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362章 蓟北雄风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朔风起处,乌云密布。蓟城之战,正式揭开了帷幕。这场对一个伟大帝国的疆域正式形成轮廓的战争,注定将会名彪青史,功垂百代。

    几年之后,当承载着天下人目光的楚江眠在秋风之中登上蓟城远望的时候,他的心中仍旧感慨万千。后人只看到了这场战争的赫赫功勋和荣耀。却很少了解为了赢得这次战争而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也许,除了当初参加蓟城之战的千万将士之外,只有楚江眠才最清楚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这座英雄之城,在这场抵抗外敌的战争中,如同一把倚天长剑,拔地而起在这北方大地上。它以自己锋利无匹的锐气和光芒,硬生生的挡住了草原三十万大军的脚步。在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大小数十战,纵横裨阙,英雄光芒……铁骑折戟沉沙,胡王野心破灭。从此之后,整个北方草原的蛮族元气大伤,再也没有力量能够威胁到中原族群了。

    而这次战争的直接后果,就是为一个赫赫东方帝国统一九州四海提供了最有利的条件。与此同时,也为融合不同民族提供了一个范本。可以说,蓟城之战的胜利,对于以后的历史进程至关重要。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楚江眠以一个崭新帝国君主的身份巡视北疆的时候,他特地在这里停住了三天的时间。一座英雄的纪念丰碑就伫立在北城门外。上面的八个大字正是他亲手所题。

    “功垂万代,英雄千古”!

    而在这座丰碑上密密麻麻镌刻的名字,共有两万八千三百九十六人。他们都是在这次战争中死去的中原勇士。每一个人的事迹都可歌可泣,值得赞颂。

    以将近三万人的牺牲代价,葬送掉草原三十万大军。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这都是一次辉煌的胜利。然而,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楚江眠的心中都存有深深的愧疚。

    他终究还是有些低估了草原的力量。付出这么大的伤亡,对于悲天悯人的他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如果能够再准备充足一些,让战士们的盔甲再坚固一些,让他们的刀再犀利一些,作战计划策划的再详细一些……会不会能减少更多的伤亡呢?!

    但一切都已过去。为国捐躯的勇士已经化作英魂,环绕长空。他们无愧于身后父老的期望,更无愧于君王的厚遇。秋风蓟北,杏花江南。当九州四海重新安定下来,民众重新安居乐业的时候。没有人会忘记他们曾经的功绩!

    但在当时的蓟城内外,却也没有人会想到这些身后殊荣。更没有人去过多的计较生死。自李穆将军以下,八万赵国将士严阵以待,开始为了保卫北疆防线而战。

    胡王摩珂亲自率领的大军果然非比寻常。他们首先分几个方向对蓟城附近的所有赵军据点展开了攻击。原先修筑在蓟城之外的五六个城寨,很快就形势危急起来。

    草原蛮族的彪悍善战,绝对不是吹嘘得来的。他们似乎是不知疲倦,可以连日连夜的作战。把准备坚守的赵军弄得疲惫不堪。再加上这些家伙不怕死的轮番进攻,每一个连成犄角之势的城寨在很短的时间内都岌岌可危起来。

    针对这种形势,在蓟城亲自坐镇的李穆,很快重新调整了作战部署。他命令城外的将士放弃坚守,全部撤退到城里边来,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这样一来,胡骑乘胜进逼,在几天时间之内就清除掉了阻拦他们马蹄的一切障碍。

    胡人的骑射之术太厉害了。每当万人骑兵纵马而过之处,那些无羽铁箭如同铺天盖地的蝗虫一般落下来,几乎没有人敢正面抵挡这种锐气。如果不是赵军对这片地域的民众提前进行了动员和大撤退,恐怕将无一幸免,都难逃此劫了。

    即便如此,这些地方也是损失惨重。几乎所有的村寨和集市都被烧光了。任何一点儿有价值的东西,也都被胡人骑兵劫掠一空。没有得到期望中的财富和收获,令这些野蛮的家伙极为恼怒。因此,只要他们马蹄踏过的地方,都变成了焦土。

    蓟城内,紧急军情来回传递。李穆眉头紧锁,听着从不同方向传过来的消息。毫无疑问,胡人的策略就是形成一道枷锁,越来越近的收缩,直到把这座孤城扼杀。

    也曾经有人提出过弃城而退的建议。如果从事实上来考虑,赵军放弃这座孤城,退守云中、上谷一带,在那里形成一道新的坚固防线。既可以有更加稳固的后勤保障,又可以利用有利地形从容布置,胜算将更大。

    但这个建议立刻就被李穆亲口否决了。他当着所有将校的面,把自己的配剑插在城头上。面色严肃的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自此刻起,我与此剑共守蓟城。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也就是从那一时起,八万将士便一起坚定了守城而战的决心。既然大将军要与此城共存亡,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要战便战!男儿意气,唯死而已!

