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祝 - 第二十二章 李老师可不好骗啊! 姑娘你不对劲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等程晋阳幽幽醒转过来,已经是上午9点了。

    公主姐姐早已离去,只留下枕边香风袅袅。

    也对,毕竟歆南姐也是个大忙人。

    从床上爬起身来,程晋阳便去卫生间洗脸刷牙。漱洗完毕,刚离开卫生间,就看见李轻纨李老师正站在卧室门口,脸上带着恬淡雅致的微笑。

    手里则是拿着一把利刃。

    程晋阳:!!!

    等等,我把昨晚做梦这件事给忘了!

    按照之前的定律,凡是前夜撞破了女孩子的梦境,对方肯定会在次日一早立刻找上门来。有些迫不及待的甚至连夜就过来了。

    手枪……糟糕!放在床头柜后面的夹缝里!

    程晋阳用余光估算着自己离床的距离,然后回忆了一下李轻纨的速度。

    不行!

    以李老师的格斗能力,我在这种狭小环境实在是太吃亏了。就算我用引力将她甩到天花板上,她也能直接跳起来一记高踢腿,把我的脑袋给踢爆。

    “轻纨啊。”他满面堆笑问道,“你怎么来了?还拿着刀干啥,来来来放下……”

    满吞吞走过去的同时,算法也在脑海里运算完毕,一旦李轻纨有所异动,就立刻一个引力将她拖向后方门外,同时自己立刻跳窗逃生飞行呼救。

    然而李轻纨只是举起了刀,在程晋阳紧张警惕的目光下,缓缓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接着微笑着拖动手腕,慢慢地切开血肉,露出被剖开的喉管和脊椎——整个过程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程晋阳:………………

    他看到对方的手腕重新垂下,锋利的刀刃还在往下淌血,而脖颈处的伤口已经慢慢愈合了。

    “晋阳。”李轻纨温和说道,“我想……我们之间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或许应该互相为对方保留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秘密,你说呢?”

    “轻纨。”程晋阳镇定下来,正色说道,“不瞒你说,我这人没有别的优点,就是守信。人送外号‘无可奉告小郎君’,你何曾见我在你面前卖弄过别人的隐秘或是非?”

    “呵,晋阳。”李轻纨柔声笑道,“我相信我是能信任你的,不过……”

    她将刀刃倒转过去,再次稳稳地插入了自己的腹部:

    “不过,还请晋阳知道。我也不是那种几句信誓旦旦,就可以轻易打发骗过的女人。如果咱们没法在这方面达成一致,确保彼此都能互相托付信任的话……”

    “会怎么样?”程晋阳认真问道。

    “伏尸二人,声名尽毁,如此而已。”李轻纨收起笑容。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程晋阳。这个偏执到能忍受无数次自残自虐的女人……此时说出的话,似乎是认真的:

    拿不出好的方法,那么她便只能杀了程晋阳,来保守自己的秘密。

    然而一族之长死去,神都程氏保住士族地位的希望被断绝,便绝不会与陇西李氏善罢甘休,定要追责缉索真凶到底,从而连累到族里身为普通族人的父亲。

    所以她会挥刀自杀,并且提前将“遗言”发给陇西李氏族里。这样凶手当场已死,便堵住了神都程氏去找陇西李氏麻烦的路子,免得父亲也被牵涉其中。

    程晋阳听到“声名尽毁”,便也明白了这个女人的疯狂打算:其实也就是以死相逼而已。

    说实话,他最怕的就是对方二话不说,直接动手莽过来,让自己有理说不清。

    既然她没有直接动手,那就是有的谈了。

    于是程晋阳便在床边从容坐下,笑着说道:

    “行,可以谈。你先把刀放下。”

    李轻纨沉默地看着他,然后将刀收了起来。

    “这样,我们来谈谈……”程晋阳拍了拍旁边,示意她可以靠自己近点坐下。

    ………………

    李轻纨:???

    跟你睡觉就能增长血脉浓度?

    你特么地在逗我?

    “晋阳。”沉默地思索片刻,李轻纨再次露出原来如此的温和微笑,“我明白了。”

    “如果你要娶我,可以的。这件事情我会和爸爸去说,虽然我们是五姓家,但我和爸爸对男方的要求都不高……”

    “等等等等。”程晋阳连忙打断她道,“为什么你会理解到婚姻上去?”

    “因为你说了。”李轻纨仍然微笑以对,“只要咱们互相结合成一个家庭,便拥有了共同的利益和……秘密。我觉得这没什么问题。”

    “不是。”程晋阳分辩说道,“我说的是,睡觉!睡觉你懂吗?”

    他双手合十放到脸颊一侧,做了个“安眠”的手势。

    “对啊。”李轻纨稍微有些迷惑,“睡觉这种事情,不是要结婚后才能一起做吗?”

    “还是说。”她的眼神骤然危险起来,“你想婚前……”

    “当然不是!”程晋阳连忙双手交叉做x状,“我不是那种人!好吧,我再解释一下,这个‘睡觉’没有任何引申的隐晦意思,就是普通的睡觉而已。”

    李轻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说真的。”她叹了口气,“哪怕你说和你上床,就能提升血脉浓度,也不是不行。但这种事肯定是要结婚以后再做的……”

    “都说了我不是骗你上床。”程晋阳绝望说道,索性向后一躺,“来吧。”

    李轻纨:?

    “睡觉啊。”程晋阳拍了拍旁边,“躺下来,闭上眼睛。等下真的入了梦境你就知道了。”

    李轻纨依言向后躺下,不疑有他。一方面是她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另一方面是她感觉对方似乎真的没有撒谎。

    两人闭着眼睛静静地躺了大概十几分钟。

    程晋阳忽然睁开眼睛。糟糕!睡不着!

    “你睡着了吗?”他轻声问道。

    “没有。”李轻纨闭着眼睛,显然压根就没有放松警惕,“你也没有睡着。”

    程晋阳:………………

    他再次意识到另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第一,自己要取信于她,就必须带她亲身进入梦境。

    第二,在她彻底信任自己前,她根本就不敢睡觉——因为她担心睡着了自己会趁机溜走。

    于是这两者就构成了一个逻辑上的悖论。因为她不敢睡觉,所以没法进入梦境,所以没法信任自己,所以不敢睡觉。

    程晋阳再次一拍脑袋!等等,之前的姑娘们是怎么解决“缺乏信任”这个问题的?

    阿芷是和自己有婚约存在,所以没有破釜沉舟杀人灭口的动机;王大小姐是自己推理出了秘密本身;青青姑娘和杨望舒都是靠了王婉柔的威望,半信半疑才一起睡的;崔小娘则是刚好遇到战争,自己舍命救下了她。

    于是答案很简单了:

    “要不这样?”程晋阳提议说道,“我给婉柔打个电话,让她来替我担保?”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