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祝 - 第六章 阿芷今晚留下来 姑娘你不对劲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质量效应,万有引力,由于都是和时空引力质量相关,因此对应算法也存在颇多的共通性。

    低阶异能者,只需要考虑经典力学下的惯性系方程;高阶则需要扩大到相对论背景,计算在引力场方程下的时空间分布。

    毕竟引力是时空间的几何表征,而时空间分布又取决于质量分布。也就是说,从质量效应的异能算法,可以借助物质时空,以及时空引力的物理关系,顺势推演得到万有引力的异能算法。

    简单地说,就是只要拿到邢家算法,大概率就能推导出程家算法。

    这样他就能开始学习万有引力异能了!

    听程晋阳说完,邢沅芷有些感慨。

    对她而言,河间邢氏族内的各种算法资源完全予取予求,因此也很难理解程晋阳这种寒门子弟对算法的迫切渴望,当即便不假思索地说道:

    “不用推演,我在神都程氏也有认识的人,直接把低阶算法取来给你吧。”

    程晋阳:???

    好吧,我还是低估了这位世家大小姐所拥有的能量。

    于是两人便一拍即合:

    邢沅芷负责帮助程晋阳掌控万有引力异能,程晋阳则允许邢沅芷住在他家里。

    乍看之下仿佛是男方占尽便宜,女方无脑倒贴,但其中其实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存在,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道尽的简单关系。

    事情定下后,两人才发觉现在还是凌晨四点半不到,不免生起了些困意来。

    “我的房间在哪里?”邢沅芷站起身来,冷漠问道。

    既然利益协议已经达成,那么她也就不再强颜欢笑,维持亲善姿态了,原本与生俱来的清冷气质立刻归来。

    “你要不就住主卧吧。”程晋阳建议说道。

    父母留下的这个老房子,大概是四房一厅。四房分别是主卧(父母)、次卧(长子程晋阳)、次卧(预计的二胎)以及书房。

    由于父母生前还没来得及生二胎,因此第二间次卧是完全没有家具的、空空如也的房间。邢沅芷既然要住下来,那么排除程晋阳目前所住的第一间次卧,也只有他过世父母的主卧可以让出来了。

    拉开主卧的门,邢沅芷立刻变了脸色——她闻到了房间里积重的灰尘味。

    “换一间。”她不由分说地道。

    “那……你住我的房间,我去睡客厅?”程晋阳为难地道。

    虽说把卧室让出来有些憋屈,但考虑到毕竟还要从她那里获取引力算法,也只能暂时退让。

    于是邢沅芷来到程晋阳的房间,看了一眼青春期高中男生的凌乱床铺,堆在旁边没叠的臃肿被子,便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厌恶表情。

    “你去给我买个睡袋来。”邢沅芷说道。

    “现在是凌晨四点……”

    “一千块,多的是你的。”邢沅芷拿出手机。

    “好。”程晋阳叹了口气。

    邢沅芷拿手机扫了下他的脸,然后顺手给对方开了个亲密付,额度每月一千。

    程晋阳也看了下手机,问道:

    “这个额度算不算在每月一万五的救助金里……”

    “如果你十分钟内回来,就不算。”邢沅芷冷冰冰地回答说道。

    于是程晋阳就嗖地冲出去了。

    转过头来,邢沅芷看着房间里的环境,精致秀美的眉头越皱越紧,越皱越紧,几乎都快纠结成一团了。

    天啊,这男孩子的房间怎么可以这么脏!

    她抱着膝盖蹲了下来,看着地板上隐约可见的少量头发、灰尘和毛絮,简直有种要呕吐和抓狂的本能冲动。

    迟疑了半天,邢沅芷最终还是站起身来,去卫生间找毛巾、扫帚和拖把了。

    等程晋阳回到家里,就看见邢沅芷已经把披散的头发在脑后束起,用毛巾裹住口鼻,拿着拖把在清理他房间的地板。

    莫名有种回家就看见妻子在打扫卫生的欣慰感觉……

    “你的房间!”看见程晋阳从外面回来,怒火中烧的邢沅芷就噔噔噔地冲了过来,扯下脸上的毛巾叫道,“怎么能那么脏?你是猪吗为什么要把房间搞成猪窝一样?你从来不打扫的吗?”

    “我每周都会打扫一次房间的啊。”程晋阳莫名其妙,原本对她生起的好感又再次无影无踪了。

    “哈?”邢沅芷露出“不是吧”的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可是你睡觉的房间啊!每天早晚各打扫一次不过分吧?那么多的灰尘和毛絮在地板上你能睡得着?”

    “我又不是睡地板上。”程晋阳淡淡说道,提起手中的袋子,“你的睡袋,全新的。”

    “因为我要睡地板上!”邢沅芷嚷嚷说道。

    “为什么?”

    “难道你要我睡你的床吗?”邢沅芷反问他道,“你能接受别人随便睡你的床?”

    “为什么不能接受?”程晋阳下意识问道,接着看向她的目光就变得不对劲起来:

    “喂,阿芷啊,你该不会……是有洁癖吧?”

    “我那是爱干净。”邢沅芷也冷静下来,否认说道,“还有,别叫我阿芷。”

    “好的,阿芷。你一天要洗几次澡啊?”

    “当然是饭后就洗一次。”邢沅芷表情烦躁地看着他,“都说了别叫我阿芷。”

    “我明白了,确实是洁癖呢。”程晋阳叹了口气,“看来我家这个月水费要爆了。”

    “水电费我会付的。”邢沅芷盯着他看了半天,突然说道,“你……从外面回来,衣服都不换的吗?”

    “哈?”

    “灰尘啊。”邢沅芷用嫌恶的表情说道,“你这样会把灰尘带到家里来的啊。”

    于是程晋阳只能将外衣脱了,丢在进门附近的椅子上,怀疑自己是否能坚持到对方搞来异能算法的那一天——这姑娘虽然长得挺好看的,但生活习性过于变态,跟她同居怕是个噩梦啊。

    不过自己反正独居也是每天做噩梦,这方面的抗压能力并不弱,倒也无所谓了。

    邢沅芷这边将房间清理完毕,然后又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由于来时匆忙,连换洗的衣物都没带,只能忍着不爽将原来脱下的衣裙重新穿上。

    走出卫生间,就看见墙上的时间指向清晨5点,外面也已经蒙蒙亮了。

    程晋阳正趴在沙发上沉睡,表情不由自主地露出痛苦之色。邢沅芷在他身旁蹲下,沉静地盯住了他的脸。

    所以,究竟是不是你呢……

    她迟疑着伸出手去,隔着一段距离,默默地感受着程晋阳的灵场强度。

    灵场,类似于生物磁场,是异能者本身血脉强度的外在表征。异能者之间可以通过感知对方的灵场强度,来大致判断对方的血脉强度位于几品……当然,具体的战斗实力还得看计算力如何。

    此时在邢沅芷的感知下,程晋阳的灵场比自己稍微弱了一些,但弱得不多,所以大概率应该是“九品”。

    然而,他的灵场强度并不稳定,而是在周期性地剧烈上下起伏,完全出乎了邢沅芷的认知!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