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9章 千城玲珑心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山林激荡,虎势生威。慕容离城的身影在这只斑斓猛虎面前显得十分单薄弱小。那巨大的爪子似乎一下子就能把他拍成肉酱。扑面而来的煞风之下,避无可避。眼看就算是不丧生在虎口利爪,那庞大的虎躯压也把他压死了。

    从楚江眠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得清楚无比。却只见这少年略微蹲了蹲身子,避过血口獠牙,那老虎已经腾越在了头顶上空。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目光如电,出手了!

    凝聚了全部力气的一拳,破开风声,正好击打在虎腹部。恍然可见,老虎的身体似乎被打的向上窜了几分,在震天的虎吼声中,少年错开一步,骑马蹲裆,猿臂轻舒,双手牢牢的就抓住了虎尾巴。然后双臂用力,就好像是把大地的力气全部聚集在了自己身上一般,他吐气开声,大喝一声。一下子就把老虎在空中抡了半圈儿,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毫不起眼儿的砍柴少年,竟然身具如此神力。目瞪口呆之中,接下来看到的场景,更是让人感觉到匪夷所思,就算是见多识广的王宫侍卫,也差点儿惊的把手中刀掉到地上。

    山林之边的空地上,任凭那只倒霉的老虎怎样挣扎怒吼都无济于事,逃不开少年的掌握。一下、两下、三下……少年执虎,在地上一遍遍的摔打。如果不是刚才亲眼所见,这只活生生的老虎被如此摧残到奄奄一息,还以为他这样随意扑打的是一只破布囊呢!

    “小王爷……天下间竟有如此人物!今天也算是开了眼了。”

    带刀侍卫咽了口唾沫,不得不服气那少年的勇力无双。楚江眠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很欢畅。自己的眼光没有看错,慕容离城果然配得上喝楚江眠亲手酿制的这世间独一无二的“桃花雪”!

    少年杀虎不用刀!他的刀是用来剥虎皮的。当一刻钟之后,被虎血染红了灰色布衣的小离,把一袭完整虎皮放到楚江眠脚下的时候。他随意擦去溅在脸上的血滴,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个,权当还你今日以酒相待之情。”

    “很好!我收下了。”

    一身白衣锦绣的楚江眠,手轻轻抚摸着色彩鲜艳的虎皮。春光明媚,笑意深浅。家里那个厉害的老头子虽然总是对他打骂,但他最后一次持杖把他追打出殿外的时候,腿脚间的趔趄之态显而易见。想来春潮又返大地,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吧?这领上好的虎皮,完好无损,倒是正好可以回家的时候带给他。

    九州四海,天下万物。人与人之间的机缘,在这其中也许本来就是十分奇妙。楚江眠和慕容离城也就是从现在开始,成为了好朋友。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可以相伴多久。

    小离从来没有仔细过问过楚江眠的身份。楚江眠也没有问过他的来历。中岳山桃花谷,这短短几天的相处,已经成为砍柴少年在将来最难忘的回忆。当然,这其中的大多数回味滋味,还是因为那“桃花雪”酒。

    “眠哥儿,这酒到底是怎么酿成的啊?人间根本就不应该有如此滋味!”

    桃李满山谷的时候,每当小离爱惜地捧着一盏清冽,认真问起这个问题。他发现楚江眠的眼睛里总会若有若无的闪过一丝神秘的笑意。

    “酒是普通的酒。佐料亦寻常见……如此而已。”

    “那它为什么这么好喝?天下绝无!”

    “因为……它掺加了千年的时光……。”

    慕容离城有些迷糊的使劲挠挠头。他又听不懂楚江眠在说什么了。不过,管那么多干嘛呢!反正眠哥儿人很好。而且,他已经离不开这酒。

    “也许,唯一需要顾及的……只要别让阿姐知道就行!”

    少年卸下背上的木柴,也放下心事。再次走进桃花谷中的时候,白衣楚江眠树荫下已经为他备好了酒。还有……一把剑!

    桃花谷的花儿,次第开放,落阵成行。两个身份不同的朋友,此刻绝对想不到,这短暂的相遇,应该是他们人生中最后的无忧无虑时光。

    然而,几天之后,阿姐千城终于还是知道了小离的秘密。因为,她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把剑。这不是那把他曾经为了保护自己而杀人的剑。这把剑紫鞘青锋,一看就名贵非凡。

    “小离,为什么要瞒着阿姐?”慕容千城的口气很严厉。

    “因为,我怕你会担心。你总是让我不要去随便听信别人的话……。”离城有些回避。

    “那这次为什么?竟然瞒了我这么长时间。”

    看到千城眼中的盈盈珠泪欲滴。小离慌了手脚,连忙跪倒在地,不敢抬头。嘴里怯懦着。

    “眠哥儿……他、他是个好人。”

    “好人?你难道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了吗?燕国的那些仇人,哪一个不是百姓嘴里的好人?可是,就是这些人,他们杀光了我们的全部族人……!”

