啧、啧、啧!这么小年纪就有如此大的力气,可真是难得。看你的背影,还以为一定是个充满豪气的面孔。却没想到……哈哈哈!”

    “没想到什么?”

    小离却没有笑,他只是闷声闷气的问了一句。他本来就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在这山间,忽然有人想要窥探自己的底细,让他心中不禁升起了警惕。

    “没想到……你竟然长了一张娃娃脸,这就很讨喜了。”

    小离却并不明白,娃娃脸有什么可讨喜的?不过对方脸上的笑容却让他把警戒之心减轻了许多。他点了点头,重新捡起柴刀,把砍好的木枝弄得整齐些,然后背起来就走。

    却没想到,那白衣公子似乎对他很感兴趣,连忙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笑着说道。

    “别忙着走啊!很久没有遇到有趣的人了,既然有缘,坐下来聊聊也好嘛……呵呵!”

    “没空!我还要去集市上卖钱呢。”少年的回答很生硬。

    “哦?你很缺钱吗?”对方有着明显的好奇心。

    “……是!”

    “那好。呐!这锭金子,买你的这些木柴,还有半天时间……怎么样?”

    小离终于停住了脚步。显然是富家公子的那位,手掌果然托着一锭黄澄澄的金子,就在他的眼前,脸上的笑容很生动。

    小离不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再多的金子,他也曾经见过。不过,现在他们姐弟确实需要钱。所以,他放下了背上的木柴,伸手接过金子,然后认真的看着对方。

    “需要我干什么?直说就行。”

    那公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显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原先以为这木讷耿直的砍柴少年会拒绝后直接走掉呢。却没想到对方忽然显出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很上道儿嘛!

    “你怎么知道我会有事让你办?”

    “很简单。木柴几文钱而已……五两金子的酬劳,已经足以替你去杀人了!”

    小离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金子可是珍贵的东西。几个铜钱已经够普通人家吃好几顿饭,一锭银子,可以支撑数月的生活用度。而这锭金子,托在手中足有五两之重。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笔可观财富了。这位公子随手就掏出来送人,显然并不是那么简单。

    看到小离的认真神态,那白衣公子却好似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春风拂过山岗,绿树冒出枝芽,万物都是一副刚刚苏醒的模样。名叫慕容离城的少年忽然感觉对方开心大笑的样子,让人感到很舒服。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