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书柬 - 第365章 决战承天门 山河多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蓟城的北城门名叫承天门。这当然是燕国王城时候的旧称呼。而自从这座重城归于赵国之后,并没有另起名字。仍然叫做承天门。人们习惯上称呼为北门。

    承天门距离燕山山脉不足百里。如果从北边的方向来,穿过崇山峻岭之后,再一马平川五六十里,就到了这座北城门了。

    处在这样险要的地理位置上,承天门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了。在过去的许多年里,这里曾经发生过数次大战。尤其是来自草原的敌人,他们兵锋最盛的时候,就曾经把箭射到了这座城门上。只不过,因为北城险要的地势和坚固的防御,想要从这里破城,非常困难。

    暮色降临,城头上下都显得有些安静。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胡人的影子了。这也让守城者暗自松了一口气。经过连续的大战之后,双方都需要暂时的休整。这短暂的两三天时间已经非常难得了。

    负责守卫承天门的年轻将军,名字叫做卢瓜。因为长着一张娃娃脸,喜欢开玩笑,被大将军李穆称呼为“葫芦哥”。军中上下也都以此称呼,他也不以为意,反倒很喜欢。

    卢瓜带着两千人守卫北城门,这些日子寸步不敢离开。不过,相比起西城和东城方面的围攻,他这边的压力还算是小一些。也许是胡人知道北城门的坚固,并不打算在这里多费功夫。所以,除了刚开始的几次大战之外,这边的兵马都是围而不攻,显示是在配合其他方面作战。

    即便如此,他们守城却不敢懈怠。唯恐有所闪失,会辜负了大将军的信任。本来大家都很有信心,士气也很高涨。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城内忽然就传出了噩耗。大将军李穆被刺杀身亡了!

    城头上下顿时陷入了悲哀和惊慌中。士气可谓是一落千丈。卢瓜的脸上也失去了笑容,偌大的汉子也不知道哭过几次了。落在部下们眼中,气氛便格外沉重起来。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轻易的出错,否则一定会受到严厉的训斥甚至惩罚。

    入夜之后,城头的天气变得有些冷。暂时轮番休息的地方燃起了火堆。十几个心腹部下围着卢瓜将军,他们在火堆上烤着食物,用来果腹。如果在巡守的部下们看来,这些将官们自然都是满腹愁容。恐怕对将来都失去了信心。只是有些人恐怕绝对料想不到,在这一片沉默的气氛中,那些狼吞虎咽吃着食物的将官,却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

    “将军……还要等多久啊?”

    有人低声问了一句,卢瓜瞪了他一眼。那人连忙低下头,不敢再问。不过,他们所有人随即听到城内有马蹄声向这边过来。守城将军面露喜色,他压低声音回答道。

    “开始准备吧……应该差不多了!”

    火堆里的一支火把砰的爆开,好像把每个人的心都炸开了。热血开始沸涌全身。他们已经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的一次决胜战机,就这样到来了!

    时辰大约刚刚定更天左右,蓟城北门三十里之外。胡人太子左督王摩铁头带领麾下十万大军,已经做好了攻城的一切准备。

    这位胡王大太子,很好的继承了摩珂蛮横有力的特性。他原来叫做摩广,之所以改名字叫摩铁头,是因为他自认这样的名字才符合刀枪不入的本事。大太子受到西域异人传授,练就了一身横练功夫。普通的刀砍到身上,根本就伤不了他。就算是草原上的利箭,如果不是在杀伤力最大的最佳射程之内,也毫无妨碍。

    攻打蓟城,首为先锋。对于摩广来说,这是他最好的表现机会。因此,当他立马横刀,看到远方那道城墙的时候,便已经下定决心,仅凭自己手中的这十万之众,今夜必取蓟城!

    “命令前方的斥候,密切注意北城动向。一旦有信号传出,全军一刻不停,突入城门,所遇人等,无论军民,皆杀不赦!”

    发出这道命令的大太子,脸上带着残酷的冷笑。在他一贯的认知中,只有杀人,才能立威!打开蓟城的大门,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来大军南下,踏过燕地,直取赵国境内。才是最终目的。

    所有胡骑摩拳擦掌,只待厮杀。他们和草原上的狼群一样,在黑夜毫无妨碍。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正当时也。

    今夜的月色十分晦暗,被云层遮挡,月亮散发出一圈暗红色的光晕。从蓟城内远远望去,那颜色就好像是战场残杀过后留下的斑斑血迹,令人心悸。

    燕雪耻再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就是这颜色。而他的酒意早已经全醒了。又惊又怒之下,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呢!?