    慕容千城一边说着,一边似乎是又想起了那些血泊和火光,还有那些无尽的黑暗……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了下来。

    跪在地上的少年,在这个世间最怕的不是生死,也不是刀剑拼杀。而是姐姐慕容千城的眼泪。他把头拼命的低着,嘴里不敢再争辩什么。

    “老实说吧,除了这把剑,你还收过那个人什么东西?”

    千城的眼睛如一泓秋水,看着小离又问了一句。她相信弟弟从来不会骗自己。果然,小离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他们交往的全部过程之后,又小声的说道。

    “……还喝过他许多酒……收下过一根绿玉簪。”

    “是这一根吗?”

    慕容千城白玉般的脸上有些涨红,她又羞又恼,伸手把别在头顶的发髻解开。掌中的这根翠绿玉簪自己曾经十分喜欢。却没想到,小离骗了自己。这不是他在集市上买来的,而是那个人送的!

    “……是……阿姐,上一次酒后,他看我砍柴辛苦,命人取出宝箱相赠。那里面虽然有珠宝玉器无数,我却什么也没有要。只取了这一根玉簪……因为当日阿姐的木簪正好丢失了。所以……。”

    “小离,你要记着!我们一定不要去欠别人的什么情。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把这玉簪和剑都还给人家。现在就去!”

    千城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打断了小离的解释。她严厉起来的样子,如同料峭春风吹过花蕊,无痕秋水冷峻江河。

    小离却有些为难地抬起头来,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千城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样。气咻咻地瞪了他一眼。

    “带我去!我亲自还给他。”

    “阿姐……那……好吧!”

    阿姐的话,小离从来不敢不听。于是,他带着她翻越山岭,一直来到了桃花谷。一路上只在心里暗自期盼,阿姐可千万不要对楚江眠出言不逊啊!那样他就真的感到很惭愧了。不过很奇怪,他的念头中竟然从来没有起过楚江眠会对阿姐怎么样。在他心里,那个好像有一双能看透世间一切眼睛的贵公子,心境宽阔的如同草原,自然不会和女子一般见识。

    离城猜想的没有错。和煦的春风中,楚江眠的笑容依然很温和。只不过与往日不同,他今天没有穿白衣,而是一身锦绣装束,外面罩着大红披风。侍卫和赶车的老者在不远处等着,好像要离开的样子。

    虽然对慕容离城老老实实的跟在一个少女的身后感觉到有些奇怪。楚江眠却并没有多问。在安静听完他们的来意之后,他移开已经盯着千城看了好一会儿的目光,似乎是有略微的愣神儿。

    察觉到那肆无忌惮的目光,慕容千城脸色微红,暗自咬了咬玉齿,心中恼怒。显而易见,在她心里早已把对方定位成和世间的那些浪荡公子没有什么分别的家伙。

    “随便拒绝人家的好意,可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啊!尤其是我楚江眠所送的……呵呵!”

    楚江眠笑眯眯的看着少女明媚无暇的容颜,带着开玩笑的语气随口说了一句。在小离看来,自然是眠哥儿的随和。可是落在早已经先入为主的千城眼中,却更添了几分可恶。

    “楚江眠!就算你是来自赵国的王子,也不用如此的自以为是吧?凭什么你送出的东西,别人就一定要收下呢!哼!”

    少女眉间三分怒意,冷冷的哼了一声。小离大吃一惊,他不相信的抬起头来,看了看对面的楚江眠,又看了看眼前的阿姐。

    “阿姐,你说什么?眠哥儿……他是什么王子?”

    吃惊的其实不光是慕容离城。山谷间的风吹拂起大红披风的绣襟,楚江眠眼中光芒闪动,惊讶的反问了一句。

    “哦……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眼光这么厉害啊!”

    慕容千城嘴角略微有些得意的一撇。善于观察,细致入微,从小处发现别人不易察觉之事,而且记忆力惊人。这本来就是她的过人之处。当初也正是因为凭借这样的谨慎,她和小离才能够躲过追杀,千里逃亡至此。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