    乌云盖顶,铁箭如雨。不管是在什么艰难的情况下,始终有一支百人小队,牢牢守护在这把剑的周围。将军剑,已经不是普通的剑。它代表着将军的意志,更代表着这座孤城的必胜信心。即便是最危急的时刻,悍不畏死的草原人爬上了城头。这里的人也没有一个退后半步。他们与其他守城者一起奋力拼杀,杀退了一波又一波草原死士的夺城。

    “将军!末将愿出城而战,挫其锋芒!”

    眼看着三面围城,有麾下将军慨然请命。李穆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千余骑飞马而出,护城河边,血染黄沙,大呼酣战,直到战至最后一骑,也无人回首一顾。

    “大将军!与胡骑正面为敌,很难取胜……还要另想办法才是!”

    听到军中司马的忧虑,李穆点了点头。站在城头上亲自观战的他,之所以同意麾下的出战,正是要看一看这些胡骑的真正战斗力如何。结果让他感到很吃惊。千骑赵军勇士虽然杀死杀伤了同样多数量的敌人,但他们也终于全部战死在城下了。

    “传我命令。全军将士固守东、西、北三个方向的城墙。尽最大的努力,也不要放一兵一卒进来。另外,调集一万骑兵,在南门随时待命。如果有胡骑绕过蓟城,想要南下的话,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也要阻挡住他们。只要能够坚持……少则三五日,多则十余日。北方战场的局势必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到了那个时候,便是决胜之机。”

    许多将校疑惑不解的看着李穆,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不过,他们还是立刻就毫不犹豫地执行了这道命令。长期以来对李穆将军的信任,让他们相信,这其中必有玄机。也许,只是为了保密的需要,而暂时不便于让他们知道罢了。

    将校们猜想的其实并没有错。李穆在等待一个最好的良机。同时也在等待着来自远方的好消息。他站在城头上,看着如同狼群般从三个方向包围蓟城的胡人,表面上波澜不惊,心底却异常焦急。

    如果能够依靠蓟城守军的力量取得先机,他当然会当机立断,率领麾下将士与胡人展开决战。但这个前提是不成立的。双方的实力相差过于悬殊,虽然赵军有犀利的弩箭和其他军中利器相助,但想要取胜仍然难上加难。所以,他只能以守为攻,动员全部力量形成牢不可摧的蓟城防线,等待着来自草原的破局之战。

    然而,不管是城内还是城外,有人却已经等不及了。当夜幕再次降临,城头上的厮杀声逐渐消失的时候。城内民众也结束了一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他们在祈祷过上苍保佑之后,怀着不安的心情睡去。

    天上星光黯淡,月亮似乎也躲开了这片发生过激烈战争的土地。许多暗中活动的身影,趁着夜色的掩护,形如鬼魅。

    “为什么定在今夜行动?时间太仓促了。大家都还没有准备好呢!”

    “没有办法啊!草原大军攻城已经三天,可是没有任何的进展。蓟城的城墙高大坚固,易守难攻。白白牺牲了许多胡人……胡王十分恼怒。他对我们派去的使者下达了严厉命令,让我们在城里的潜伏力量赶快行动,配合城外的胡人,尽快攻破这座坚城!如果再延误的话,等到城破之日,他将命令草原大军无分差别的屠城啊!”

    城内一处秘密院落的地道入口处,十几个预备叛乱者的首脑人物正在这里商议。听到胡王下达的严厉命令,他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蛮族的残暴,令人可怕。这绝不是故意吓唬他们的。

    “那就干吧!燕将军,该如何做,大家都听从分派!”

    “好!所谓擒贼先擒王。蓟城之战的关键,在于赵国将军李穆!如果除去此人,便是首功!今夜便先杀李穆,砍下他的脑袋,传首城外……!”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