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8章 少年杀虎不用刀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自从那场血与火的杀戮逃亡以来,小离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心情像现在这样放松的时刻。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只是因为对方的笑如同这春风,令人感受到暖意。

    “杀人……?哈哈哈!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想用这块金子,买你半天的时光而已,别无他求!”

    “买半天……?可是,时间也会值钱吗?”

    砍柴少年睁大了迷茫的眼睛,开始有些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时间当然很值钱啦!古人说得好,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嘛……这句话你难道没有听说过?”

    看到砍柴少年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白衣公子哑然失笑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后有些自嘲的说道。

    “哦……差点儿忘了。你们当然是应该没有听说过的。哈哈!时间有些不对啊……唉!忽然转换了环境,一时半会儿还真有些不适应呢!”

    听到他的自言自语,看着他有些奇怪的举动。小离越发的感觉到眼前这个面目清秀公子很可能精神有些不太正常。

    “这金子还是还给你吧!我的时间不值钱……值钱的只有这担木柴。而它们,并不需要这么多!”

    慕容离城把那锭金子抛给了对方,然后转身就走。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用金子买时间的说法。和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多所纠缠,他可没有那个兴趣。

    “等等、等等……你既然不要钱,那我请你喝酒怎么样?上好的美酒,是外面的世间所绝对没有的!”

    耳边听到对方的说话,小离的脚步又停住了。他已经许多日子没有喝过酒了。上次酣饮,只为杀人!想起曾经缠绕在唇舌尖的烈酒滋味,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回过头来时,却正看到春天的阳光里,白衣公子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

    “那……好吧!”

    于是,半个时辰之后,山中一处简单居所内,跟随着一路走来压抑住震惊心情的砍柴少年,以无比渴望的眼神,眼巴巴的看着那白衣公子命令一个带刀的仆从捧出青坛佳酿。随后亲手破开泥封,一股清冽的酒香伴随着桃李芬芳便萦绕在四周。

    少年离城深吸一口气,眼中光芒大盛。也只有在酒和剑面前,他心中的锋芒才会不加掩饰的展露。一伸手接过来,仔细看时,对方递给他的这满满一盏,色澄轻柔,酒意浓烈。盏是琉璃盏,酒非人间色!

    “好酒……!这酒叫什么名字?”

    满满一盏昂首入喉。虽是褴衣少年,举手投足之间却已经尽显英雄气概。他只觉着一股从未品尝过的甘冽辛辣直入肺腑,赞叹不禁脱口而出。

    “如果你喝的这一盏非要有一个名字的话,那就叫桃花雪吧!”

    一身素锦白衣的公子,笑眯眯的看着褴褛灰衫的少年,似乎早就猜到他会喜欢这样的酒。少年以令人心折的气势连饮三大盏,然后爱惜的放下酒盏,郑重抬头说道。

    “我的名字叫做慕容离城。今日喝了你的酒,必当有厚报!公子可否让我知道名姓呢?”

    “楚江眠……呵呵!”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多年之后,气吞万里如虎的慕容离城,被称为当世第一名将!峥嵘岁月里,他就算已经记不清曾经的许多往事,但唯有这中岳山间的相遇,每一个细节却都记得清清楚楚。

    八千里风云激荡,三十年金戈铁马。拼却此身染碧血,多少英雄尽诛杀……也许,这注定会发生的一切,仅仅只是因为在这个春天喝了楚江眠的桃花雪而已。

    能够让小离感到震惊的事,显然不会那么简单。他和阿姐已经在这山下住了两年,四季进山打柴。却从来没想到,在这条山谷中,会遇到像楚江眠这样的人物。

    这条山谷,位于中岳山朝阳的地带。这附近有几座废弃的行宫,应该是从前周天子偶尔来行猎所住的地方。不过,年久失修,早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山谷内外遍植桃李,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什么人所为,反正数不清有几千万棵,几乎遮蔽了半片山峦。

    其实在洛城当地人的故老相传中,大家都十分相信,谷中的这片桃林,就是在“夸父逐日”的神话传说里,那位不屈不挠与天地抗争的大神,在生命最终耗尽的时刻,用力投掷出手中的桃木杖而形成的。

    桃木落在人间大地,承载着天地间那股不屈的气势,落在这里幻化成了一片花海。每当春天来临,桃花遍开,似乎仍旧能够听到来自远古的叹息。那心愿未偿决不罢休的苍凉气运,代代不息,一直灌注着中原大地的万物生灵……。

    现在正是春天萌芽勃发的季节,桃花谷中萦绕着芬芳。当砍柴少年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时候,他看着不动声色慢慢饮下琉璃盏中酒的楚江眠,白衣盘膝而坐在花树之下。桃之夭夭,若染芳华。

    “我不喜欢欠人情。这样的酒,世间绝无!百金难买……喝完这一坛,如果有事,尽管可说。我必当全力而为!”

