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祝 - 第二章 莫欺少年穷,除非 姑娘你不对劲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很抱歉。”

    见程晋阳呆怔无语,邢沅芷便补充说道:

    “你我并无感情基础,联姻纯粹是父辈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如今令尊已故,这门婚事自然待议。只是邢氏不想逼迫故人之子,因此我先私下找你商议,看能否妥善解决。”

    然后,她便看见程晋阳的眼里,似乎有冷笑之意一闪而过。

    “不想逼迫故人之子么?”他低低笑了起来,语气里颇多揶揄,让邢沅芷也微微皱起眉头。

    如果对方真的存有一丝故交的情分,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坐视父亲被开革出户,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任何往来?

    自己穿越前,原主父母已经过世,家道中落,本人又身患重度心疾,你们作为故交怎么也不管不顾?无非是担心被原主缠上而已,呵呵。

    现在看我精神状态好转,倒是忙不迭地现身找上门来,要提当初退婚的事情了!

    其实话说回来,毕竟当初那个前途无量的程清河已经故去,如今他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而已,退婚也很正常。

    只是明明已经恩断义绝,偏要摆出“我不忍故人之子受难”的虚伪嘴脸,恶不恶心啊?

    我草尼玛的邢沅芷,给爷爬!爷就是死,死外面,从这里跳下去,也……

    “退婚之后,我会安排校内的邢氏族人关照你。”邢沅芷见他无言,便在心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另外,在你毕业之前,每月的20号会有1万元的补偿金,从我这里私人支出,打入你的账户。”

    “家族安排,你我皆身不由己,抱歉。”

    程晋阳:???

    每月1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了,甚至可以覆盖他每月的支出还有结余。要知道神都程氏给他的救济金,每月不过1500元而已。

    想到对方提起价钱时的轻描淡写,他便有种本能的嫉妒和憎恨,然而想到那1万元,那些怒气就又无影无踪了。

    毕竟她给的实在是……

    “好。”程晋阳站起身来,漠然说道,“我今晚归家,会找到父亲留下来的婚约,明天带给你。”

    “快上课了,我先走了。”

    他背起书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店。柜台后面侍女连忙叫道:

    “程公子你的奶茶……”

    回应的则是店门自动合上的声音。

    “小姐?”两名侍女捧着调好的奶茶,幽怨地来到邢沅芷的身边,生怕小姐因为她们手脚太慢而责怪。

    “没事。”邢沅芷幽幽看着门外,一时也没了喝奶茶的兴致,冷淡说道:

    “倒了吧。”

    ……

    仔细算算:父母双亡,贫穷苦顿,现在又来个未婚妻退婚,先抑后扬三要素已经集齐了,该开始反转了吧?

    请问金手指什么时候来我脑海里叮一下?

    当然,程晋阳还没有尬到在脑海里问“系统你在吗”,他只是无聊地单手托腮,看着黑板上的老师板书,心思再次神游物外。

    如今人类世界四分,宗室、世家、寒门与庶民,寒门大概算是最凄惨的一个阶层了。

    他们身具异能血脉,甚至不少祖上还是世家出身,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沦为寒门,缺少对应的能力算法,和庶民几乎无异。

    如果说庶民因为没有血脉,早早就绝了成为异能者的心思,去往其他方向寻求突破(当然也有机会出人头地),那么寒门则是最为患得患失的一批人了。

    往前一步,就能成为心心念念的异能者,然而能跨出这一步的人百中无一。

    往后一步,成为终身与异能无缘的庶民,谁又能心甘情愿呢?

    渐渐地,程晋阳便感觉残留在这具身体里的残留负面情绪,似乎再次开始发作沸腾起来。

    糟糕,幻视又出现了!

