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361章 王旗出龙城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当漫天乌云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时候,赵王楚江眠并不在龙城。自从秦国大军开始大举进犯的那一天开始,他便明白,赵国所面临的最严峻时刻,也许就要到来了。

    在过去的几次交手中,聂无双虽然都败了下风,输给了他。但这并不代表对方是一个无用的家伙。恰恰相反,那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是他所遇到过的城府最深的人。这几年来,千机阁搜集到了关于这位昔日著名公子的一切情况,楚江眠详细的看过之后,便对他有了更深的了解。

    毫无疑问,秦国大权掌握在这个人手中,只是早早晚晚的事而已。而聂无双的行事风格,有很多时候并不能用常理推测。换句话说,这家伙很可能会干出一些令人疯狂的事来。

    正因如此,楚江眠不得不格外重视这次的战争。更何况,除了秦国大军之外,北方的胡骑也不容小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次南下的骑兵几乎已经囊括了草原上的所有有生力量。他们在胡王摩珂的亲自带领下,以铺天盖地的气势席卷而来,三十万大军的规模是从来没有过的。

    而且,不仅于此。赵国除了在北方和西面所受到的巨大压力之外,岭南之地那些暗藏的敌人也蠢蠢欲动起来。当初,归降的尚云白以灭南汉国作为他的投名状,占领了岭南之地。但因为时间紧迫,军事行动过于仓促,并没有来得及彻底清理残余的敌人。就这样让他们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而那片地方的山河湖泊地形复杂,又为他们提供了藏身之地。让他们的势力得到了极好的发展。

    尚云白虽然被称为名将,那是说他的个人能力和军事战略超凡脱俗。但他并不是一个残暴的将军。斩尽杀绝和残酷屠杀这样的事,如果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地步,是不会这样做的。

    复仇的土壤上,南汉贵族和其他不甘心失败的各种势力联合起来,一直在进行着抵抗。在尚云白亲自坐镇广陵的情况下,他们虽然一时半会儿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但四处随时发动的叛乱,也足够令人头疼了。

    而这次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南汉国灭之后流亡到秦国的王室成员们,立刻精神抖擞起来。他们遵照秦王的号令,秘密潜回广陵城,伺机行事。

    只在最近的十几天之内,驻军营地已经受到了好几次袭击。潜藏已久的南汉余孽们终于忍耐不住,他们要迫不及待地扰乱岭南,以从南方策应秦国大军的行动。

    直到现在为止,楚江眠也没有接到尚云白传来的任何消息。不过,他并不担心。以尚云白的能力,威慑岭南之地绰绰有余。他之所以没有向自己通报这些,也许正是因为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控制住局面。

    当然,面对着秦国大军的到来,也有人曾经在暗地里满怀忧虑的对楚江眠表达过担心。无论怎么说,尚云白都是曾经的秦国名将。他在秦国军中故旧部下众多。如果形势危急之际,此人忽然另起异心的话,那么就大事不妙了。

    这样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当初尚云白刚刚归降的时候,楚江眠就把岭南之地全部交给他来处理。那个时候就曾经有大臣数次进言,极力劝阻大王不要这样做,免得将来留下难以消除的后患。

    可楚江眠不仅这样做了,而且还做得很彻底。除了自己派驻的少量官员之外,岭南之地的所有军政大权,他全部交到了尚云白手上。

    “卿为岭南屏障,我在北方,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句话,是当时楚江眠亲自挽着尚云白臂膀所说,许多人都曾经听闻。只是,却没有多少人敢真正相信,那位将军真的担当得起这种托付!

    “大王,在这个时候,老臣还是觉得你不要轻易离开龙城的好啊!”

    西城门之外,风吹过来,带着凉意。白发苍苍的国相费义,拉着楚江眠的衣袖,语气中充满了不舍之意。数十年来忠心耿耿辅佐了两代君王的老臣,如同这秋风中的衰草一样,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如果不是这几年来赵国的飞速发展激励着他,恐怕早就支撑不下去了。这个老人努力地活着,只是想尽可能多的再看一眼他看着长大的这个年轻人。看看他究竟能做到怎样的地步!

    “国相,您就不要多操这些心了。一切王廷事务,自然有他们去处理。您只要坐镇龙城,身体健健康康的,便是大家的福分了……呵呵!至于我这次出征,更无须担忧。国相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中。虽然敌军来势汹汹,也无能为也!”

