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祝 - 第七章 爱干净的阿芷 姑娘你不对劲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血脉强度,决定了异能者的战斗力上限。

    通常而言,一个异能者的血脉强度,会在10多岁的时候开始逐渐上涨,在40岁以后,接近50岁的时候到达顶峰,后续随着身体衰老而缓缓下降。

    2030岁进入九品,3040岁进入八品,然后在血脉强度抵达顶峰前进入七品,运气好的甚至能突破六品,绝大多数异能者的一生都是这样过来的。

    像邢沅芷这样没到20岁就进入九品的,完全可以称得上“天才”,未来巅峰期大概率能冲击进入五品境界。

    五品异能者,是任何一个世家的中流砥柱,必须要有。倘若某个世家连五品强者都没有,那么便有集体滑落为寒门庶族的危险。

    如果祖上积德撞大运出了四品,整个家族就会被抬升到世家阶层的一流档次,也就是所谓的名门望族。

    至于三品……如今在神州世界,三品异能者如今也只有5人而已。

    这五人背后的王、崔、卢、郑、李,因此也成为了传说中的“五姓家族”,居于人类世界的巅峰顶端,牢牢掌控住建康城的顶层政权,连皇室对这五大世家也要退避相让。

    邢沅芷未成年就能进入九品,因而被邢家给予了殷切厚望。未来她的目标是保底六品,冲击五品。当然要是做白日梦的话,四品也可以想一想。

    至于三品,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不同品级之间如隔深渊,就是因为血脉强度根本没有什么有效办法进行快速提升。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任由它随身体发育而自然增长。

    否则以五姓家所掌控的顶层海量资源,也不至于那么多年了,还没培养出第2个三品异能者——但凡这个血脉强度,能用某种资源进行调控的,五姓家就是死命砸钱堆也堆出来了。

    所以啊,这人像过山车般起起落落的血脉强度,谁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邢沅芷沉默了十来分钟,心情里各种震惊、恐惧、迷茫、怀疑的情绪互相交织错乱,脑海里的想法已经从“这人该不会是绝世天才”,旋转跳跃到了“这人该不会是披着人皮的妖魔”,思维一路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般,往完全无法理解的方向游走偏离过去了。

    “呃……”程晋阳缓缓睁开眼睛,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他缓缓从沙发上爬起来,盯着自己的胸口发呆——就在梦境的最后时分,他终于被敌人逼到死路,四只妖魔同时用利爪贯穿了他的腹部。

    尽他管临死反扑也干掉了一只,然而死亡时的痛楚和恐惧,即便是从梦境里脱出后,仍然在身体上存留着些许余悸。

    “你醒了。”旁边响起邢沅芷清冷的声音。

    “几点了?”程晋阳问。

    “5点16分。”邢沅芷说。

    “哦。”程晋阳摇摇晃晃地爬起身来。

    “不再睡会吗?”邢沅芷问道,她还想继续观测一下,“今天是周六。”

    “算了。”程晋阳站直身子,“我还得去看医生。”

    邢沅芷悄悄靠近厕所门口,再次感知了下灵场强度。

    ……稳定下来了,确实是九品的强度没错。

    所以,只有在他沉睡的时候,血脉强度才会反复剧烈波动?以及,这个波动会不会和进入他人的梦境相关?

    得搞清楚这件事情!

    邢沅芷这样思索着,浑然不知自己由于蹲在他的旁边,从程晋阳居高临下的视角,已经可以从微微敞开的领口里看到很多福利。

    比如纤细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以及曲线逐渐开始攀升的,详细描写就会让本书被封禁的圆润部位等等。

    当然,程晋阳也不会像亚撒西的日漫男主一样,红着脸扭头提醒她“你走光了”,因为他倘若这么做了,大概率是被骂“变态”,说不定还要挨揍——邢沅芷明显不是什么软萌或者傲娇的性格,三次元的女人和二次元还是有区别的。

    因此他也只是狠狠看了几眼,然后装作还没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站起身来,往卫生间里去了。