    看着小离坚定的神情,楚江眠却笑了笑,又轻轻地摇了摇头。沾染了几分酒意的脸色,有微微的落寞。

    “你一定以为我这样无故的热情,是有所求吧?其实……并没有!我仅仅只是觉得,有力拔千钧气势的人,应该有喝这种酒的资格。仅此而已。难道不是吗?”

    小离瞪大了眼睛。又一次认真的打量了一遍楚江眠。他确定这样的人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放下酒盏之际,忽然听到山林之间虎啸生风,百兽逃窜。他心中一动,站起身来。

    “公子是尊贵之人,寻常东西自然不放在眼里。更何况,离城家中贫寒,无以为报……公子,借侍从佩刀一用,且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完之后,他并不等对方的回答。转身之间,身形疾走。几步之外的带刀大汉略一迟疑间,腰间的刀已经被这砍柴少年顺手拔出,光华闪动之际,人影已经在数十丈之外。

    楚江眠伸手制止了想要去追赶的侍卫。他虽然不知道这个行事果断的少年想要去干什么,但料想绝无恶意。随即站起身来,几步走到山岩边,俯身下望,山林那边的形势一目了然。

    待在洛城之中太闷了。中岳山中的景致,他倒是早就想来领略一番。既然不久之后,周王室将会组织一场大型的狩猎活动,那他乐得提前到这山中来。这也是他对拜访的王弟季默所提出的唯一要求。而对方很痛快的答应了他,并且提议让他住到桃花谷中旧行宫来。所以他们这几天一直都住在这里。顺便游山玩水,玩得不亦乐乎。

    贴身跟着他的侍卫心中有些吃惊。刚才那一个照面儿之间,他已经惊觉那少年的身手十分厉害。为了小王爷的安全着想,他不得不加强警戒。而那位车夫老季显然并不在乎,在一边的亭子里呼呼大睡。侍卫又探头看了看,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

    “小王爷,他拿着把刀去那边要干什么?”

    楚江眠脸上笑容不减,山间的风有些大,他系紧了披风,随口说道。

    “这少年心眼儿实诚,喝了我们几杯酒,是想要回报什么的吧?你们猜猜看,他会去捕杀来什么东西呢?兔子、麋鹿,孤狼……或者是更大的惊喜?呵呵!”

    车夫老季翻了个身儿,似乎嘟囔了一句什么。不过他们都没有听清。名叫郑七的侍卫正要再问什么时,却忽然看到楚江眠脸上有惊讶的神色闪过。随后顺着目光再看过去时,不由自主停住了声音,四周变得安静起来。

    他们看到那拖着刀的少年,径直穿越长草,对从身边窜过去的各种飞禽走兽并不理睬。风尘与草屑纷飞,疾风扑面。令人心颤的啸声中,一只斑斓猛虎猛地从树丛中跳了出来。

    这下子让人吃惊匪浅。如同小牛一般的猛虎,不要说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少年了,就算是普通身具武功的高手,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也只有赶快躲避逃命的份儿。

    “小王爷!这少年危险了,要不要过去帮忙?”

    身边侍卫大吃一惊,连忙提醒楚江眠。虽然那少年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但既然刚才喝了小王爷的酒,也算是有了一点儿渊源。待会儿发生什么不可预测之事,惹到小王爷伤心难过,那就不好了。

    “不必担心,且静观其变,看看再说!”

    楚江眠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他伸手阻止了跃跃欲试的侍卫想要去救人的举动,示意安静。看那少年如何行动。

    事情其实就发生在顷刻之间。猛虎发威,必定择物而噬!发现眼前近在咫尺有人影挡住去路,那虎“嗷呜”一声震动山林,张开血盆大口,一跃数丈猛地扑了过来。

    山崖上的人都看得明白。却见砍柴少年反而把刀插在地上,竟然赤手空拳迎面而上。大家不禁齐声惊呼。难道此人竟然有徒手伏虎的手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