    他试着想要求救,然而身体已经不听使唤,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生前父亲的愤懑,母亲的悲伤,校内同学的排斥,邢沅芷的淡漠蔑视,无数脸孔在他的眼前密密麻麻地重叠起来。

    以及……一张似嗔似喜的娇俏面孔。

    苏理理。

    陪伴原主从小长大,感情无比深厚,却意外死于两年前妖魔袭击的青梅竹马,那张娇俏可人的脸蛋仿佛近在咫尺,眨眼间又化为满面血污。

    “晋阳……”她悲戚而痛苦地说道,下半身已经陷在妖魔的吞噬中,气息渐弱,“你要活着……”

    “好好活着……即便是……”

    “为了我……”

    然后她便被妖魔吞噬了。

    那妖魔裂开的肚子缓缓合拢,将苏理理直接吞咽入腹,它的另一只手死死抓住了程晋阳的脖子,任他如何拼命挣扎、拖拽、撕扯,都仿佛钢铸水泥浇灌般岿然不动。

    “还是个情种呢。”对方嘻嘻地邪笑起来,“那么,努力地活下去吧。”

    “就像蝼蚁一样,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苟延残喘吧。”

    细长的触手从他眼角的余光里一闪而过,随后太阳穴便传来几乎致命的剧痛!

    ……

    程晋阳虚弱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学校医务室的天花板。

    “哎呀,你醒了?”旁边响起周医生的声音。

    周行知,学校校医,出身于“记忆读取”的汝南周氏,与“感知操纵”的吴郡吴氏,也属于同气连枝的联盟关系。

    她本人和吴雀梅医生私交笃厚,而程晋阳经常去吴雀梅那里调养,因此和她也算是关系熟识。

    “周姐,我怎么了?”程晋阳缓缓说道,一开口就将自己吓了一跳。

    喉咙声线哑得厉害。

    “嗯,听说你在上课的时候突然病发,倒地昏迷过去了。”周行知笑吟吟地说道,“是任课老师把你送过来的。”

    程晋阳:………………

    唉,又丢脸了。

    “不过也有好消息哦。”周行知见他垂头丧气,生怕他再次犯病,连忙合掌笑道,“也许是受了刺激,你的血脉浓度相比上月又上升了不少,周围的灵场也有所增强哦。”

    一个异能者的品级,取决于血脉浓度和脑域计算力。为诸多异能世家公认的是,计算力决定了异能下限,而血脉浓度决定了异能上限。

    比如程晋阳这样的寒门,一点算法也不会的,即便血脉浓度再高,没有算法就导致下限极大,无法控制,强行发动异能的结果,大概率就是把自己炸了。

    又比如没有血统的庶民,上限为0,哪怕是体内植入超算芯片,也不可能拥有异能。不过他们的好处在于背景干净,可以选择效忠皇商财阀,投身竞争相对公平的科研事业,反而比寒门更容易出成就。

    “哎呀,就算没有算法,以后等和家族关系和缓了,终归还是能弄到手的嘛。”周行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道,“再说了,计算力只要艰苦练习总能上去,但血脉浓度的提升才是可遇不可求的呢。”

    “谢谢周姐,我没事。”程晋阳不想多谈,看了看外边的天色,“时间不早了,我要走啦。”

    “你还要去打工?”周行知诧异说道,“身体条件不允许吧。”

    “不,我今天请个假。”

    “那好,帮我把这个药带给你吴姐。”

    “好。”

    离开校医务室,果然学校里的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

    程晋阳来到打工的便利店,跟店长诚恳地道了声歉。店长见他脸色苍白,也叮嘱他好好保重身体,给他直接放了三天的假。

    然后他又来到吴雀梅的私人诊所,将周姐的药带给了她,顺带再次做了感知调养,感觉脑袋里还在一跳一跳的神经疼痛,总算是平复下来了。

    回到家里,程晋阳将所有柜子翻了个遍,终于找出了当年父亲和邢文兴签订的婚约,将其小心翼翼地叠好放入书包。

    然后继续开始练习剑术。

    相比于枪械而言,剑没有子弹容量的限制,甚至可以用撬棍、雨伞等长柄物件代替。即便是在噩梦里,他用剑的次数也远远多于用枪。

    学习剑术,对于他在噩梦世界里自保,少受一点被残杀的痛苦,非常有用。

    半夜12点,他才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合衣上床睡觉。

    准备开始进入噩梦,死战。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