    卫生间的洗手池台面上,所有东西都变成了两份:牙杯、牙刷、牙膏,还有挂在墙面上的毛巾等等,让程晋阳此时终于明显地感觉到,家里确确实实已经住进了一个女孩子。

    自己不再是独居了。

    当然,如果两人的牙杯、牙刷是并排放置,互相贴贴,说不定还会让他有些旖旎的念头……事实是自己的牙杯放在水龙头左边,邢沅芷的放在右边,毛巾架上挂着的毛巾也是分得很开,完全没有给他任何遐想的余地。

    “我想我们应该约定一下,卫生间的使用时间了。”邢沅芷在他身后说道。

    “为什么要约定这个?”程晋阳不解地问。

    “因为我会用得比较多。”邢沅芷淡定地道,“假如你在我沐浴的时候,突然你有什么急事需要使用卫生间,我是不可能会让出来的。”

    “原来如此。”程晋阳说,“我其实倒是无所谓,不过你一般什么时候用呢?”

    “我每天上午8点会起来洗脸洗头洗澡。”邢沅芷从容说道,“大概要用1个小时左右。下午2点的时候会再洗一轮,不过这次头发不洗,大概半个小时;晚上8点左右也会洗一次,1个小时。假如需要熬夜的话,12点会加洗1次。”

    “所以阿芷,你是不泡水就会死的两栖类海洋生物吗?”

    “闭嘴,我只是爱干净。而且不许叫我阿芷。”

    程晋阳洗漱完毕,换上衣服准备出门。

    “我去一趟诊所,你这段时间待在家里吗?”

    “不。”邢沅芷说,“我要回去拿衣物,采购点东西,还得把家里全部打扫一遍。”

    “好,备用钥匙在鞋柜里面,上面柜子从左往右数第二个。”

    “知道了。”

    于是程晋阳便出门,再次来到了吴雀梅医生的诊所。

    吴雀梅吴姐,据说是原主母亲生前的徒弟……原主母亲是个平民医生,在入行方面对她颇有照拂。

    后来她单独出来开诊所,也因此才愿意照顾程晋阳,否则以他的财力,根本支持不了每天治疗的费用。

    “嗯,恢复得很好。”吴雀梅结束了感知调整,给自己再次开了一罐啤酒。

    “吴姐,每次治疗完你都是这么说的。”程晋阳无奈说道,“如果每次都恢复得很好,为什么我还是每天做噩梦?”

    “你这种情况,就好像断手断脚器官衰竭的重症濒死患者,刚刚脱离了生命危险期,然后问我现在还不能下床,为什么算情况有好转。”吴雀梅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变好是一个相对的判定,平时考40分的家伙今天考了50分,也算是变好,懂吗?”

    “那如果正常人是100分,我现在的情况算几分?”程晋阳问道。

    “70吧。”吴雀梅随口敷衍。

    “好吧。”程晋阳叹了口气。

    “就现在的恢复速度看,要完全摆脱噩梦的影响,估计可能需要几十年。”吴雀梅补充说道,“但是假如你能去拿到算法,进行初步的脑域开发,屏蔽起来也就是几个月的功夫了。”

    “算法也不是那么好拿的。”程晋阳苦笑起来。他倒是没有泄露邢沅芷的事情,只是仿佛不经意问道,“如果我去找神都程氏子弟,偷偷问他们买低阶算法,不知道是否可行?”

    “如果是低阶算法,应该没什么问题。”吴雀梅思索了下,“事实上,不少低阶算法都是各大世家和皇室联合开发的,本身就不具备很强的保密性,所以世家内部也不对它们做严格的保密处理。”

    “别说你本来就是神都程氏出身,就算你是其他姓氏的寒门,只要有门路也能弄到低阶算法的。”

    “原来如此。”程晋阳点了点头。

    得到了吴姐这边的确认,对于邢沅芷能搞来万有引力算法的事情,他也算是增强了一些信心。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