    就在一刻钟之前,他们聚集的这处庭院,忽然遭到了突袭。大批甲士似乎从天而降,把他们所有人来了个瓮中捉鳖。

    看着那些闪闪发着寒光的弩箭,以及四周雪亮的刀锋,燕雪耻猛然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早就被赵国谍士盯上了。不过,刚开始他却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害怕。毕竟,大事即将成功。自己就算死在这里,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带队的赵国将军是个年轻人。他的目光很冷,几个想要倚仗武力逃窜的目标,被手下立刻以乱箭射杀了。他挥了挥手,所有俘虏都被绑了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燕雪耻并没有反抗。他任凭赵军用绳索反绑了双手,却以轻蔑的眼神看着那年轻将军,仰天大笑起来。

    “哈哈哈!李穆已死,蓟城不保,赵国末日即将来到。你们这些家伙也活不了几天了……如果识趣的就放了我,说不定到时候还能保得你等性命。否则……。”

    然而,他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那年轻将军的冷笑打断了:“醒醒吧!还在做白日梦呐?今夜死的只是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罢了!唉,只是可惜呀,你们是注定看不到更加激烈的场面喽!”

    燕雪耻惊愕的抬起头,明亮的火把光芒中,他看到四周那些赵国将士脸上都流露出讽刺的表情。他忽然感觉到头脑发晕,似乎一下子醒悟到了什么。他又惊又怒的吼道。

    “你说什么?!”

    “我说的难道还不够明白吗?真是蠢啊!就凭你们这些蠢货,还想要杀我家大将军?大将军何等样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搞些魑魅魍魉,不过是白费心机罢了。之所以容忍你们到现在,只是想要借你们的手,引胡人大军的到来而已……呵呵!我这么说,你听懂了没有呢?”

    燕雪耻和他手下的那些人都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猛地窜起身来,却被身边的甲士又牢牢摁住了。他不停的挣扎着,眼睛血红,像一头发疯的困兽般吼叫。

    “我不相信!绝对不可能……那颗头颅明明就是李穆!怎么会错?”

    “哈哈哈!蠢货!区区一颗死囚的头颅,就让你们坠入彀中。真是太蠢了!实话告诉你吧,大将军现在就在承天门上,将亲自指挥今夜之战!如果能够大败胡人,你们呢,也算是有功之臣了。大将军走的时候已经说了,念在这一点儿上,就不让你们承受太多痛苦啦……来人!全部砍了,以血祭旗吧!祝大将军马到成功,今夜万胜!”

    随着那年轻将军一挥手,数十把雪亮的刀锋斩下,头颅滚落一地。燕雪耻在被砍下脑袋之前,涌起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完了!全完了……复国再无希望矣!”

    把这些叛乱者全部杀光之后。年轻将军指挥着甲士把这处秘密据点又搜索了一遍。然后他回头对跟着一起行动的千机阁谍士首领说道:“这边的通道入口我会立刻封死,其他各处可以同时行动了!”

    千机阁首领马上就带着人去分头行事了。名叫狐九的谍士就在其中。他的心中感慨万千。自从那夜去将军府报信亲耳听到李穆被杀之后,他便悲愤交加。却没想到,这一切只不过是大将军的诱敌之计而已。能够亲自参与今夜之战,他和所有人一样,心情无比振奋。

    千机阁在蓟城的谍士力量果然非同凡响。他们很早就发现了叛乱者的蛛丝马迹,并且立刻报告了李穆。而这位名将马上就意识到了其中可以利用的地方。燕雪耻和他手下力量的一举一动,无不在其掌握之中。今夜收网,决战终于到来了。

    可怜燕国遗族们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五千多秘密力量,还没等他们亮出刀锋呢,就遭遇了灭顶之灾。这是真正的灭顶之灾!今夜的他们全部潜入了地道中待命,可是没有等来作战命令,却等来了黑暗的死神!赵国军队在同一时间封死了各处地道的入口,然后引入护城河水倒灌。所有人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像老鼠一样被淹死在了地道里,尽皆死的凄惨无比。

    北城承天门,身披战甲的李穆,威风凛凛的登上了城头。他眼望北方,听着黑暗中传来的战马嘶鸣。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发信号……准备作战!”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