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祝 - 第二十三章 我只信任你 姑娘你不对劲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江宁区。

    “总算是装修好了啊。”南康长公主环顾四周,说道。

    “花了我差不多三十万。”吴雀梅医生苦笑起来。

    自浦口区沦陷在龙骧军手里后,这位医生也跟着逃往市区,并且在城南用积蓄重新盘下了一座店面,继续开她的私人诊所——当然,由于市区寸土寸金,南康长公主也友情借了一点钱。

    等装修到一半的时候,就传来龙骧军败亡,浦口区被成功收复的消息,只是因为那里的人都逃得差不多了,原本的心理诊所自然也就开不下去,被她卖给一个战后重建的建筑承包商了。

    “不过,昔日的寒门小子,如今居然能成为一族之长,也不得不说命运实在过于离奇。”周行知医生也感叹起来。

    “对了。”吴雀梅调笑说道,“南康,你后来把他拿下了吗?”

    三人曾经同在帝国科学院进修。南康这边师从谢孤雁院士,吴雀梅和周行知跟了别的导师。如今一个当长公主,一个当心理医生,一个当校医,居然全都单身未婚(女博士的诅咒?),以至于进度最快的南康长公主,也被另外两人屡次调笑,追问八卦。

    “还没呢。”南康长公主便摆手说道,“这种事情总要慢慢来……”

    “你小心被人虎口夺食啊。”周行知便故意危言耸听。

    “无所谓。”南康长公主冷笑道,“大不了我当小三,然后反客为主,横刀夺爱。”

    吴雀梅:………………

    周行知:………………

    南康这人别的都好,就是思想作风有点不对劲。话说对方身边一群世家大小姐莺莺燕燕,你至少也生个气吧?不生气,那危机感总要有的吧?也没有。问就是随便他和谁在一起,反正我会抢回来。不光如此,我还能当着她们的面上他。

    这种无所谓当正妻小妾,还是填房的“豁达”,实在让两人接受不能。

    另一边。

    王婉柔接到电话,也是无语。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我王大小姐不要面子的吗?

    “把电话给她。”王婉柔微笑说道。

    于是程晋阳也察觉有些不对:“那个,婉柔,咱们不是事先已经说好的吗……”

    “程郎。”王婉柔再次笑道,“把电话给她,好吗?”

    程晋阳:………………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被人用刀子抵在胸口的感觉。

    然而刀子明明已经被李老师提前收好了,根本就没有拿出来啊?

    他将电话递给李轻纨,后者谨慎地接过来,听着电话里王大小姐的声音,目光仍然停留在他身上。

    “嗯,嗯嗯,原来如此……”她看向程晋阳的目光,渐渐便变得古怪起来,“这样吗?我知道了,唉,行吧。”

    然后她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重新递回给程晋阳。

    “她和你说了什么?”程晋阳谨慎问道。

    “不大方便说。”李轻纨低声说道,“总之,我大概明白了,也相信你不会将我的事情说出去。先前故意吓唬胁迫你,真是抱歉。”

    她这边态度迅速服软,既在程晋阳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意料之外,是说他并不清楚王婉柔究竟用了什么说辞,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将一个拔刀威逼的女人给说服了。

    意料之中,则是……毕竟是王大小姐,做出什么神奇的事情都不奇怪。

    当然,既然李轻纨已经道歉了,程晋阳也不会抓着刚才的事情不放,毕竟李老师拿刀捅的是她自己。

    为了缓解仍然有些尴尬的气氛,他便笑着说道:

    “既然你已经加入进来了,那以前那些近乎自虐的行为,也可以不用再做了。以后升级的事情,交给团队就好。”

    “是这样啊。”李轻纨感慨起来,便重新取出利刃,倒持着递给了程晋阳。

    他这边刚接住刀柄,还没反应过来,李轻纨便用力一拉,让利刃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但是,咳咳……”大概是被刺穿了肺叶,李老师吐了口血,艰难说道,“习惯了疼痛以后,我才发现……只有在受伤的时候,才会感觉自己仍然活着。”

    再次拔出刀刃,只见李轻纨的胸口伤势迅速愈合,多余的污血沾满了她的上衣,裤子……以及床上的棉被。

    程晋阳:!!!

    完了,这被子没法睡了。

    “晋阳。”李轻纨再次说道,“既然你会替我保密,那你也会在这方面……帮我,对吧?”

    “呃,轻纨,帮你是指?”

    “我已经对无聊的自虐完全厌倦了。”李轻纨柔声说道,利刃在光滑的手臂上割出道道伤口,“听婉柔说,你在梦境里手刃无数妖魔?那么把同样的事对我做一遍,也是没问题的吧。”

    程晋阳唯唯诺诺,汗如雨下。

    真的,他从未见过这般变态之人。

    比如褚青青,虽然梦境里大杀特杀的时候很疯,但至少是在拿妖魔练手,不会给大家添麻烦。

    可李老师,你要我杀你是怎么回事?就算你足够变态以痛苦为乐,我程晋阳可是三观正常积极向上的好青年,怎么可能做这种凌虐的变态之事?

    见他各种不肯答应,李轻纨便笑着说道:“晋阳,如果你不想见血,那格斗也是可以的。狠狠地打我,可以吗?”

    不是,李老师,你能不能别一脸微笑地提出这么变态的要求,可以吗?

    “轻纨,不是我不想帮你。”程晋阳语重心长地说道,“但你这爱好实在是太过变……惊世骇俗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我对你动手,万一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别人要误会我在施暴的啊!就算别人没看见,做这种事时间久了,我也会有心理负担的!”

    “没关系。”李轻纨轻轻拉住他的手,“别人如果看到并误会了,我可以帮你解释。如果晋阳你因此而变态了,我也可以包容。”

    原来你还知道你是变态的啊!程晋阳简直无语。

    想了半天,他才幽幽叹了口气,说道:

    “这事我真的爱莫能助……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人,她大概会乐意帮助你。”

    “不,我不要施虐狂。”出乎意料的是,李轻纨连对方的名字都没有听,就直接摇头拒绝了。

    “能让我给予信任的,只有你,晋阳。”

    你这是被下思想钢印了吧!程晋阳大惊失色。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