    楚江眠看着他的枯瘦身影,心中有些不忍。他故意表现出乐观的神色,顺手解下披风,替费义披在了背上。却不料,对方并不领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语气中已经多了几分斥责。

    “就怕你是这种心态!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谁能有万胜的把握?即便是你父王当年出兵作战,那也是慎之又慎。所以才能在任何困难的情况下,都全身而退……国家这几年虽然积攒起了一定的力量,可是却经不起失败啊!不管是军事,政治还是经济方面,皆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一次失利,都可能会招致严重的后果。你现在身负众望,万金之躯岂能如此随意?你要记住,你的一举一动,不仅关系到你自己,你的母后……还关系着赵国的千万民众,以及整个天下的福祉!如果大王坚持要亲自出征,我等老臣阻拦不住,也随你的意。但请大王你要好好记着,身后这城头上,有牵挂你的人翘首以盼你的归来。这片大地上,更有无数目光经不起任何一点儿的悲伤……!”

    话还没等说完,老臣费义再也忍不住心底伤感,苍髯白发,涕泪横流。周围的王廷大臣和所有送行者,全部拜倒在地,感泣之声不绝。而那些扶老携幼跟着送出城来的百姓们,也都跟着扑倒在尘埃中。这些平凡而普通的人在国家大事面前没有太多的能力,他们此刻唯一能做的事,也许就是以无比虔诚的心情来祈求上苍,各方神灵保佑,保护大王,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毫发无伤,平安归来!

    护城河边等待着大王启程的那些骑兵将士们,看到这样的送别场面,无不热血沸腾。他们握紧手中的长刀,用力捶打着胸甲,不约而同发出震动天地的呐喊。

    “大王威武!大王万胜!……万胜!万胜!万万胜!”

    这身后是他们的亲人,是他们的家园和国家。面对着敌人的举国来攻,他们每一个人都深深的明白,自己并不是为了某一个人而去战斗。他们是为自己而战,是为亲人而战,是为家园而战,是为他们提供庇护的国家而战……在这样信念的支撑下,他们将跟随着眼前的这个王者,义无反顾奔赴战场,奋勇杀敌,死不旋踵!

    无数呼喊声中,有侍卫单膝跪地,为受万众敬爱的君王献上杯酒。楚江眠伸手接过来,回首四顾,心中感慨万千。这些年来,自己虽然倾尽全力,但自觉所做的还远远不够。然而,这些子民已经如此满足,看着那一张张神情激荡的面孔,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去为之奋斗呢?!

    “谨受教矣!此身非我,早已许国……大家尽请放心。战场凯旋,指日可待。我在此郑重立誓,不出旬月,必破敌!天下大局,从此可定。”

    说完之后,楚江眠举起酒杯,慷慨而饮。风吹起他战袍衣襟,伴随着战旗猎猎作响。这位君王挺身而立在大旗下的丰神俊朗身姿,更是引来无数的狂热呐喊。王旗上金线玉针所绣的那条五爪巨龙,金鳞乍开,在风云翻卷之下,似乎要腾空而去。

    当此情景,许多有识之士不禁仰天而叹。此人王气之盛,已经无可复制矣!也许,这一场战争再结束的时候,天下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局面了!

    楚江眠又对大臣们宽慰了几句,然后飞身上马,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城头,便在千百貔貅之士簇拥中离去了。铁骑踏起的烟尘滚滚延伸向远方,龙战于野,其色玄黄!

    城头上送别的女子,擦去眼角的泪水,拼命的睁大了眼睛,想要最后再看一眼那个离去的背影……尘土飞扬,渐行渐远,终于不再得见。

    那面王旗,是她亲手连夜缝制而成的。她希望她的王,像那条巨龙一样,统御天下,莫与之抗!

    良久之后,秋风渐凉。侍女们走过来,劝慕容千城回锦祥宫。她把万千思绪和牵挂都藏在胸中,转身走下城头。只可惜自己以女子之身,不能骑射作战。否则,她真想就此随他而去。驰骋疆场,并肩杀敌!想到这些时,以贤淑大方而闻名于锦祥宫的慕容千城,忽然有些嫉妒那个身在中州的无忧公主了……。

    “小离!你在战场上可要给姐姐争气呀!千万不能让人给比下去呢!”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